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国学堂
帝王家食鱼的“滋味”
2013年05月28日 10:27 来源:羊城晚报 作者:李树政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古人曾大谈鱼与熊掌并重,物欲难舍,视食鱼的滋味为举箸咂舌的赏心悦事。 

  但此事一旦发生在帝王家,也就别有滋味了,比如,悲怆、羞辱、贪逸、瞒诈、奸宄、尴尬……

  晚唐藩镇割据,不仅连年混战,甚至称兵入觐,杀宰相,劫皇帝。士卒出身的凤翔节度使李茂贞先发兵攻占兴元、进逼长安,继而杀掉宰相韦昭度、李谿。天复元年(901年),更干脆将唐昭宗李晔劫持至凤翔(今陕西凤翔县)。

  明代陶宗仪《说郛》引唐人韩偓《金銮密记》说:“昭宗在凤翔,宴侍臣,捕池鱼为馔。李茂贞曰:本蓄小鱼,以候车驾。”人被劫持了,御宴只能捞点池里的小鱼上席,还要听李茂贞的一番奚落。堂堂天子,食鱼的滋味岂是“难堪”二字说得尽?

  不料,御宴上,李茂贞举巨杯劝酒。昭宗不愿喝,李茂贞竟持杯叩击他的脸颊和下巴。贵为君王,却只得孱孱忍辱如此。据载,唐昭宗当时在陕西郊野有诗云:“纥干山头冻杀雀,不如飞去生处死。”可见其生不如死的悲苦心境。

  宋代,高宗赵构偏隅临安(今浙江杭州)。明人田艺蘅《西湖志余》有一则纪事:汴梁(今河南开封)人氏宋五嫂,拿手绝活烹鱼羹。当时,她在西湖苏堤附近开店,卖的是地道的鱼羹。

  宋高宗游西湖,不仅进食宋五嫂鱼羹,还宣召她上船,询汴京旧事,不觉凄然。后赐宋五嫂金钱十枚,银钱百枚,绢十疋,令其鱼羹供奉皇宫后苑。本来,宋高宗凄然食鱼羹,应当是追怀旧事,不忘君父之仇,立志收复失地。

  但他并没有,陆云锦《芝园杂记》说得明白:“宋与金和,后人专咎秦桧,桧之罪固无可辞,然推原其本,当由高宗怀苟安之心……又如西湖吃宋五嫂鱼羹之类,则固以天下为乐,而君父之仇,原已置之度外矣。”他只是追恋繁华享乐,决无靖康雪耻的志向。

  宋高宗的生母显仁太后,也是嗜鱼的老吃货。她是会稽(今浙江绍兴)人,喜食子鱼。子鱼是浙江沿海一带对鲻鱼的称呼,长七八寸,阔二三寸许,肉细嫩,味鲜美,鱼卵可制作鱼子酱。宋代梅尧臣《和答韩子华饷子鱼》诗句:“南方海物难具名,子鱼珍美无与并。”

  当时,丞相秦桧的老婆经常出入宫中,侍奉显仁太后,无非献媚讨好。一日,显仁太后提及近日进贡的子鱼极少有大的。秦桧老婆一听,当即搭腔,臣妾家里有大的,马上挑百尾进奉。谁知回家一告诉秦桧,却被臭骂一顿:弄不好,惹上侵占皇室贡品的死罪。

  为掩饰老婆的失言,秦桧与门客商量后,送进宫里百尾青鱼。显仁太后见了,拊掌大笑:“我说这婆子蠢笨,果不其然。”“四大家鱼”之一的青鱼,亦称“黑鲩”,有点像子鱼,尤以冬令最肥壮,长达1米左右,生长迅速,与子鱼的味道相去甚远。

  但显仁太后万万想不到,食鱼还食出瞒诈使奸的事来了。不过,秦桧诈傻扮懵,总算避过了杀身之祸。故明人徐树丕《识小录》记下此事后,不禁叹道:“观此,贼桧之奸可见。”

  明太祖朱元璋好食鲥鱼。鲥鱼,俗称迟鱼,又称三黧。鲥鱼多产于长江下游,春夏之交,形成汛期,以安徽当塗至采石一带横江鲥鱼最佳,誉为“江南水中珍品”。宋代苏东坡有诗赞道:“芽姜紫醋炙鲥鱼,雪碗擎来二尺余。南有桃花春气在,此中风味胜花鲈。”

  “洪武元年定太庙月朔荐新仪物。……四月,樱桃、梅、杏、鲥鱼、雉”。“二年诏,凡时物太常先荐宗庙,然后进御。”朱元璋一登帝位,便指定鲥鱼为贡品。甚至驾崩之后,仍用鲥鱼在其灵前供祭。

  当时,定都南京,一到农历四月,从江中捕获鲥鱼进京,还算便利。自从永乐十九年(1421年)正月,明成祖朱棣改北京为京师,在京建太庙后,麻烦可就来了。因为北方不产鲥鱼,必须从南方运来进奉。

  按朝廷规定,每年五月十五日在南京孝陵以鲥鱼上供,随后进鲜船北运上京。从南京到北京二三千里,又逢夏日炎热,北运鲥鱼必须加冰保鲜。沿途贡船还需向地方索冰补充,有些地方官以银折纳,行贿皇差。

  结果,舱里的鲥鱼缺冰保鲜,运抵北京时大都变质。尽管经过挑选、洗刷,加上调味烹饪,品相也似模似样,但实质上,御膳食用的已是臭鱼。

  可以说,至清代康熙皇帝诏罢南方进贡鲥鱼止,明、清二代不少帝王食鲥鱼的滋味,仅剩下尝臭罢了。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