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东方文学
近现代中国与阿拉伯翻译文学
2015年03月18日 15:51 来源:中国外国文学网 作者:宗笑飞 字号

内容摘要:传承与交融是推动文学发展的两个重要因素,在欧洲文艺复兴以及近代世界各国文学发展时期,这两个因素显出了尤为重要的意义。传承是指对本国古代文学的继承与发扬。而交融则是指从各方面吸收世界其它国家的文学精粹,在形式、内容、题材等方面对本国文学创作产生影响,从而推动本国文学的发展。而由于世界各民族语言的差异,在文学交融中,翻译就起到了及其重要的作用。因此,翻译的历史是极其悠久的。可以说,自从有了人类,人类有了本民族不同的语言以来,在满足人类交往的需求中,翻译活动就已经开始了。纵观世界文学发展的脉络我们可以看出,作为世界四大文学体系的两分子,二者近代新文学的迅速发展与其近代大规模、成体系的文学翻译运动是密不可分的。

关键词:

作者简介:

  第一节 文学翻译与新文学的发展

  传承与交融是推动文学发展的两个重要因素,在欧洲文艺复兴以及近代世界各国文学发展时期,这两个因素显出了尤为重要的意义。传承是指对本国古代文学的继承与发扬。而交融则是指从各方面吸收世界其它国家的文学精粹,在形式、内容、题材等方面对本国文学创作产生影响,从而推动本国文学的发展。而由于世界各民族语言的差异,在文学交融中,翻译就起到了及其重要的作用。因此,翻译的历史是极其悠久的。可以说,自从有了人类,人类有了本民族不同的语言以来,在满足人类交往的需求中,翻译活动就已经开始了。纵观世界文学发展的脉络我们可以看出,作为世界四大文学体系的两分子,二者近代新文学的迅速发展与其近代大规模、成体系的文学翻译运动是密不可分的。

  中国和阿拉伯国家都有着悠久的历史,其翻译活动也同样历史悠久。在中国可以说从有文字记载的历史开始,就有了翻译活动。《礼记•王制》中记有:“五方之民,语言不通,嗜欲不同。达其志,通其欲,东方曰寄,南方曰象,西方曰狄鞮,北方曰译。” 西汉时期专门设有译长的官职。随着佛教的传入,中国逐渐开始了大规模、有组织有计划的佛经翻译活动,这可以说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翻译高潮,但其对中国文学的影响还比较有限。在阿拉伯国家,翻译活动也有着悠久的历史,最为集中的要属阿拔斯时期的百年翻译运动了。这场翻译运动涉及医学、数学、天文学等多方面,历时百年之久,不仅为阿拉伯中世纪文学、文化、社会的繁荣昌盛奠定了思想基础,而且也成为日后欧洲文艺复兴所汲取的宝贵财富。但那时,文学翻译仍是这场翻译活动的一个分支。而中国与阿拉伯国家翻译运动的再次兴起,对二者文学发展产生深远影响的大量文学译作的出现,则是在近代。

  近代的历史,对众多东方国家来说,是一个屈辱的历史。尽管曾经标扬过人类文明的旗帜,但在近代,他们在科技、思想的发展上,已经远远落后于西方国家了。西方国家的铁蹄肆意的践踏在中国和阿拉伯这两方有着古老文明的土地上。

  从1840年鸦片战争开始,中国一步一步沦为了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逐渐瓦解,资本主义经济萌芽得到进一步发展。而落后腐朽的统治者对西方列强卑躬屈膝,一次次的割让土地,对自己的人民进行残酷镇压。这些都使中国人民意识到,他们正面临着民族存亡的危机时刻。同时,两千多年的封建思想在近代已经严重的束缚了中国人民思想的发展,腐朽落末的制度也禁锢了人民的情感,禁锢了文学的创新。单一的文学八股的创作形式,已远远不能满足人们的需要。很多爱国人士,密切关注国家问题,宣扬爱国、反帝反封建的先进思想。思想的创新使他们极其渴望探索新的更适合表达思想,更能跟紧时代的文学创作语言与形式。而西方列强的大炮,也结束了他们闭关锁国的生活,使他们有机会睁开眼睛看世界。政府为了寻求富国强兵,也曾多次派人留洋求学,这些留洋学者了解到西方国家一些民主进步的思想,看到了他们在科技、军事上的发达。

  而在距中国不远的另一个东方社会,也几乎在同时代里经历着相同的遭遇。自从十六世纪奥斯曼帝国结束了阿拔斯王朝的辉煌之后,阿拉伯文学发展的火焰也逐渐熄灭。其文学、精神生活相比起黄金时代的阿拔斯王朝,陷入了一片寂静之中。1798年,拿破仑攻破了埃及的大门亚历山大港,阿拉伯国家开始成为西方列强的盘中餐。在法国对埃及三年的控制中,埃及社会文化遭到了极大的破坏,这激起了埃及人民强烈的民族意识。人们亟需进行一场社会和政治改革,一方面击退外国侵略者,一方面可以实现本国的振兴。同时,埃及人民在与法国入侵者的斗争中,也接触到了一些欧洲世界。他们看到欧洲人过着和他们完全不同的生活:“他们看到欧洲妇女们穿着五光十色的衣服,自由的生活在人们中间,更让埃及人民震惊的使他们感受到的欧洲的进步科技。拿破仑的入侵带来了一部分出色的物理、自然、历史等各个领域的科学家、专家和学者,他们来到埃及是为了以欧洲的科技建造埃及科技,他们开始研究埃及的各个方面,其成果主要体现在法国1809——1825年出版的九册《埃及综述》里。” 这是欧洲了解埃及的基础,也是埃及了解欧洲的基础。拿破仑带来的印刷技术的普及,使报纸书籍得以大量刊行,这也为文学的传播打开了方便之门。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潘桂英)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