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东方文学
“杀王”:与绝对天皇制社会伦理的对决 试析大江健三郎在《水死》中追求的时代精神
2015年04月22日 10:14 来源:《山东社会科学》2011 作者:许金龙 字号

内容摘要:绝对天皇制也称为近代天皇制,在战败后被象征天皇制所取代,然而战前和战争期间支撑着绝对天皇制的社会伦理并没有因此而消灭,近年来反而显现出越发活跃的势头,成为复活国家主义的肥沃土壤。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大江健三郎借助最新长篇小说《水死》对自己的精神史进行解剖,认为日本社会种种危险征兆的根源皆在于绝对天皇制社会伦理,呼吁人们奋起斩杀存留于诸多日本人精神底层的绝对天皇制社会伦理这个庞大无比、无处不在的王,迎接将给日本带来和平与安详的民主主义的这个新王!毫无疑问,这是大江健三郎对鲁迅的“绝望之为虚妄,正与希望相同”等相关论述的最新解读成果,也是大江本人和诸多身处“铁屋子”里的人“始自于绝望”的最大希望之所在。

关键词:

作者简介:

  绝对天皇制也称为近代天皇制,在战败后被象征天皇制所取代,然而战前和战争期间支撑着绝对天皇制的社会伦理并没有因此而消灭,近年来反而显现出越发活跃的势头,成为复活国家主义的肥沃土壤。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大江健三郎借助最新长篇小说《水死》对自己的精神史进行解剖,认为日本社会种种危险征兆的根源皆在于绝对天皇制社会伦理,呼吁人们奋起斩杀存留于诸多日本人精神底层的绝对天皇制社会伦理这个庞大无比、无处不在的王,迎接将给日本带来和平与安详的民主主义的这个新王!毫无疑问,这是大江健三郎对鲁迅的“绝望之为虚妄,正与希望相同”等相关论述的最新解读成果,也是大江本人和诸多身处“铁屋子”里的人“始自于绝望”的最大希望之所在。

  一  “天皇陛下万岁”引发的有关时代精神的思考

  如果说,社会伦理是有关社会共同生活的道德规范之总称,那么绝对天皇制社会伦理当然是指围绕绝对天皇制的社会共同生活道德之规范。近年来,日本社会越发显现出由这种绝对天皇制社会伦理引发的种种危险征兆,比如1999年通过《国旗国歌法》法案;翌年5月,时任首相的森喜朗公然声称“日本是以天皇为中心的神国”;2005年以《冲绳札记》“严重侵害原告的名誉和人格权”为由,右翼势力将其作者大江健三郎及发行商岩波书店送上法庭被告席;2006年更为特别:小泉纯一郎最后一次以总理大臣的公职身份于8月15日参拜靖国神社,当天进行的舆论调查表明,超过半数的被调查对象认可小泉的参拜,这在战后尚属首次;同年12月,日本政府不顾在野党和市民团体的强烈反对,强行修改了1947年颁布的《教育基本法》,为今后修改宪法第九条打下了基础;2007年1月,防卫厅被升格为防卫省……

  在谈到上述诸问题中的冲绳诉讼案时,大江健三郎在题为《来自“晚期工作”之现场》[①]的演讲里,介绍了日本保守势力把他送上法庭的经纬:

  这是一起由图谋复活引发太平洋战争(贯穿整个近代直至战败)的超国家主义,并且强暴干涉现今中等教育的人士提起的诉讼。在持续阅读由这些人士幕后指使的原告方的材料时,我开始思考对自己而言的‘时代精神’……究竟是什么?

  …………

  当时的这种思考,影响了这五年来我持续创作的两部长篇小说。第一部是截至目前为止我的最新长篇小说《优美的安娜贝尔·李  寒彻颤栗早逝去》…… 为什么我要在《优美的安娜贝尔·李  寒彻颤栗早逝去》后,即刻开始创作《水死》呢?这是因为我决心思考刚才提到的两种‘时代精神’的前一种,并且采用表现内心思考的根本手段——小说这一形式进行。[②]

  从以上引文中可以看出,《优美的安娜贝尔·李  寒彻颤栗早逝去》的姐妹篇《水死》与前者一样,也是大江作为冲绳诉讼案的被告对时代精神进行思索的产物。如果说这两者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优美的安娜贝尔·李  寒彻颤栗早逝去》这部小说,表现了我所经历过的、战后的‘时代精神’。而且,这是一种与权力相抗争的民众精神”[③]。这里所说的时代精神,是指“从我十岁那年的战败直至七十四岁的今天,这六十多年间我一直生活在其中。这种‘时代精神’,在我们国家的宪法里表现尤为突出的,是战败之后追求新生的时代精神”[④]。

  《水死》则是这种思考的进一步延伸,为了表现“我十岁之前一直生活于其中的‘时代精神’……”,为了检验自己“还能否抵抗‘天皇陛下万岁’的‘时代精神’的再次来袭”[⑤],大江借助文化人类学家詹·弗雷泽的巨著《金枝》中的“杀王”表述,在《水死》中构成多重对应关系,用以表现包括父亲/长江先生、父亲的弟子大黄和“我”在内的各种人物及其时代精神,以及这些人物面对错综复杂的时代精神进行的必然选择。

  在进入文本分析之前,我们需要先行了解引文中提及的冲绳集体自杀诉讼案问题。日本的“自由主义史观研究会”和“新历史教科书编撰会”是分别成立于1995年和1997年的右翼团体,前者的发起人暨后者的副会长藤冈信胜将日本战后的历史教育视为“自虐史观”和“黑暗史观”,于2005年4月声称要在“战败六十年之际,揭开‘冲绳战集体自杀事件’的真相”[⑥]。为了达到“通过编写中学历史教科书向日本青少年灌输修正主义史观作为其战略”[⑦]的目的,这些右翼团体把“把南京大屠杀、随军慰安妇(军队性暴力受害者)、冲绳战概括为‘侮辱日本国家和军队的名誉’的‘三件套’”[⑧]。在他们的策划和怂恿下,曾在冲绳担任守备队长的梅泽裕少佐与另一位同为守备队长的赤松嘉次大尉的弟弟于2005年8月5日提起的冲绳集体自杀诉讼案,便是这三件套中的冲绳问题之一。

  此案被告大江健三郎如此介绍了那场集体自杀惨案和诉讼案的背景:

  这起诉讼源于第二次世界大战即将结束之际,日本的两座小岛上……发生了岛民被强制集体自杀的悲惨事件,而强制岛民集体自杀的正是日本军队,我在三十九年前的文章[⑨]中如是批判。对此,惨剧发生时的守备队长以及另一位已故队长的遗属提起了诉讼。在这两座小岛上,渡嘉敷岛的三百二十九名岛民,坐间味岛的一百七十七名岛民,均被强制集体自杀死亡。

  但是,图谋复活日本超国家主义的那些人士,企图将这幕由日本军队强制造成的集体自杀惨剧美化成为国殉死的义举。在他们策划的接二连三的事件中,就包括这起诉讼案。日本的文部科学省也参与其中,从高中生的教科书中删除这一历史事实的图谋已经公开化。我正为此奋力抗争。[⑩]

  由以上叙述中可以得知,日本文部科学省作为主管教育的政府机构也参与其中。早在2001年4月3日,文部科学省便宣布藤冈信胜等人编撰的、严重歪曲史实的《新历史教科书》“检定合格”,更于2007年3月“在审查高中历史教科书时,删去有关日军在冲绳之战中强制当地居民集体自杀的表述。在遭到冲绳11万民众于当年9月29日举行大规模集会抗议后,仅仅将‘强制’置换为‘参与’这种极其暧昧的字眼。”[11]这部经删改的教科书很快就被原告方作为证据出示在二审的法庭上,以表示文部科学省所代表的政府立场同样否定了集体自杀的真实性。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潘桂英)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