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文化万象
姜嘉锵:演唱古诗词的声乐大师
2017年05月10日 14:28 来源:文汇报 作者:周渊 字号

内容摘要:手机扫描下方二维码,即可获取姜嘉锵演唱古诗词视频。

关键词:古诗词;演唱;声乐学派;声乐大师;声乐

作者简介:

  在我国男高音歌唱家中,姜嘉锵无疑是特别的一位。这位国宝级歌唱家在民歌演唱方面取得了不菲的成就,而作为“中国古诗词演唱第一人”,他从上世纪70年代末就投身其中潜心研究,致力于将古典诗词在音乐领域发扬光大,亦借助古诗词的神韵,将中华民族艺术风格与现代科学发声技法相结合,创建中国的声乐学派。

  一个阳光明媚的春日,记者来到姜嘉锵、金家勤夫妇家中,刚一落座,这位谦和而儒雅的歌唱家得知记者是南方人,便奉上了绿茶:“尝尝看,这比明前更早的茶,是我最近到宜宾的贫困地区演出时发现的。”姜嘉锵颇有些得意地说:“下飞机坐了7小时的汽车才到那里,我给山里的茶农们唱 《挑担茶叶上北京》。”

  82岁高龄的姜嘉锵,生活依然因唱歌而充实,除了坚持下基层演出、到高校开办讲座传播声乐文化,就连社区的义务表演,也总能见到他的身影,每周他还要在家给学生“开小灶”。“都是‘一对一’的,想来‘镀金’的免谈”。姜嘉锵特别强调。

  这是一次声情并茂的采访。耄耋之年的姜嘉锵,吐字依然清晰,嗓音依然雄浑。唱 《枫桥夜泊》,每个音节仿佛都饱含了诗人的情绪,历经时空转换,汩汩流淌进心田;唱 《关雎》,四声变换,皆有美妙的意境……“我一生只专心做了一件事———唱歌,天天琢磨怎么唱好歌。唱歌是我的事业,唱歌是我的生命,生命不息,歌唱不止。幸甚至哉,歌以咏志。”姜嘉锵告诉记者,今年,集其从艺多年心血的回顾性作品 《姜嘉锵歌唱艺术专辑》 即将问世,汇集了民歌、创作歌曲及古典诗词共265首以及创作手记若干。“希望通过演唱,为创建中国声乐学派作出实践性尝试,也给后人留下些东西。”老人说道。

  声乐大家自民间来

  姜嘉锵出生的浙江瑞安,有着“理学名邦”“东南小邹鲁”的美称。童年里此起彼伏的温州童谣、山歌、鼓词、渔歌乃至叫卖声,与家乡的山水共同滋润着他的成长,民间音乐在开启少年情怀的同时,也成为了他的音乐启蒙。“我的家乡是水乡,人们摇着小船,鼓词、小调从水面上飘出,美妙之极,而街头巷尾艺人们敲着扁鼓或牛筋琴的吟唱,也让我听得流连忘返,回家总能哼上几句。”姜嘉锵回忆道。

  而真正令他从这种“过耳能唱”的天赋中感受到力量,则是源于抗日救亡的呼号。《松花江上》 《二月里来》 等音乐传递出慷慨激昂的心声,对年幼的姜嘉锵产生了重要的影响,也奠定了他的人生之路。

  初中毕业,姜嘉锵被保送到杭州化工学校 (浙江工业大学前身),作为文艺骨干,姜嘉锵在歌声中成长。毕业后,他被分配到大连化工厂担任助理工程师,以唱歌排遣思乡之情的同时,他也积极参与工会组织的合唱团,教大家唱歌。1956年 10月,姜嘉锵在报纸上看到中央歌舞团到大连招生的信息,便毅然决然走上了“弃工从艺”之路。

  姜嘉锵初入行的上世纪50年代,国内音乐界尚有“土洋之争”,即欧洲声乐技法和基于民歌、戏曲、曲艺等传统演唱技法之间的争鸣,时任文化部艺术局局长的周巍峙发表 《发展新中国民族唱法》 一文,指出分歧的关键:中国唱法是否科学,西洋唱法是否能咬字清晰等问题,其更深层的根本原因在于“声乐上的民族风格问题以及如何使这种民族风格发扬光大,更能表现新中国人民的思想情感问题。”

  在这样的背景下,用海绵吸水来形容姜嘉锵在中央歌舞团的经历一点都不为过。“当时强调深入生活、重视传统、扎根民间,在实践上,我们学习各种戏曲和各地原始民歌,从一点一滴开始,不放过任何细节。”姜嘉锵回忆,也正是由于广泛地学习京剧、河北梆子、山东吕剧、北京琴书、京韵大鼓、河南坠子以及各地民歌等,为他的民族声乐演唱打下扎实基础。为借鉴戏曲中的高腔“修炼”男高音,1963年,新婚不满两个月的姜嘉锵就被派往浙江婺剧团学习一年,跟着当地演员们吊嗓子、练功夫,沉下心来学习有着“中国戏曲活化石”之称的婺剧。功夫不负有心人,半年后,姜嘉锵便开始与婺剧表演艺术家郑兰香联袂出演 《朝阳沟》,并饰演男主角栓保。

  对“土洋之争”,姜嘉锵也在实践中获得感悟:中国声乐学派归纳起来,既不是从基本功到表现手法“全盘西化”,也不像过去仅立足语言发展民歌,而是以中国古诗词、古曲古琴、戏曲、曲艺、地方民歌等文化底蕴,结合西方科学发声方法,以完备声乐艺术体系。“一种派别的出现,一定是以文化为根基,要深入了解自己的文化,立足于自己文化的根。歌唱艺术不只是唱唱歌,而是对演唱者乃至其所在民族一种文化内涵的表达、精神的呈现,中华民族的审美取向、艺术上的个性追求都应该体现在歌唱中。”他表示。

  多年来,姜嘉锵共录制了500多首歌,包括 《关雎》 《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 《枫桥夜泊》 等古诗词艺术歌曲,以及 《草原恋》《川江无处不飞歌》 《挑担茶叶上北京》 等民族歌曲。早年间,姜嘉锵就为自己的演唱定下“规矩”,并坚持至今:“我唱过的歌曲,不管是古诗词歌曲或是现代题材民族风歌曲,无论是原始的音调还是现代新作,我都有一种想法:要有‘新意’。艺术是需要琢磨的,一首歌拿来,我一定会仔细琢磨它的唱词、意境,感受创作者的心境,尽可能地运用丰富多彩的艺术表现手法赋予一段音乐生命,演唱的曲直平弯、吐字的涩与顺、真假声变换……整首歌的艺术感染力,皆来源于对每处细节的琢磨和推敲。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