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与批评
胡亚敏:中国马克思主义文学批评的人民观
2014年01月23日 10:30 来源:《文学评论》2013年5期 作者:胡亚敏 字号
关键词:胡亚敏;文学批评;马克思主义文学批评;作家;作品;读者

内容摘要:“人民”是中国马克思主义文学批评的核心概念,是中国马克思主义文学批评的出发点和归宿;“人民”是基于阶级又超越阶级的联合体,“人民优位”是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国情结合的结晶。文艺与人民的关系构成了中国马克思主义文学批评的理论基石,围绕这一根本问题,中国马克思主义文学批评从作家、作品和读者以及批评标准诸方面总结和提炼出一些富有特色的理论观点。

关键词:胡亚敏;文学批评;马克思主义文学批评;作家;作品;读者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人民”是中国马克思主义文学批评的核心概念,是中国马克思主义文学批评的出发点和归宿;“人民”是基于阶级又超越阶级的联合体,“人民优位”是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国情结合的结晶。文艺与人民的关系构成了中国马克思主义文学批评的理论基石,围绕这一根本问题,中国马克思主义文学批评从作家、作品和读者以及批评标准诸方面总结和提炼出一些富有特色的理论观点。

  【作者简介】胡亚敏,华中师范大学文学院

 

  中国马克思主义文学批评作为一个正在形成的批评模式,有责任向世界推出一批有自身理论特色的概念和话题。从整个中国马克思主义文学批评的理论体系看,“人民”这个核心概念可视为中国马克思主义文学批评的出发点和归宿。

  一 “人民”概念是对经典马克思主义的继承和发展

  纵观中国马克思主义文学批评史,“人民”是运用频率最高的词汇之一。这样一个重要概念在长期的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中被忽视,也许是因为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更注重阶级和意识形态的缘故。在研究中国马克思主义文学批评的过程中,我们越来越强烈地感到,要深入理解和把握中国马克思主义文学批评,就有必要对马克思主义文学批评中的“人民”概念做一番谱系梳理。

  马克思恩格斯在著述中多次提到“人民”,其内涵在不同情况下也有所变化。恩格斯《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中曾提到古希腊氏族部落的“人民大会”这种组织形式。他说:“当议事会开会时,人民——男男女女都站在周围,有秩序地参加讨论,这样来影响它的决定。”①这里的人民指的是社会全体。马克思也提到“人民”,他说:“巴黎全体人民——男人、妇女和儿童——在凡尔赛军队攻进城内以后还战斗了一个星期的那种自我牺牲的英雄气概,反映出他们事业的伟大。”②这里的人民是指与旧的统治者相对立的革命群众,属于社会的大多数。后来恩格斯指出:“人民即无产者、小农和小资产者”,这里的人民已不单是社会的多数人,而是阶级的集合体。恩格斯接下来又结合各国革命的历史对“人民”中的阶级做了区分:小农是“在目前最不能发挥革命首倡精神的阶级。……城市工业无产阶级成了现代一切民主运动的核心;小资产者,尤其是农民,总是跟在他们后面”③。恩格斯肯定的是无产阶级,而农民和小资产者只不过是革命的同路人。随着阶级斗争的激烈化,“人民”这个概念则逐渐被革命的主力——无产阶级代替了。马克思表示:“人民,或者(如果用个更确切的概念来代替这个过于一般的含混的概念)无产阶级……他们已成为一种公认的力量。”④马克思恩格斯之所以更强调阶级与他们当时所处的时代有直接关系,詹姆逊曾对此作过分析,马克思那个时代是“一个社会冲突更尖锐也更加一目了然的世界,不论是单个的民族国家之内还是在国际舞台上,都投射出各个阶级相互对立的一种明确的模式”⑤。当然,由于当时无产阶级并没有掌握政权,因此马克思恩格斯还不可能深入思考和实践执政党与人民的关系。

  列宁在著述中经常提到“人民”,不过,他更多的是把它作为区分敌我的重要概念,并通过这种区分寻找革命支持者和拥护者。列宁认同马克思的基本观点,即人民的“主要组成部分就是无产阶级和农民”⑥,“布尔什维克一向都是讲由人民群众,由无产阶级和农民夺取政权,而绝不是由什么‘觉悟的少数’夺取政权”⑦。同时列宁对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乃至士兵作了历史的具体解释,他认为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和士兵是否属于人民阵营取决于他们对旧政权的态度,如果他们支持旧政权或与旧政权妥协,就走向了“人民”的对立面。列宁热情歌颂人民在俄国革命中的伟大贡献:“俄国现在仅存的一点自由正是由这些‘群氓’,由人民争取来的,他们奋不顾身地走上街头,在斗争中付出了无数的牺牲,用自己的行动支持了‘不自由,毋宁死’这个伟大的口号。人民的所有这些行动正是‘群氓’的行动。俄国的整个新纪元正是靠人民的热情赢得并且支持下来的。”⑧列宁还揭露了资产阶级政党的摇摆性:“立宪民主党人不是无数次地证明了,他们既希望依靠人民,又力求遏止人民革命的高涨吗?”⑨列宁还特别指出要警惕那些资产阶级政党以“人民”的崇高名义实则背离人民利益所表现的欺骗性。

  在中国马克思主义文学批评中的“人民”概念有了新的发展。“人民”概念被视为中国社会中具有广泛共同利益且具革命性的阶级集合,是基于阶级又超越阶级的联合体。在抗日战争时期,毛泽东根据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具体特点和革命的需要,将革命的主导力量从无产阶级扩展到以工农兵为代表的各阶层的人民,“占全人口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民,是工人、农民、兵士和城市小资产阶级。……这四种人,就是中华民族的最大部分,就是最广大的人民大众”⑩。在中国革命和建设的不同时期,为适应中国社会政治的需要和阶级阶层比例的变化,“人民”被赋予不同的时代内涵,“在建设社会主义的时期,一切赞成、拥护和参加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阶级、阶层和社会集团,都属于人民的范围”(11)。“人民”成为最广大劳动群众的代名词。并且中国马克思主义文学批评在坚持马克思主义的唯物史观的基础上进一步突出人民在中国社会的主体地位,特别是成为执政党以后,人民成为社会的主人。一切为了人民,一切依靠人民,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成为执政党也包括中国马克思主义文学批评的根本宗旨。

  中国马克思主义文学批评把“人民”置于优先位置是根据中国国情做出的选择。中国长期处于农业社会,其社会结构并非两极,而是多个阶级、阶层和职业的并存。而近代以来阶级矛盾和民族矛盾错综复杂地交织在一起,早期中国革命的经验教训使人们逐步认识到,仅用阶级概念很难解释和实现其革命目标,必须要赢得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支持和拥护。可以说,“人民”概念正是马克思主义与中国革命实践相结合的结晶,展示了中国共产党人集体的政治智慧和求实精神。

作者简介

姓名:胡亚敏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