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国学堂
罗兰·巴特之死
2013年05月28日 15:55 来源:广州日报 作者:思郁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1980年2月25日,法国著名学者罗兰·巴特参加了一场“大人物”的聚会,聚会的组织者是后来的法国总统弗朗索瓦·密特朗。中午用餐后,巴特步行返回法兰西学院。到学院的对面,他正想穿越斑马线时,被一辆疾驰而来的小卡车撞倒。

  车祸本身平庸得令人沮丧:一个行人被车撞了,就这么简单。开始的时候,巴特的检查结果不是很严重:没有致命的伤口,需要住院疗养,但不会有大碍。一周后从医院传来的消息:他已经不能说话了,身体插满了管子,处于濒死的边缘。他用微弱的手势表示想拔掉管子,让他毫无痛苦地离去。符号学家克里斯蒂娃回忆当时的情景:“他向我做了一个要求放弃和永别的动作,意思是说:不要挽留我,已经没有什么用了……好像活着已经令他厌倦。”死亡反而是一种解脱。

  巴特属于那种大器晚成的学者。他出版第一本书《写作的零度》时,已经37岁了。他出道晚,却笔耕不辍,著作等身。人们感觉他似乎对任何话题都能言之有物。苏珊·桑塔格说,让巴特面对一个烟盒,他也会有许多想法,然后一篇文章就成了。在她看来,这不是学问的问题,而是思想是否敏锐的问题。巴特似乎就有这种天赋,能够迅速而敏锐地察觉到问题的所在,并且用一种很尖锐的方式表达出自己的观点,他是一个天生的随笔作家。

  1977年上半年,他被福柯推选入了法兰西学院,这个法国学术界的最高殿堂。法兰西学院虽然不是大学,但是院士的讲学能吸引大量的人群,具有重大的影响力。而且选取的院士是终身制。米歇尔·福柯于1970年被推选为哲学思想史的院士时只有43岁,而巴特被推选为文学与符号学院士时已经62岁了。据说,巴特最终胜出,还是因为福柯关键性的那一票。

  巴特随后在法兰学院的讲座受到了很多人的欢迎。巴特的课堂总是坐满了人,以至于学院不得不把他的课调整到周末。谁知道他的课堂还是座无虚席,不得已还在隔壁的教室放置了音响,方便那些来听课的人。

  从1977年到1980年,这是巴特最辉煌的时间,也是他最为痛苦的时期。他的辉煌一度掩盖了他的痛苦和孤独。他生命中的爱与死早已完结,在那辆飞驰而来的卡车把他撞倒之前,他已经考虑过死亡的到来。很多人都注意到了他对死亡的态度是“动物性”地放弃:死亡不会思想,救赎没有意义。当死亡来临时,放手就好。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