首页 >> 文学 >> 诗歌散文
疏林夕照
2017年11月28日 10:37 来源:《朔方》 作者:周立民 字号

内容摘要:也有交警提示体:雾霾比较大,如果找不到路了,千万不要下车问路,因为下车你可能就找不到自己的车了,找不到车了也不要报警,因为警察也不一定找得到你。

关键词:夕照;疏林;口罩;雾霾;煤烟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周立民,1973年出生。复旦大学中国现当代文学博士。巴金故居常务副馆长、巴金研究会常务副会长。中国现代文学馆首批客座研究员之一。出版有巴金研究专著和传记《另一个巴金》《巴金手册》《巴金画传》《巴金〈随想录〉论稿》《似水流年说巴金》等、文学评论集《精神探索与文学叙述》《世俗生活与精神超越》《人间万物与精神碎片》、学术随笔集《翻阅时光》《五味子》《简边絮语》等多部,主编文献资料多种。

  疏林夕照(外一篇)

  我家屋后那片小树林,在盛夏中密不透风,现在是删繁就简,五颜六色都被秋天搜刮而尽,剩下了的只有一幅水墨画了。不过,如果你细心,也会发现几片黑黄相间的残叶迎风而立,像是在叫阵。一种小灌木,结得圆圆又小小的红果子,偶尔也有几个倔强地留在细细的枝条上,不过已经很少有人注意它们的姿色了。树下,原本是密不透风的草,高的可以没过小孩子的头顶;矮的,连成一片覆盖着地面,各种野菜也与草争抢地盘和阳光的青睐。现在只有碎草末了,高的草被爷爷割了,晒干了,垛起来;矮的,用耙子耧,用草编的网兜装,都留作烧火做饭的材料。

  大地,裸露出它本来的肌肤,小树林空旷起来。

  农家孩子,不会放过每一个大自然的儿童乐园。无花无草的树林里,也能耗费他们一个个下午,像脱了缰的野马那样撒欢奔跑,在树林中横冲直撞。这里不是果园,捡不到野果,却可以找到躲在小壳中冬眠的虫子。我不知道这种虫子的学名是什么,老家人都叫它伯秋猫(音),夏天时,它是一种绿色的浑身长满刺的小虫子,阴险地躲在树叶背面,我们钻树林时经常会被它蜇到,身上被蜇了的部位,火辣辣地好几天不得安生,真恨得我们咬牙切齿。报复的时刻到了,秋天,它会钻到一个附着在树枝上的硬壳里,成为脑满肠肥的圆团儿。那个壳是灰色的,有浅黑色的花纹,小孩子眼尖,一下午能找到很多。摘下它们,拨出虫子,这个小壳就成了一个哨子。当然,找它们,不纯粹是为了玩,还有口腹之欲,这个虫子用火烤,可香了,高蛋白,绿色营养品!

  农家孩子早就接受了很多护生的教导,从自家养的鸡鸭,到天上飞的燕子,乃至地里长的禾苗,都不得野蛮对待,而是小心翼翼地共生共长,就连好枝杈,断不可轻易攀折。大家都知道秋风来了,它们不过睡一个长长的大觉,等春风暖了,春水温了的时候,它们又会吐出绿叶焕发生机。然而,对于枯枝,似乎也不肯浪费,这是过冬取暖的好材料。野孩子的多动症倒也帮了大人的忙,我手执钢鞭,左砍右杀,噼噼啪啪,顷刻间枯枝便落了满地,好不痛快。可惜,痛快过了,我又玩别的去了,满地树枝不去收拾,也常常会遭到爷爷奶奶不得不拿出一点态度的骂。

  累了,头上出汗了,烤熟的土豆一样身上都能冒热气了,我会寻一棵树依偎着。静静地,不出声,目光沿着光秃秃的树干伸向蓝天。一切都很简单明了,天地间又是那么清澈、疏朗、空旷,容纳了一个孩子的无数想象。树枝上方的云朵、蓝天,清楚却又神秘。孙悟空、二郎神、雷公、龙王……时不时从脑海中飞过。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