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中国古典文献学
新发现唐代刻石名家邵建和墓志整理研究
2020年01月19日 09:03 来源:《文献》2018年第6期 作者:李浩 字号
2020年01月19日 09:03
来源:《文献》2018年第6期 作者:李浩
关键词:金石学;刻石艺术;出土新文献;邵建和;家族化

内容摘要:内容提要:新见出土文献《大唐故中书省镌□□题玉间都勾当刻玉册官游击将军右威卫左郎将上柱国高平郡邵府君墓志铭并序》对于我们了解唐代石刻名家邵建和及其家族有重要意义,还可以细化并深化对唐代刻工及石刻艺术家群体的了解。陕西夏州丝绸之路博物馆收藏了一方唐代石刻名家邵建和的墓志,志文标题为《大唐故中书省镌□□题玉间都勾当刻玉册官游击将军右威卫左郎将上柱国高平郡邵府君墓志铭并序》(见附图一,以下简称“《邵建和墓志铭》”),据原石测知,墓志长45.5厘米,宽45.5厘米。四、结论新发现的《邵建和墓志铭》对于我们了解唐代石刻艺术家邵建和及其家族有重要意义,同时还可以细化并深化对唐代刻工及石刻艺术家群体的了解。

关键词:金石学;刻石艺术;出土新文献;邵建和;家族化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新见出土文献《大唐故中书省镌□□题玉间都勾当刻玉册官游击将军右威卫左郎将上柱国高平郡邵府君墓志铭并序》对于我们了解唐代石刻名家邵建和及其家族有重要意义,还可以细化并深化对唐代刻工及石刻艺术家群体的了解。新出史料与传世文献互相映证,对于金石学及刻石艺术以下几方面的认知有重要推进:对墓主邵建和的卒年、年龄、卒葬地有了准确的记录;对邵建和家族和醴泉邵氏世系的简要勾勒以及唐代刻石艺术名家系谱的简要罗列。中唐以后,世家士族日渐式微,但在刻石技艺行业中却出现明显的集团化和家族化倾向。

  关 键 词:金石学/刻石艺术/出土新文献/邵建和/家族化

  作者简介:李浩,西北大学中国文化研究中心暨汉唐文学研究院教授,研究方向:中国古代文学,石刻文献学,家族与地域文学,园林文学。

 

  陕西夏州丝绸之路博物馆收藏了一方唐代石刻名家邵建和的墓志,志文标题为《大唐故中书省镌□□题玉间都勾当刻玉册官游击将军右威卫左郎将上柱国高平郡邵府君墓志铭并序》(见附图一,以下简称“《邵建和墓志铭》”),据原石测知,墓志长45.5厘米,宽45.5厘米。该志不仅对邵建和的家世及经历有较详细的记述,而且还提及唐代石刻刻工艺术家群体。

  

  附图一 邵建和墓志铭拓片

  经过历代学者的黾勉劳作,特别是20世纪以来,天不吝宝,地献遗珍,大批文物文献络绎出土,前哲与时贤不懈努力,金石学之中刻石刻工研究也有了长足的进步,取得了许多标志性成果①。但是,由于新文献和文物的限制,有许多细节还不清楚,也还有不少碎片无法联成线条,所以邵建和墓志铭的发现,不仅对研究志主,同时对深入研究唐代石刻艺术史,都有重要的意义,故笔者不揣浅陋,率先将墓志公之于同好,录文整理,并做一些粗浅的说明。

  一、墓志铭的录文

  大唐故中书省镌□□(字官)题玉间都勾当刻玉册官游击将军右威卫左郎将上柱国高平郡邵府君墓志铭并序

  乡贡进士王南薰述

  翰林待诏朝议郎守率更寺丞上柱国董景仁书

  府君讳建和,周尚书奭之云孙,秦丞相平之远裔。洎脉分派别,今为醴泉县人。曾祖光,祖其孝俊。《易》曰:积善之家,必有馀庆。爱而不见,贲于丘园。锡类府君,载光累叶。幼章令誉,夙蕴端良。□(求?)敏之思且闲,谨愿之风弥厚。艺高出众,生贵遇时。当敬文之际,郊天祀地,旌善纪功,今少师河东柳公公权伟夫,朝廷重德,文翰高名,凡景钟之铭,丰碑之烈,至于缁黄追述,中外奏记,但树金石者,悉俾刊刻,无处无之。由是声价弥高,劳绩兼著矣。自唐来则有朱静藏、史华、徐思忠、卫灵鹤、郑振、陈英、常无怨、杨暄等,皆异代同妙也。大和五年,始授京兆宝安府果毅,累转至右威卫左郎将,以阶官齐,是有朱绂银印之盛。性惟宽恕,骨肉间孤孀不少,莫不分俸抚字。每患不均,仁人之心,有如此者。妻韩氏夫人齐眉同德,生三子宗简、宗立、宗厚等,一女归王氏。婚嫁方毕,禄寿兾(冀)遥。奈何景命不融,冥数谁逭?噫!大中十二年五月十九日遘疾终于金城里私第,春秋六十三,妻孥号恸,远近伤之。亲弟建初,能嗣其业,不殒其名。希恭友以同欢,痛手足之俱折。式遵光远,克叶称家。即以明年四月廿八日,祔于长安县承平乡杨刘村,礼也。建初伯仲以鄙薄有旧,托志元兄之事,将慰比母之情。言发涕零,讵爽其请?铭曰:

  邵郎邵郎,朱绂银章。昭宣简册,发挥侯王。子弟无恙,闾里有光。其名虽著,其寿靡长。长安县,承平乡,前阿房,后未央。祔先代,临高(冈)。□白日,扃玄堂。阴风惨惨,寒柏苍苍。金鸡玉犬已鸣吠,万古千秋徒悲伤。

  二、墓志所述邵建和的家族及世系

  关于墓志题目,原碑石有一处漶漫不清,据任江《略论唐宋玉册官制度——以碑志资料为中心》一文的考证,中晚唐中书省有“镌字官”②,故补缺漏处为“字官”两字,则完整的题目当为《大唐故中书省镌(字官)题玉间都勾当刻玉册官游击将军右威卫左郎将上柱国高平郡邵府君墓志铭并序》。又据程章灿、任江等的研究知,刊刻碑石的官署有将作监和中书省玉册官的区别③,邵建和应属中书省玉册官所辖,但墓志铭中对他的题署称谓是较详细复杂的。

  关于邵建和的生卒年,墓志记录邵建和于“大中十二年五月十九日遘疾终于金城里私第,春秋六十三”,“以明年四月廿八日,祔于长安县承平乡杨刘村,礼也”。据此知,邵建和卒于大中十二年(858)五月十九日,第二年(大中十三年,859)四月廿八日祔于祖茔,享年六十三。据此逆推,依历史人物年寿计算的惯例,建和应生于贞元十二年(796)。

  墓志还清楚地记录了志主的卒地和葬地:“遘疾终于金城里私第”,“祔于长安县承平乡杨刘村……长安县,承平乡,前阿房,后未央。祔先代,临高(冈)。”金城里即唐代长安外郭城坊里金城坊,《唐两京城坊考》卷四:“次南金城坊。本汉博望苑之地,初移都,百姓分地版筑,土中见金聚,欲取便没。隋文帝曰:此朕金城之兆,因以金城为坊名。随有释梵、法众二寺,大业七年废。”④《大唐新语》:“贞观中,金城坊有人家为胡所劫,司法参军伊尹请追禁西市胡,俄果获贼,盖金城近于西市也。”⑤坊址在今西安城西玉祥门外桃园东路、西仪一坊至延光里、新民西巷之间⑥。葬地承平乡是唐京兆长安县属乡,位于唐长安城西开远门外龙首乡之南,即今西安西郊阿房村向东一带,此乡与毗邻的龙首乡曾先后出土过三十多方唐代墓志⑦。又,据唐长安地图及实地勘踏知,卒地与葬地距离很近(参见附图二)。

  

  附图二 邵建和卒地及葬地距离示意图

  墓志追述邵建和世系:“府君讳建和,周尚书奭之云孙,秦丞相平之远裔。洎脉分派别,今为醴泉县人。曾祖光,祖其孝俊。”《元和姓纂》卷九:“邵:邵公奭,周同姓,受封于燕,传国四十馀代。其支庶为卿士,邵穆公、武公、邵廖、邵昭公,并其后也。秦有邵不疑。[汝南]汉汝南太守邵安。唐都官郎中邵升,自安阳徙汝南;弟炅,考功员外。[安阳]状云称信臣之后。青州刺史邵休,其先避事,加邑为邵氏。晋邵奇,寿春太守;五代孙知新,唐刑部郎中。又殿中御史邵琼之,相州安阳人,生挚、说。挚,监察御史,生中和。说,吏部侍郎,生浑、沧。”⑧邵、召本同源,故召公奭又称邵公奭。唯墓志提及的醴泉邵氏这一房支,姓氏书上均不载,可见这一支早已衰微汩没。

  墓志还提及邵建和兄弟的信息:“亲弟建初,能嗣其业,不殒其名。希恭友以同欢,痛手足之俱折。式遵光远,克叶称家。即以明年四月廿八日,祔于长安县承平乡杨刘村,礼也。建初伯仲以鄙薄有旧,托志元兄之事,将慰比母之情。言发涕零,讵爽其请?”通过程章灿《石刻刻工研究》等知,邵建初也曾任中书省镌玉册官宣节校尉前鄜州五交州折冲上骑都尉,参与了《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庆王李沂墓志》、《刘遵礼墓志》、《刘中礼墓志》、《德妃王氏墓志》、《马公度妻王氏墓志》等的镌刻⑨,可见志文中所谓“能嗣其业,不殒其名……式遵光远,克叶称家”云云,确实可以落实。

  墓志还提及邵建和与妻韩氏“生三子宗简、宗立、宗厚等,一女归王氏。婚嫁方毕,禄寿(冀)遥”,据此知,邵建和与韩氏育有三子一女。唐代石刻刻工资料中还出现邵宗异、邵宗两个名字,其中邵宗异当为建和的子侄辈,笔者怀疑就是邵建初的子嗣,而邵宗的名字,疑有漏缺,按照命名的原则,当即建和、建初兄弟的下一辈,其行辈的字为“宗”,下一字因磨损漶漫,无法辨认,也有学者认为邵宗就是邵宗异,因为唐代刻工名字书写中经常有类似现象,“刻工署名向来有将双名省略一字的习惯”⑩。根据以上文献,可以将醴泉邵氏这一房支的家族关系简单罗列(参见附图三):

  

  附图三 邵建和家族关系简表

  研究唐代石刻刻工者多已注意到唐代石刻刻工的家族化、集团化现象:“附在铭刻上的工人名字,则由个体而扩大为一家一族,有一家一族而扩大为一个集体。如祖孙、父子、叔侄、翁婿、师徒、兄弟等等,同事工作的,已指不胜屈。”(11)自唐代开始,刻工的社会地位也不少得到了提升,故民间刻工对刻石技艺往往以家族传承较为多见,如万钧、万文韶、万宝哲、万三奴、万元抗。程章灿等的研究还提及天水强氏家族(12)。

  除天水强氏外,主要就是醴泉邵氏家族,会昌元年(841)十二月二十八日建和、建初两兄弟还曾合作镌刻过《玄秘塔碑》(13),子侄辈又有人继承事业,据本文所引墓志和其他资料知,著名书法家柳公权所书的碑铭多有邵氏家族中的刻工镌刻。有意思的是,邵建和墓志铭中提及唐代不同时期的刻工多人,几可构成一部唐代石刻工简史纲要,唯对同时的天水强氏家族的刻工不著一字。两个家族成员还互相合作镌刻过不少石刻,应该是互相了解互相往来的,但为什么不提及?这究竟是因技艺行业“卖白面的见不得卖石灰的”,“同行即冤家”的陋习,还是别有原因?此处仅提出问题,供方家深入讨论。

作者简介

姓名:李浩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