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东南欧拉美文学
圣伯夫的肖像
2015年06月30日 14:40 来源:中国外国文学网 作者:刘晖 字号

内容摘要:圣伯夫认为文学现象是作家的性格、气质、心理等因素的反映, 要了解一位作家,必须研究作家的出身,他所受到的教育,与他交往的人,他的家庭生活和私人生活,他的性格和思想形成的过程。要想实现这个主张,对圣伯夫来说,没有比传记与肖像批评更合适的方法了。圣伯夫首创了肖像批评,他描绘的第一幅文学肖像《布瓦洛》出现在1829年4月5日的《巴黎杂志》上。《巴黎杂志》的主编维隆(Véron)称圣伯夫以充满学识和优雅的笔触创造了文学肖像。他为贵妇人、显贵和文学家都画肖像,表现出敏锐的洞察力和心理分析的特长,比如《文学肖像》、《妇女肖像》、《当代肖像》等。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圣伯夫认为文学现象是作家的性格、气质、心理等因素的反映, 要了解一位作家,必须研究作家的出身,他所受到的教育,与他交往的人,他的家庭生活和私人生活,他的性格和思想形成的过程。要想实现这个主张,对圣伯夫来说,没有比传记与肖像批评更合适的方法了。圣伯夫首创了肖像批评,他描绘的第一幅文学肖像《布瓦洛》出现在1829年4月5日的《巴黎杂志》上。《巴黎杂志》的主编维隆(Véron)称圣伯夫以充满学识和优雅的笔触创造了文学肖像。他为贵妇人、显贵和文学家都画肖像,表现出敏锐的洞察力和心理分析的特长,比如《文学肖像》、《妇女肖像》、《当代肖像》等。圣伯夫对文学肖像的定义相当于一种文学传记。作者不以堆砌材料为手法,而是要利用圣伯夫所说的“通信、谈话、思想、性格、风俗的所有细节”,构造一部传记。有了这些材料,就可以着手描画了。但圣伯夫强调,肖像终究不是一幅画,不需要无尽的描绘和事无巨细的目录,只要选择最基本的和最有揭示性的特征就够了。他甚至认为文学肖像的批评功能是次要的,批评家只是采取一种特殊的形式,传达自己对世界和生活的感受,曲折地得出某种内在的诗意。如果每个人都以自己的方式判断和感觉,每个画家的肖像画自然不同。尤其是面对圣伯夫这样一个运动的、活跃的、谨慎的、复杂的模特,描绘的难度可想而知,连他本人有时都无法认清自己。下面就是笔者为他画的一幅肖像。

  故乡与早期教育

  圣伯夫的父亲夏尔•弗朗索瓦•圣伯夫(Charles François Sainte-Beuve)1788年来到海滨布洛涅,这是一个最英国化的法国城市。1804年3月21日,他五十二岁时与一个四十岁的当地女子奥古斯蒂娜•科约(Agustine Coilliot)结婚。他是入市税的检查员,但懂拉丁文和希腊文,酷爱阅读,喜欢伏尔泰、百科全书派和拉丁诗人的著作,特别是维吉尔,他在书上写满了评注,小纸片上也写满了摘录。父亲的爱好预示着儿子未来的事业。圣伯夫在父亲身上找到了自己当作家的生理原因:“他是一个简朴的和苦行的人,他五十多岁才有了我,当他的头脑最充实的时候,他在一生中积累的这种文学成果才有时间牢牢地固定在他的身体组织里。他生我时传给了我;从儿童时期开始我就喜欢书,文学梗概,作家精选,总之他喜欢的东西。”1他从事文学批评的时候,也在书上做旁注,在小纸片上密密麻麻地写下自己的思想。他的母亲出身于布洛涅的大资产阶级家庭,没受到多少教育。外祖母是英国人,外祖父是一个船长,像圣伯夫的小说《情欲》(Volupté)中的男主人公阿莫利(Amaury)的父亲一样死在海上。乔治•桑在读了圣伯夫的小说《情欲》之后,说:“我注意到大海、船和岩石的形象以35或40种方式出现。风平浪静、暴风雨、暗礁、灯塔、浪花的飞沫……”2圣伯夫钟爱大海和描写大海的词语,把海洋的意象也用在他的批评中。他把真实而生动的作品比喻为扬帆飘流的大船,像邀请旅人共同远游一样,等待批评家的评判。他认为真正的批评家应该对作家有所帮助,他不该像海盗一样对船舶失事感到幸灾乐祸,而应该像领航员一样,让那些在进出港口时遭遇暴风雨的人安然无恙。同样,由于他的部分英国血统,他开始发现并喜爱英国诗歌,成了马修•阿诺德的朋友。

  夏尔•弗朗索瓦结婚当年,就死于心绞痛,他的儿子夏尔•奥古斯丁三个月后出生了。圣伯夫太太在一个给儿子的小本子上写道:“结婚、死亡和出生。”这句话概括了她的全部幸福和不幸。抚养奥古斯丁的还有一位寡居的姑母。政府每月发给她们1800法郎的退休金,并准许她们卖扑克牌,但他们的日子很拮据。圣伯夫过着阴郁而倦怠的生活,母亲对他更加疼爱。他从童年开始就提前老了。他青年时期的忧郁和感伤就来自母亲的哀痛。因此,他整个一生都喜好清静、淡泊名利和渴望孤独。他在《情欲》中塑造的阿莫利就是他本人的精神写照。1813-1818年,圣伯夫在外省的世俗学校里受教育,每门功课都很优秀,但他认为这种教育有很大的缺陷:没有希腊文,没有几何,没有科学,没有文学。只有教拉丁文的先生给他留下了好印象,他后来化名普洛阿先生当了阿莫利的老师。他在学校里并不快乐,很容易受到伤害。他后来写道:“从孩提时代起,我看待事物异常敏感,好像有一个锋利的刀片无时不刻插入我的心。”他不喜欢暴力游戏,天主教文学深深地吸引了他。他为自己的主人公赋予了天主教的情感,他的诗集《约瑟夫•德洛姆的生活、诗歌和思想》(Vie,Poésies et Pensées de Joseph Delorme)的同名主人公“几乎把所有娱乐的时间都用在做礼拜上,他规定自己早晚进行长长的祷告,这使他变得平静而坚强。”阿莫利童年时“严肃、虔诚和纯洁”,规规矩矩地领了第一次圣餐。圣伯夫在家乡完成了修辞学教育。但这个外省小城不能再给他提供更多的知识营养了。他像阿莫利一样,开始自学希腊文,而且希望到巴黎去学希腊文。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潘桂英)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