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古典文献学
明弘治刻本《枫林先生文集》价值考述
2016年12月28日 09:16 来源:《文献》 作者:唐新梅 字号

内容摘要:1616)刻本《朱枫林集》十卷,收录各体文102篇、诗78首。1496)刻本《枫林先生文集》不分卷,有文无诗,收录文章112篇,其中74篇与万历刻本相同, 38篇为万历刻本所无。一、弘治刻本《枫林先生文集》的版本价值朱升《枫林集》最早编刻于何时,目前还难以确考。台湾大学图书馆所藏弘治刻本《枫林先生文集》,为晚清福州藏书家龚易图(1835-1893)乌石山房旧藏。但弘治刻本没有附录程富的《枫林文集序》,而且与景泰刻本“首圣旨及公卿诗文”的编纂体例不同。二、《枫林先生文集》的史料价值弘治刻本《枫林先生文集》不见于万历刻本的38篇文章,无论对于研究朱升生平事迹,还是对于明史研究,都具有非常重要的史料价值。②据王春瑜介绍:“现存《朱枫林集》的最早刻本似即万历刻本。

关键词:刻本;朱升;枫林先生文集;学士;版本;翰林;诗文;附录;收录;四库全书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朱升是明初著名的开国文臣之一,其诗文集的通行本是明万历四十四年(1616)刻本《朱枫林集》十卷,收录各体文102篇、诗78首。明史学界一直以明初黑口本罕见流传为憾事,但台湾大学图书馆藏有弘治九年(1496)刻本《枫林先生文集》不分卷,有文无诗,收录文章112篇,其中74篇与万历刻本相同,38篇为万历刻本所无。虽然该本尚有残缺,但无疑具有非常重要的版本和史料价值。

  关 键 词:朱升/《枫林先生文集》/《朱枫林集》

  作者简介:唐新梅,女,四川大学图书馆馆员,研究方向:明清文学文献学,版本目录学。

 

  朱升(1299-1370),字允升,号枫林,安徽休宁(后徙居歙县石门)人。元至正四年(1344)举乡贡进士,八年(1348)授池州路儒学诰》、《耿炳文诰》、《无底学正。至正十七年(1357),朱元璋部将邓愈攻下徽州,朱升被荐至金陵,此后连岁受征召、备顾问,为元末明初较早归附新政权的文臣。至正二十七年(1367),朱元璋称吴王,设立翰林院,朱升被授为翰林侍读学士、知制诰,后升侍讲学士。朱升肆力于学,遍注群经,著述宏富,存世的尚有《周易旁注》、《尚书旁注》、《诗经旁注》、《小四书》、《枫林集》等。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左右,大陆学术界开始关注朱升研究,但由于资料局限,始终只能以万历年间刊刻的《枫林集》作为通行本开展研究①,明史学界一直以《枫林集》的明初黑口本罕见流传为憾事②。然而,根据《中国历代诗文别集联合书目》、《四库存目标注》、《中国古籍总目》等书目的著录③,台湾大学图书馆藏有明弘治刻本《枫林先生文集》。近年来,笔者因工作需要,前往台湾查阅了该书,发现弘治刻本在编次与内容方面都与万历刻本存在很大差异,具有重要的文献价值,故撰文加以介绍。

  一、弘治刻本《枫林先生文集》的版本价值

  朱升《枫林集》最早编刻于何时,目前还难以确考。据万历刻本附录程富《枫林文集序》,景泰七年丙子(1456),朱升曾孙朱显以其家所藏文稿嘱程富诠次订证,“首圣旨及公卿诗文,次汇公撰庙谟及经书序跋,共成十卷焉”。④然此本已经亡佚,具体编纂情况还有待考证。朱升诗文集的通行本是万历四十四年(1616)歙邑朱府刊刻的《朱枫林集》十卷,每半叶九行,行二十字,白口,四周单边,单白鱼尾。万历刻本存世数量较多,《北京图书馆古籍珍本丛刊》、《四库全书存目丛书》分别据国家图书馆、天津图书馆藏本影印;刘尚恒点校的《朱枫林集》,也以万历刻本为底本,并辑录集外文5篇。

  台湾大学图书馆所藏弘治刻本《枫林先生文集》,为晚清福州藏书家龚易图(1835-1893)乌石山房旧藏。该本每半页十行,行二十字,大黑口,四周双边,黑双鱼尾,是典型的明初黑口本。卷首有弘治九年(1496)秋七月同乡后学程迩(字远民)撰写的《枫林先生文集序》,云是其玄孙朱禧任编纂锓梓。弘治刻本与万历刻本的不同之处主要有以下几方面。

  1.编次卷数不同

  万历刻本分为十卷:卷一御赐官诰、诏书等,卷二赋,卷三序跋,卷四序,卷五诗,卷六策、记、说,卷七颂、赞、铭、书简、讲义,卷八墓铭、祭文、哀辞、补遗,卷九《朱枫林传》、《朱枫林赞》、《翼运绩略》,卷十附录友朋赠诗、祭文等。弘治刻本内容稍有残缺,页码也不清晰,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流传过程中的编次混乱。台湾大学图书馆著录为一卷,上文提到的各种书目皆沿袭其误,实际上是不分卷本,每卷卷端未标卷数,仅题为“枫林先生文集”或“枫林文集”,包括一种或数种文体,依次为表笺、颂、诰;启;赋;说;序(分二卷);记;铭;赞、说;三场文;志;墓表、跋,大致相当于十二卷。考《明史艺文志》著录有十二卷本⑤,或许与此本有一定的渊源关系。

  2.收录诗文数量不同

  万历刻本收录作者诗文作品180篇,包括文102篇、诗78首,其中28篇文为弘治刻本所无;弘治刻本未收录诗作,仅有文112篇,其中74篇与万历刻本相同,38篇为万历刻本所无,篇题分别是:《汤和诰》、《陆仲亨诰》、《廖永忠诰》、《王志兴诰》⑥、《郑遇春诰》、《费聚诰》(正文阙)、《顾时诰》、《耿炳文诰》、《无底赋》、《题叶斗南诗卷序》、《贺罗静观迁居诗序》、《医僧寓上人诗卷序》、《送汪得玄万户谒选序》、《送休宁徐县丞饯行序》、《送余仲谦赴官滨州序》、《赠古林黄君启先生序》、《书戴庭芳悠然阁卷后》、《跋县令周侯政绩记后》、《跋余力存稿后序》、《草庐吴先生校定郭氏葬书后序》、《跋曾肖梅地理书后序》、《跋竹轩余公谱序》、《书疑》、《书义》、《拟汉文帝赐天下今年田租之半铭》、《春晖堂记》、《断石桥记》、《审坑寺祭田记》、《三十六宫图说》、《太极说》、《先天后天合一图说》、《八卦纳甲图说》、《读易大三义》、《黄宽字伯容字说》、《黄叔宗字说》、《黄是字去非字说》、《倪成志字说》(正文缺)、《代杨主簿上李元帅》。由于弘治刻本存在严重的阙页情况,实际收录的文章数量应当更多。

  3.附录内容不同

  万历刻本卷首附录御赐的《翰林院侍讲学士朱升诰》、《翰林院学士兼东阁学士朱升诰》、《免朝谒手诏》、《赐召书一道》(御翰)、《楼额四字》(御洒),曾遭到《四库全书总目》的讥评⑦,卷九附录《徽郡志》中的《学士朱升传》、廖道南《枫林传赞》、康永韶《枫林像赞》、范晞阳《休宁理学名贤朱升传》,以及反映朱升在明朝开国时“功勋”的《翼运绩略》,卷十附录友朋及后人题赠诗文28篇。而弘治刻本由于卷帙残阙,仅存《摘门人朋友敘述》一则,署名“藤溪陈氏曰”,叙述完朱升生平事迹后,摘录了朱升被任命为翰林院侍讲学士时的诰文。

  由此可见,弘治刻本与万历刻本分属不同的版本系统,内容差异较大。弘治刻本有文无诗,似乎与景泰刻本有一定关联。但弘治刻本没有附录程富的《枫林文集序》,而且与景泰刻本“首圣旨及公卿诗文”的编纂体例不同。万历刻本不仅与景泰刻本卷数相同,而且附录程富序,与景泰刻本的关系更为密切。因此,弘治刻本应该属于一个独立的版本系统。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