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诗歌散文
百年森铁的回声(北斗)
2017年01月04日 09:47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李青松 字号

内容摘要:所采木材,除了鸭绿江水上流送,还在临江十三道沟铺设森林铁轨,用森林小火车运输。从此,东北林区就有了森林小火车喷云吐雾的身影。——日本投降后,东北林区的森林小火车光是运输日伪遗留下来的“困山材”(伐倒来不及运走的木材),就整整运了两年。他在《林区二日记》里写道:“早餐过后,我们上小火车……小铁路是林业管理局所修……林区的交通线真可以用蛛网来形容,主要为的运木材,也便利工人上班下班。桦树小镇,一度是长白山林区一处繁华的所在,被誉为“林区小莫斯科”。在东北林区,喷着蒸汽白雾,吭哧吭哧喘着粗气的森林小火车日趋稀少了。林区的城镇均是在开发者的脚步和伐木人的号子声中诞生,并随着森林小火车铁轨的不断延伸而发展起来的。

关键词:林区;火车;森林;木材;铁轨;木头;桦树;长白山;枕木;铁路

作者简介:

  开栏的话

  新年出发,“北斗”开栏。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国文联十大、中国作协九大开幕式上的讲话中指出,“一切有抱负、有追求的文艺工作者都应该追随人民脚步,走出方寸天地,阅尽大千世界,让自己的心永远随着人民的心而跳动”。北斗,在我国的文化传统中有着深刻的意蕴,在当代的发展建设中,也有特殊的光彩。文运同国运相牵,文脉同国脉相连。我们新推出的这个非虚构作品栏目,以“北斗”为名,正是期待各界作者能在这里一展峥嵘,和人民同频,与时代共振,胸中有大义,笔下映乾坤。

 

  

  冬天,意味着寒冷和冰雪。

  呜——森林的宁静被一声巨吼撞开了个大窟窿。疲惫的森林小火车吭哧吭哧喘着粗气,然后,呲的一声喷出一口白雾,停在了林区某个小站。白雾飘舞,徐徐不散,或挂在行人的睫毛上,或挂在冻僵的树梢上,或挂在七扭八歪的木障子上。那场面,很是有些喧嚣和野性。

  曲波的《林海雪原》中有句话,“火车一响,黄金万两”。——在“大木头”年代,林区人是多么牛气和豪迈啊!森林小火车运木头,一节车皮只能载三两根。一根木头有多粗呢?这么说吧,光是树皮就有砖头那么厚啊!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早年间,林区吃的喝的用的都是小火车运木头从山外换回来的。林区的辉煌和荣耀,与森铁紧紧联系在一起。

  此一时彼一时,今天东北林区实行大禁伐,斧锯入库,森林休养生息了,没有木头了,森铁的命运如何呢?

  在黑龙江林区桦南林业局,我找到森铁司机任景山。他开的是一辆老式外燃蒸汽机车,车号是“森055”,需两个司炉不停地往炉内填煤,蒸汽产生动力,机车才能行驶。开小火车是个很脏的活儿,任景山满脸都是油渍和煤灰,只有张口说话时露出牙齿是白的。可他干这个行当已有十余年了,对小火车怀有深厚的感情。他说,这家伙看起来很笨,但力气大,装上一座山也能拉走。他说开小火车不需要太多的技术,最重要的是瞭望,对路况的把握要准,到哪里该加速,哪里该减速,哪里拉笛,一打眼便知道才行。

  任景山微微叹一口气,说,早先森铁两边的树还很密,那时一年四季都在这条线路上跑,现在只有冬季两个月出出车,运运煤,干着不过瘾。我问他,没想干点别的吗?他说,干别的活儿,一下又很难适应。咱这森铁工人,若是离了森铁还真难活呢。说到这里时,他的眼睛有些潮。

  我赶紧把话题岔开了,说,咱们照张相吧。于是就喊当地的朋友傅刚为我们照相。咔嚓咔嚓,照了十几张,背景就是“森055”号蒸汽机车。

  这些照片,也许记录的是中国最后的森铁了。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