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俄罗斯文学
米尔斯基和他的《俄国文学史》
2015年04月02日 14:16 来源:《俄罗斯研究》,2012, (3) 作者:刘文飞 字号

内容摘要:“公爵同志”米尔斯基是20世纪二三十年代欧美和苏联文学界、知识界的重要人物之一,他充满突转的生活经历和坚忍不拔的文学活动构成文坛的一段传奇,甚或那一代俄国知识分子之命运的缩影和象征。他用英文撰写的《俄国文学史》被纳博科夫称为“用包括俄语在内的所有语言写就的最好一部俄国文学史”,所谓“米尔斯基文学史”因其“折中主义”的文学史观、主客观统一的批评手法和极富个性的话语风格而独树一帜,被视为西方俄国文学研究的奠基之作,长期被欧美高校斯拉夫系用作俄国文学史教材,其影响历久不衰。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 “公爵同志”米尔斯基是20世纪二三十年代欧美和苏联文学界、知识界的重要人物之一,他充满突转的生活经历和坚忍不拔的文学活动构成文坛的一段传奇,甚或那一代俄国知识分子之命运的缩影和象征。他用英文撰写的《俄国文学史》被纳博科夫称为“用包括俄语在内的所有语言写就的最好一部俄国文学史”,所谓“米尔斯基文学史”因其“折中主义”的文学史观、主客观统一的批评手法和极富个性的话语风格而独树一帜,被视为西方俄国文学研究的奠基之作,长期被欧美高校斯拉夫系用作俄国文学史教材,其影响历久不衰。

  【关键词】米尔斯基 俄国文学 《俄国文学史》

 

  关于米尔斯基的《俄国文学史》,有这样两段脍炙人口的话。1999年在牛津大学访学时,我见该校俄国文学专业学生所采用的教科书正是这部米尔斯基的《俄国文学史》,与牛津同行谈起其作者,对方均赞不绝口,牛津的俄国文学教授杰拉尔德•史密斯(G. S. Smith)更是向我详细介绍了米尔斯基的生活和创作,并赠我一本由他新编的《米尔斯基致苏福钦斯基书信选(1922—1931)》(The Letters of D. S. Mirsky to P. P. Suvchinskii, 1922-1931) 。2009年我以富布赖特学者身份在耶鲁大学斯拉夫系访学一年,发现该系师生依然以所谓“米尔斯基文学史”(Mirsky’s history)为教学蓝本,这更让我意识到这部英文版俄国文学史的影响和价值。不过,我最终下定决心翻译这部著作,还是在我先后读到两段文字之后。 第一段话出自纳博科夫(Vladimir Nabokov)之口。在2010年莫斯科国际书展上,我购得米尔斯基文学史的俄译本 ,在该书封底上我看到这样的简介:“这部由一位俄国文艺学家写就的举世闻名的俄国文学史著,在其英文版面世三分之一个世纪后被首次提供给俄语读者。其作者的名字,即‘红色公爵’德•彼•斯维亚托波尔克-米尔斯基,多年来仅为少数专家所知。这部著作用朴实明朗的语言写成,一贯吝啬褒奖的弗•纳博科夫并非平白无故地认为,这是用包括俄语在内的所有语言写就的最好一部俄国文学史。”“用包括俄语在内的所有语言写就的最好一部俄国文学史”(лучшая история русской литературы на любом языке, включая русский),这句话令我印象深刻。经一番搜寻,我终于找到此话的最初出处:20世纪40年代末,一位希望重印“米尔斯基文学史”的美国编辑致信纳博科夫,希望后者写一份建议再版此书的推荐信,纳博科夫并未同意,他在回信中这样写道:“ 是的,我十分欣赏米尔斯基的这部著作。实际上,我认为这是用包括俄语在内的所有语言写就的最好一部俄国文学史。不幸的是,我必须放弃举荐此书的荣幸,因为这位可怜的学者如今身在俄国,由我这样一位反苏作者所写的推荐意见定会给他造成相当大的麻烦。” 第二段话来自曾在牛津大学教授向我谈起米尔斯基的史密斯教授(G. S. Smith)的,我正是在他的专著《米尔斯基:俄英生活(1890—1939)》,他在书中这样写道:(D. S. Mirsky, A Russian-English Life, 1890-1939)中找到了纳博科夫那句话的出处。在该书引言中,我又读到史密斯的如下一段话:“ 俄国境外所有的俄国文学爱好者和专业研究者均熟知米尔斯基,因为他那部从源头写至1925年的文学史仍被公认为最好的一部俄国文学史。这部杰作起初以两卷本面世,后以单卷缩略本再版。这部著作始终在英语世界保持其地位,逾70年不变,这或许创下了同类著作的一项记录。”

  纳博科夫所言之“用包括俄语在内的所有语言写就的最好一部俄国文学史”(«the best history of Russian literature in any language including Russian»; «лучшая история русской литературы на любом языке, включая русский»),(the best history of Russian literature in any language including Russian)以及史密斯所称的“或许创下了同类著作的一项记录”(may well be a record for this kind of book),无疑是令人印象深刻的。便构成了我翻译此书的动机和理由。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潘桂英)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