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古代文学
唐代“奉试诗”辨略
2018年06月20日 08:50 来源:《中州学刊》 作者:王娟 字号
关键词:唐代试诗;奉试诗;赎帖;帖经日试

内容摘要:毛奇龄谓唐代进士登第后“又有试”即“奉试”。毛奇龄并没有说明“登进士后,又有试”属于哪种情况,臧岳则根据毛的说法,明确指出:“登进士后,又覆试,名曰‘奉试’。据《本事诗》载:“崔曙进士作《明堂火珠》诗试帖曰:‘夜来双月满,曙后一星孤。24)《论重考试进士事宜状》,顾学颉点校《白居易集》,中华书局, 1979年,第1266页。购买010-62513249工作日09:00~18:00 help@rucdm.com 010-62515008-8002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大街45号兴发大厦301室移动端访问人大复印库壹学者友情链接中国人民大学壹学者·学术生态系统中国人民大学书报资料中心教育部中国人民大学人文社科学术成果评价研究中心人大数媒科技(北京)。

关键词:唐代试诗;奉试诗;赎帖;帖经日试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唐代“以文取士”,“试诗”称谓繁多。毛奇龄谓唐代进士登第后“又有试”即“奉试”;臧岳则认为“奉试”为“覆试”,由此而有“奉试诗”之称。古今学者沿用不疑,但语焉不详,分析归纳不细致。实际上,“奉试”和“覆试”既不是相同的考试制度,在诗歌体制及难易程度上也有很大差别。毛奇龄所指为“奉试诗”的作品,亦非“覆试”之作。唐代人创作的“奉试诗”主要包括“赎帖诗”“帖经日试诗”以及其他“奉命”之作。

  基金项目: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唐代‘取士文学’制度研究与文本整理”(14BZW048)。

  关键词:唐代试诗/ 奉试诗/ 赎帖/ 帖经日试

  作者简介:王娟,女,上海师范大学人文与传播学院博士生。

 

  唐代全面实行“以文取士”制度,以考试“文学”作为官吏选任的主要方式。所试文体有策、诗、赋、判等,于是,便有了“试诗”制度和作品。①由于试诗的等级、环境、方式、用途、认识等不同,形成了很多关于唐代试诗的称谓,如省试诗、州(府)试诗、赎帖诗、科试诗和奉试诗等等。清人毛奇龄认为“奉试诗”就是进士登第后所试诗,亦即“覆试诗”(详下)。后人大都沿用其说,然而,或者语焉不详,或者没有作具体分析与归纳。②本文即就此略陈浅见。

  一、“奉试诗”与“覆试诗”

  毛奇龄在《唐人试帖》中崔曙《奉试明堂火珠》诗下注云:

  此四韵,律又是一例。按:唐登进士后,又有试,名“奉试”。此与荆冬倩奉试诗皆止四韵,则必官限如是者。但郑谷、黄滔在乾符年奉试,仍是六韵,岂后此又变例耶?③

  又在黄滔《省试奉诏涨曲江池》题下注云:

  一本无“省试”字,且云“诏”字当是“试”字之误。按:唐制,登进士后,又有试,名“奉试”。前崔曙、荆冬倩皆有奉试题是也。且此试不用题韵,似特试者。况“省试”二字,亦决有误。按:此题注“乾符二年”,在僖宗朝;而前有《内出白鹿》题,亦黄滔作,注“乾宁二年”,在昭宗朝。则自乾符至乾宁约二十余年,未有乾符既中省试而复赴乾宁省试者也。此必有一试系“制试”或“奉试”,而题误注作“省”字耳,然不可考矣。④

  由此可知,毛奇龄根据另一版本,认为黄滔此诗应该题作《奉试涨曲江池》;并谓“(举子)登进士后,又有试”为“奉试”;同时又将崔曙《奉试明堂火珠》、荆冬倩《奉试咏青》、郑谷《奉诏涨曲江池》和黄滔《省试奉诏涨曲江池》均看作“奉试诗”,并以“四韵”为“奉试诗”的“官限”体制,又疑“六韵”为晚出“奉试诗”的变例。⑤

  此后学者谈论唐代“奉试诗”多承此说。如纪昀称:“唐重诗赋,实自高宗调露中,而《文苑英华》所录者,省试、奉试、吏部试、监试、州试、府试诸诗,乃皆开宝以后。”⑥又如徐文弼云:

  唐制:有“省试”,谓尚书省及中书、门下两省之试也;有“奉试”,谓登进士后试也;有“制试”,谓特开宏词科,非常定之试也;有“帖经日试”,谓试明经加帖括间有是日,兼诗之试也。⑦

  纪、徐二人都是将“奉试”作为一种试诗制度和作品类型,并与“省试”“制试”和“帖经日试”等相提并论。此外,臧岳的《应试唐诗类释》、杭世骏的《订讹类编》、王懿荣的《王文敏公遗集》和郑方坤的《全闽诗话》等,也都持有相同或类似观点。

  但是这样的说法并不准确。从试诗制度上说,毛奇龄所谓的“登进士后,又有试,名‘奉试’”⑧,并未明确是哪种考试。根据已知的唐代进士科试诗制度,通常只有登科前的一次考试(可称“正试”),“正试”之后,有“考覆”。开元二十四年(738)诏曰:“其应试进士等,唱第迄,具所试杂文及策,送中书门下详覆。”⑨所覆“杂文”包括试诗,这是在“唱第”之后。长庆三年(823)王起建议将中书门下的“考覆”改在礼部放榜之前⑩,想来以前是在放榜之后。但是“详覆”或“考覆”,都是“审核”性的,即检查考试的试卷是否有作弊之类的问题,并不是再出题考试。“正试”之后偶尔会有“覆试”,一般是对“正试”的结果有所怀疑,再次出题考试,以检验考生的真实水平,也带有“审核”性质。

  毛奇龄并没有说明“登进士后,又有试”属于哪种情况,臧岳则根据毛的说法,明确指出:“登进士后,又覆试,名曰‘奉试’。”(11)从而将毛氏所说的“奉试”坐实为“覆试”(12)。这样一来,所谓“奉试诗”也就是“覆试诗”了。但是,仔细考察毛奇龄所列举的“奉试诗”,就会发现并没有充分的证据证明它们都是“覆试诗”。

  据笔者初步整理统计,现存唐人“奉试诗”共有10首,大致按照时间顺序排列,分别是董思恭的《奉试昭君》(13)、陶翰的《柳陌听早莺》(14)、崔曙的《奉试明堂火珠诗》(15)、荆冬倩的《奉试咏青》(16)、孙欣的《奉试冷井诗》(17)、严维的《水精环》(18)、郑谷的《奉诏涨曲江池》(19)、黄滔的《省试奉诏涨曲江池》(20)、汪极的《奉试麦垄多秀色》(21)、李琪的《奉试诏用拓拔思恭为京北收复都统》(22)。这些诗或在标题中、或在题注中,显示了“奉试”的信息,但都未见有“覆试”的信息。而已知的唐人“覆试”共有八次,即上元元年(674)、永淳元年(682)、嗣圣元年(684)、垂拱元年(685)、神龙元年(705)、长庆元年(821)、会昌五年(845)和乾宁二年(895)。其中长庆元年(821)的诗题是《鸟散余花落》,《文苑英华》保存有孔温业、赵存约和窦洵直三人的“覆试诗”作品。乾宁二年的诗题为《询于蒭荛》《品物咸熙》,未见有作品存留。这些“覆试诗”都没有明显的“奉试”信息。

  另外,从现存诗作来看,“覆试诗”的难度明显大于“奉试诗”。如长庆元年的覆试,诏云:

  郑郎等昨令重试,乃求深僻题目,贵观学艺浅深。孤竹管是祭天之乐,出于《周礼》正经,阅其呈试之文,都不知其本事,辞律鄙浅,芜累至多。(23)

  “乃求深僻题目,贵观学艺浅深”,其实就是故意加大难度,以便检验出考生的学业和才艺的真实水平;还限定“书策不容一字,木烛只许两条”(24)。乾宁二年的覆试难度更大,《询于蒭荛》诗,要求用“回文格”,正以“蒭”字、倒以“荛”字为韵。不仅正读、倒读都能成诗,而且押韵也很险僻!《品物咸熙》诗,则规定用七言八韵写成(25)。唐代通常的试诗为五言六韵,已是很难;而要在有限的时间、苛刻的环境等条件下,完成七言八韵,更是难上加难的事情。

  而从现存的10首“奉试诗”来看,却并没有特别“为难”的地方。或写“明堂火珠”,或写“水精环”,或写“青”、或写“冷井”,“题目”并不那么“深僻”。而且其中竟有六首为五言四韵,较通常的试诗还少了二韵。如此说来,“奉试诗”比一般的“正试诗”还要容易,就更不能和“覆试诗”的难度相比了。

  再看毛奇龄指为“奉试诗”的黄滔《奉诏涨曲江池》,也不可能是“覆试诗”(26)。黄滔乾宁二年(895)进士及第,正试诗题为《内出白鹿宣示百官诗》,覆试诗题为《询于蒭荛》《品物咸熙》(27)。而《奉诏涨曲江池》为乾符三年(876)所作,如果也为“覆试诗”,那么黄滔便两次参加“覆试”,前后相隔19年。如此难得一遇的“覆试”竟让他一再赶上,有唐300年间可谓绝无仅有,也太巧合了吧?

作者简介

姓名:王娟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