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中国古代文学
明清诗文研究七十年
2020年02月11日 09:02 来源:《文学遗产》2019年第5期 作者:吴承学 字号
关键词:明清诗文;研究;七十年

内容摘要:内容提要:七十年来尤其是近四十年来,原处于边缘、起点较低的明清诗文研究,迅速成为古代文学研究最具活力和发展最快的领域之一。在中国古代文学史上,明清文学与现代文学的联系最为紧密,探讨明清诗文与现代文学的关系及其现代性,是持续近百年的重要话题。二、明清诗文的现代发现与价值重估纵观七十年来明清诗文研究,其重点是如何在中国文学发展的整体进程中,发现明清诗文的独特性,实事求是地评价明清诗文的地位和影响。制度与文学是明清诗文研究中值得关注的学术增长点,已出现了如《明代中央文官制度与文学》(叶晔著,浙江大学出版社2011年版)、《明代洪武至正德年间的翰林院与文学》(郑礼炬著,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1年版)、《清代翰林院与文学研究》(潘务正著。

关键词:明清诗文;研究;七十年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七十年来尤其是近四十年来,原处于边缘、起点较低的明清诗文研究,迅速成为古代文学研究最具活力和发展最快的领域之一。明清诗文研究重点是在中国文学发展的整体进程中,发现其独特性,实事求是地评价其地位。在中国古代文学史上,明清文学与现代文学的联系最为紧密,探讨明清诗文与现代文学的关系及其现代性,是持续近百年的重要话题。站在学术史的角度看,对中国文学的经典形塑与阐释是明清诗文极为重要而尚未完全受到重视的价值。立足文学本位,融合多学科,进行跨学科的研究,是明清诗文研究的重要开拓途径。近代以来,中国学者对待海外汉学有一个从盲目崇拜、单纯引进,到理性吸收、平等对话的过程,最终形成了以中国学者为主的学术共同体。

  关键词:明清诗文 研究 七十年

 

  一、七十年的四个时期 

  本文中的“明清诗文”,包括明代至近代的诗文与诗文评。总体而言,与古代文学其他领域相比,明清诗文研究的起点较低,长期处于被忽视甚至被贬斥的境地。

  明清诗文被忽视,有古代学术传统方面的原因,比如,代表清代学术官方主流意识的《四库全书总目》对明代诗文就颇多批评,基本持否定态度,此后的许多文学史家在有意无意之间,往往都受其影响。另外,“一代有一代之文学”这样传统的文体迭代、文体进化观念,对明清诗文的评价也颇为不利。刘大杰在《中国文学发展史》中说:“明代文学所胜,一是称为传奇的歌剧,一是白话小说。”“代表清代文学的,是那些长篇的白话小说。”[1]这些观念,成为人们耳熟能详的“常识”,也成为文学史学者的“前理解”。一些五四运动领袖人物,对明清诗文也持偏颇的否定态度。比如,陈独秀《文学革命论》把前后七子、唐宋派以及桐城派十八位古文大家称为“十八妖魔”,批评他们“既非创造才,胸中又无物,其伎俩唯在仿古欺人,直无一字有存在之价值,虽著作等身,与其时之社会文明进化无丝毫关系”[2]。大致而言,在新中国成立之前,明清诗文研究处于边缘地位,基础相当薄弱。这是当代学术史所接受的理论背景。

  七十年来明清诗文研究的发展进程,大体可以分为四个时期。1965年以前为第一时期,1966—1976年为第二时期,1977—1999年为第三时期,2000年至今为第四时期。其中,第二时期成果不多,限于篇幅,姑且略去。

  新中国成立后,古代文学研究界仍按传统的惯性继续推进。在明清文学研究中,重点仍是长篇小说、戏曲等俗文学文体,专门意义上的明清诗文研究极少。当时高校的文学史教材如:陆侃如、冯沅君《中国文学史简编》(作家出版社1957年版),北京大学中文系文学专门化1955级集体编著《中国文学史》(人民文学出版社1958年版),复旦大学中文系古典文学组学生集体编著《中国文学史》(中华书局1959年版)介绍明清文学部分,诗文所占的篇幅都比较低,内容也非常简略。游国恩主编《中国文学史》(人民文学出版社1964年版)“明代文学”共十一章,其中一章涉及明代诗文介绍前后七子、归有光、李贽及爱国诗人。“清代前期及清代中叶文学”一章涉及清代诗文,介绍乾嘉间的诗人诗派、桐城古文、汪中及清代骈文。可以看出,明清诗文在当时的文学史中,显然是处于边缘的。

  在明清戏曲小说研究热中,也有部分学者将目光投向诗文。研究的内容大体集中在顾炎武、王夫之、黄宗羲、袁枚、赵翼等大家以及公安、桐城派的名家,近代部分的主题则是爱国主义。先后参与明清诗文研究讨论的学者有黄海章、钱仲联、任访秋、马汉麟、郑朝宗、曹道衡、刘衍文、马茂元、王气中、聂石樵、黄云眉、华忱之、霍松林、袁世硕、刘季高、段熙仲、陈友琴、吴则虞等。关于桐城派的讨论辑成《桐城派研究论文集》(安徽人民出版社1963年版)一书。郭沫若《读随园诗话札记》(作家出版社1962年版)、张舜徽《清人文集别录》(中华书局1963年版)、邓之诚《清诗纪事初编》(中华书局1965年版)等著作,是这一时期清代诗文研究最为重要的成果。

  这一时期的明清诗文批评研究亮点较多。郭绍虞《中国文学批评史》(新文艺出版社1956年版)、朱东润《中国文学批评史大纲》(古典文学出版社1957年版)二书皆为修订重版,但就明清文学批评而言,仍然是该时期最具深度和广度的批评史专书。黄海章《中国文学批评简史》(广东人民出版社1962年版)是建国后编写的第一本文学批评史,短小精悍,对明清、近代多有所及,如李梦阳、何景明、锺惺、谭元春、黄宗羲、顾炎武、王夫之、王士禛、沈德潜、桐城派、章学诚、袁枚,并首次在文学批评史中专题论及刘熙载与王国维,值得注意。郭绍虞《中国历代文论选》(中华书局1962年版)的中、下册,选录了明清诗文批评经典篇章。他主编的“中国古典文学理论批评专著选辑”(人民文学出版社1959—1963年版)包括:吴讷《文章辨体序说》、徐师曾《文体明辨序说》、谢榛《四溟诗话》、王夫之《姜斋诗话》、王士禛《带经堂诗话》、赵翼《瓯北诗话》、袁枚《随园诗话》、方东树《昭昧詹言》、刘大櫆《论文偶记》等,这些文献的整理出版推动了当时明清诗文批评研究,并影响至今。

  从1977年开始,进入第三个时期,明清诗文研究重新起步。1981年江苏师范学院成立明清诗文研究室,标志着明清诗文开始受到学界的重视。相关学术讨论日渐活跃,1983年由《文学遗产》编辑部和苏州大学明清诗文研究室联合发起清诗讨论会,有力地推动了沉寂多年的清诗研究。其他如1985年首届桐城派学术研讨会、1985年首届竟陵派学术讨论会等,都显示出明清诗文研究各领域迅速发展的态势。

  20世纪80—90年代,明清诗文研究虽然尚未受到学界高度重视,但当时的学术发展生机勃勃,元气淋漓。相关研究的数量虽然不多,却有不少佳作。这个领域基础较弱,可凭借不多,反而提供了学术原创性的空间,故在短期内就出现了一批筚路蓝缕、填补空白的论著。举要而言,严迪昌《清词史》(江苏古籍出版社1990年版)是首部清代词史,朱则杰《清诗史》(江苏古籍出版社1992年版)是首部清代诗史,马亚中《中国近代诗歌史》(台湾学生书局1992年版)是首部近代诗史。刘世南《清诗流派史》(文津出版社1995年版)是首部研究清诗流派的专著。王运熙、顾易生主编《中国文学批评通史》是20世纪中国文学批评史的集大成之作,其中明代卷(袁震宇、刘明今著,上海古籍出版社1991年版)、清代卷(邬国平、王镇远著,上海古籍出版社1995年版)、近代卷(黄霖著,上海古籍出版社1993年版),皆是史料翔实、立论平允的专著,至今仍是明清诗文批评史领域难以超越的权威之作。

  20世纪80—90年代,学术师承赓续,蔚为大观。从20世纪初到60年代出生的学者,同时出现在明清诗文研究界,一时云蒸霞蔚,济济多士,可谓盛矣!举例而言:唐圭璋、钱仲联、黄海章、赵景深、马积高、任访秋、徐朔方等前辈导夫先路,施议对、关爱和等中青年学者,多为新时期以来较早进入高校的大学生或研究生,已经成为明清诗文研究的权威专家。

  20世纪80—90年代的研究生培养机制与学术规范皆尚未完备,然纵观当时的博士论文,其眼光与质量都达到相当高的水平,而且都有壮阔的学术格局与气魄。不少博士论文在该领域具有首创或开拓之功,形成一批分量颇重的学术专著,也反映了20世纪80—90年代的明清诗文研究整体水平和发展趋势。

  1999年,吴承学、曹虹、蒋寅在《文学遗产》发表“明清诗文研究三人谈”[3],总结20世纪明清诗文研究的现状和成果,并对21世纪这一研究领域进行了前瞻性的讨论。进入21世纪,明清诗文研究展现出迅猛发展的态势。此前未形成和划定各种分界与疆域,没有难以逾越的格套和拘忌,也是这个领域生机勃勃的原因。研究者、研究成果,乃至基金项目的数量与规模,都呈现爆炸式的增长态势。在短期内,学术队伍与研究力量迅速集结,以学术人口红利之优势,迅速占据明清文学研究的方方面面,开垦荒野,占领要地。在古代文学史研究领域,本来已经很少“空白”之处,但明清诗文诸多具体课题之研究可说是“填补空白”。纵观近二十年明清诗文研究,以内容而论,有文学本体(文学流派、文论、作家作品、文章学与文体学);文献整理与研究(包含域外汉籍);思想、文化(心态史、宗教、社会生活)与明清诗文;身份认同(遗民、贰臣、山人、妇女等);政治、制度与文学(台阁文学、翰林文学、状元文学、科举与文学、党争与文学);学术(经学)与文学、文人结社、幕府文学;地域文学与家族文学;选本批评;经典诗文接受、注释与明清诗文的关系等。总而言之,经过七十年的发展,近年来的明清诗文研究可谓跨越学科、众体兼备,几乎是全方位、无死角地覆盖了明清诗文的各个方面。而且,每一领域成果都相当丰富,比如文学史上被称为“流派”的明清作家群,差不多巨细无遗尽入研究者之彀中了。

  本期的学术队伍基本完成了代际更新。领军人物多为改革开放以来较早进入高校的20世纪50—60年代生人,主力则是他们的学生辈70—80年代甚至90年代生人。改革开放前后出生的新一代学人已崭露头角。他们的知识结构与眼光手段,都展示了新的特色,是最具科研活力的生力军,当然也有一些不足与局限[4]。

  文献整理是考察学术发展的特殊角度。它既是文学研究的基础,也是研究趋势的风向标,既反映出该领域研究的需求情况,又推动该领域学术研究。明清诗文文献基础原先十分薄弱,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相关文献整理繁兴。21世纪以来,更呈爆发式发展趋势,重要文献差不多都得以出版。以清代诗文的大型丛书为例:《清代诗文集汇编》(《清代诗文集汇编》编纂委员会编,上海古籍出版社2010年版)是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有清一代诗文合集,收录诗文集四千多种。《清代诗文集珍本丛刊》(陈彥红等主编,国家图书馆出版社2017年版)收录清人1339种诗文集。国家清史编纂委员会的《文献丛刊》、上海古籍出版社的《清代学者文集丛刊》、张宏生主编《全清词》、张寅彭主编《明清别集丛刊》《乾嘉名家别集丛刊》、杜桂萍主编《清代诗人别集丛刊》等,正在不断推出,极大方便了相关研究工作。明清文学批评的文献,也渐成整理出版的热点。王水照编《历代文话》(复旦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以明清诗文批评文献为主。明代批评文献整理著作,有吴文治《明诗话全编》(江苏古籍出版社1998年版)、周维德《全明诗话》(齐鲁书社2005年版)等。清代诗文批评著作,则有钱仲联《清诗纪事》(江苏古籍出版社1987—1989年版)、张寅彭《清诗话三编》(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年版)及《清诗话全编》(上海古籍出版社2018年起陆续出版中)等。明清文献整理的极度兴盛,与国家的支持分不开,比如近年来国家社科重大项目中,就有近二十个明清诗文文献方面的重大项目得以立项。这些项目,在若干年内又将进一步推动明清诗文研究的繁荣。

 

  注释:

  [1]刘大杰《中国文学发展史》,中华书局1949年版,下册,第295—430页。

  [2]陈独秀《文学革命论》,《新青年》1917年第2卷第6号。

  [3]参见吴承学、曹虹、蒋寅《一个期待关注的学术领域——明清诗文研究三人谈》,《文学遗产》1999年第4期。

  [4]参见拙文《致新一代学人》,《南方周末》2017年11月9日。

作者简介

姓名:吴承学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