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东南欧拉美文学
博尔赫斯的“庄周梦蝶” ——个西方人的“中国梦”分析
2016年03月01日 10:32 来源:《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2015年第20157期 作者:周荣胜 字号

内容摘要:我们再看看他的翻译:哲学家庄子梦见自己是一只蝴蝶,梦醒之后,他说他不知道自己是一个曾经梦见自己是一只蝴蝶的庄子,还是一只此刻正梦见自己是庄子的蝴蝶。博尔赫斯的这番诠释带来的思想后果就是:如果论证了做梦时刻真实无妄,庄子做梦成为蝴蝶的感知、蝴蝶做梦成为庄子的感知便是自足自在的世界,在本体论上是真实的,无须依托一个外在的对象(蝴蝶或庄子),也无须依托一个外在的主体(庄子或蝴蝶)。博尔赫斯通过贝克莱、休谟的论证演绎出(本体论上)存在着的只有无数经验的瞬间,做梦的瞬间,庄子梦蝴蝶,蝴蝶梦庄子,读者读庄子,博尔赫斯翻译庄子,在梦连接着梦的经验之流里不存在作为个体的庄子或蝴蝶,庄周是蝴蝶梦中的存在,蝴蝶是庄周梦中的存在。

关键词:博尔赫斯;蝴蝶;庄子;寓言;幻想文学;庄周梦蝶;感知;梦见;小说;叙事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本文将“庄周梦蝶”析为四个层面,以此为基础考察了阿根廷作家博尔赫斯的独特诠释:一是将其纳入“幻想文学”考量,一是用英国经验主义哲学深化其思想。本文认为博尔赫斯对这一典故的重新诠释既丰富了它的意象和意义,也拓展了其自身的思想和创作空间。

  关 键 词:庄周梦蝶/寓言/幻想文学/不确定性

  作者简介:周荣胜,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

 

  阿根廷作家博尔赫斯(Jorge Luis Borges)和他的友人比奥伊·卡萨雷斯(Bioy Casares)与西尔维拉·奥坎波(Silvina Ocampo)夫妇合编了一部《幻想文学选集》(The Book of Fantasy,1940)①,评论家认为该选集在拉美文学史上有着独特的影响力:在选集出版的年代,拉美文学的创作模式基本上沿袭19世纪现实主义风格,选集把作家和读者的注意力吸引到另一种文学传统即幻想文学的传统上,为拉美文学开辟了一个新的空间。②魔幻现实主义正是在这个空间里生长壮大的。在编辑《幻想文学选集》的同时,博尔赫斯自己也从事幻想文学创作,选集里收录了一篇他的小说《特隆、乌克巴尔、奥比斯·特蒂乌斯》。

  《幻想文学选集》精选了古往今来世界各国的81篇幻想作品,其中取自中国的有11篇之多,分别出自《庄子》《太平广记》《聊斋志异》《红楼梦》等,本文要讨论的是取自《庄子》的“庄周梦蝶”选段,主要考察博尔赫斯如何编辑、改写和分析这个文本,以及他对这个文本的处理如何为理解这个众人熟知的典故提供了新的可能。

  [Chuang Tzu(c.369—286b.c.),Chinese Taoist philosopher.His work is full of allegorical tales,of which only thirty-three have survived.They were translated into English by Herbert A.Giles and published in 1926.]

  [庄子(约公元前369-286年),中国道家哲学家。他的作品充满寓言故事,仅存33篇。赫伯特·翟理思将其译为英文于1926年出版。]

  The philosopher Chuang Tzu dreamed he was a butterfly,and when he woke up he said he did not know whether he was Chuang Tzu who had dreamed he was a butterfly,or a butterfly now dreaming that it was Chuang Tzu.③

  哲学家庄子梦见自己是一只蝴蝶,梦醒之后,他说他不知道自己是一个曾经梦见自己是一只蝴蝶的庄子,还是一只此刻正梦见自己是庄子的蝴蝶。

  上引两段文字即《幻想故事选集》中关于“庄周梦蝶”选段的英文翻译,包括编者提供的作者简介。④对照《庄子》原文,博尔赫斯的改写显然发生了若干变异:

  昔者庄周梦为蝴蝶,栩栩然蝴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俄然觉,则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蝴蝶之梦为周与?周与蝴蝶,则必有分矣。此之谓物化。——《庄子·齐物论》

  按照文本自身的逻辑⑤,“庄周梦蝶”可以被析分为四个层面:两个叙事,一个抒情,一个议论。

  叙事1:庄子梦见自己是蝴蝶。

  叙事2:蝴蝶梦见自己是庄子。

  抒情:不知究竟是谁梦见谁?

  议论:人与蝴蝶的分别与转化。

  叙事1:梦见自己是蝴蝶,不胜快意,只知这个世界是蝴蝶的世界,全然忘记自己是庄周。

  叙事2:没有明确的描述,只以一疑问句的形式提示,在抒情层面有“蝴蝶之梦为周与?”的疑惑。文本省略蝴蝶的视角:蝴蝶梦见自己是庄周,或在人间倾轧不胜其苦,或在人间自适其志。

  抒情层面:两个疑问句表明叙事者对前两个叙事无所适从,醒后对自己是庄周的确信表示怀疑,则是对另一种叙事的肯定,即自己不过是蝴蝶梦中的一个存在而已。因为自己在梦中作为蝴蝶的经验太真实了,实存的庄周反而显得不真实,于是,疑问出现,实存的庄周说不定只是蝴蝶梦中之物。整个故事扑朔迷离,具有不确定性的特征,庄子称之为“吊诡”。

  议论层面:作为一个寓言故事,作者给出了明确的寓意,说明“物化”是其主题。

  究竟蕴含怎样的寓意,这是寓言的关键。我们可以合理地从两个叙事以及叙事者对此的反应推演出来。梦中是蝴蝶,醒来是庄子,庄周与蝴蝶的区分等同于梦与觉的区分,因此,寓意在于借助庄周与蝴蝶的互相转化传达梦与觉的转化,从而消除对“觉”对“梦”的执着(对人而言,主要是破除对“觉”的执着)。郭庆藩引成玄英《庄子疏》给出的释义依然是可信赖的:“夫生灭交谢,寒暑递迁,盖天地之常,万物之理也……托梦于生死,寄自他于物化,是以梦为蝴蝶,栩栩而适其心,觉乃庄周,蘧蘧然畅其志也。”⑥其解释基于两个叙事:梦为蝴蝶,梦为庄周,各自适心畅志,各有其存在理由;然后他们又互相转化,进入对方世界而存在;既分别又转化的蝴蝴蝶与庄周蕴含什么寓意呢?既然可转化,就不必执着于某一种形态,对人而言,既然现世为蝴蝶梦中世界,就不必沉迷其中。

  成玄英的解释更推进了一步,引入“生死”观念,认为这个寓言不仅是“寄自他于物化”,而且是“托梦于生死”。在这段文字里,并没有“生死”,那么这个推论能成立吗?考虑到“庄周梦蝶”仅是《齐物论》的一小节,如果将其置于整个《齐物论》中,那么从梦觉之分到生死之辨也是可理解的。在“庄周梦蝶”稍前的一段文字里,作者讲述了另一个可称为“大圣梦”的故事,应该将这两个梦的故事视为一个整体的两次呈现,可以见出大圣梦更清晰地言说了蝴蝶梦所蕴含的生死之辨:

  梦饮酒者,旦而哭泣;梦哭泣者,旦而田猎。方其梦也,不知其梦也。梦之中又占其梦焉,觉而后知其梦也。且有大觉而后知此其大梦也,而愚者自以为觉,窃窃然知之。君乎、牧乎、固哉!丘也与女,皆梦也;予谓女梦,亦梦也。

  常人所谓梦觉,不过是小梦小觉,还有大梦大觉,人生倾轧,自以为觉,焉知不是处于大梦之中?知人生为一场“大梦”才是“大觉”,孔子与愚人一样,也在梦中,说这话的我也在梦中。庄子此文旨在强化对生为大梦的认知,生既为梦的转化,而生的对立面本为“死”,梦的转化就被等同于死的转化,梦是生的暂时终止,死是生的永久终止,不过是物的一种形态罢了,何必不忍?生死转化像四时运行一样“悠悠而往,悠悠而来”,所以,庄周妻死,他鼓盆而歌。这样的大圣取消了万物间的差别和对立,而任之自然、随物变化,终入“物化”之境。

  可见,庄子通过物化将梦觉与生死连为一体,“物化”使齐物我、一生死成为可能,如王叔岷引王安石《拟寒山拾得》诗句“死生如觉梦,此理甚明白”⑦。在这一点上,“庄周梦蝶”跟大圣梦是没有区别的。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