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当代文学
资本批判与人性忏悔 ——关于张炜长篇小说《艾约堡秘史》
2018年04月24日 15:17 来源:文艺报 作者:王春林 字号
关键词:淳于;艾约堡;资本;忏悔;秘史

内容摘要:对于市场经济的发展及其影响,张炜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一直持有一种谨慎的批判与反思姿态。

关键词:淳于;艾约堡;资本;忏悔;秘史

作者简介:

  对于市场经济的发展及其影响,张炜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一直持有一种谨慎的批判与反思姿态。虽然说这方面的思想心得在他的很多小说作品中都已经有着近乎同步式的体现,但相比较而言,长篇小说《艾约堡秘史》(湖南文艺出版社2018年1月版),毫无疑问可以被看作是这方面的一部集大成之作。

  小说的主人公艾约堡主人淳于宝册是一位腰缠万贯的大资本家,关于淳于宝册所拥有的巨大财富,我们只需对他的私人府邸艾约堡略有了解便可推想而知, “偌大一个艾约堡可能是天底下最庞大最怪异的私人居所,严格讲是一座隐秘府邸。它分成东西两大区域,二者又紧联一体。第一次被领到这座堡前,也就是三年前的那个下午,她在橘红色的晚霞中看着依傍一座葱茏山包筑起的两层小楼,不禁泛起稍稍的失望。”艾约堡本身的设计,其实充满着象征色彩。如果把艾约堡所占据的那座山包理解为大自然的一种象征性存在,那么,以淳于宝册为董事长的狸金集团把如此一座山包硬生生地挖空,将其彻底改造为一座私人府邸的行为本身,就意味着强大的资本力量对于大自然的严重破坏乃至干脆侵吞。从这个角度来说,艾约堡的设定可以被理解为整部小说的一种象征性预叙。整部《艾约堡秘史》的主体故事情节,正是以淳于宝册为董事长的狸金集团与大自然之关系的缩影,也即以吴沙原和欧驼兰为代表的海边渔村矶滩角村之间的激烈碰撞与对抗。

  作为一部旨在对资本罪恶进行深度批判的长篇小说,张炜在《艾约堡秘史》中把尖锐的批判矛头首先对准了淳于宝册的狸金集团。狸金集团的罪恶,首先表现在意欲侵吞包括矶滩角村在内的海边三个渔村以谋求所谓的入海口。这一点集中体现在淳于宝册与吴沙原的对话中。当吴沙原提出“三个村子一起兼并吗”的问题的时候,淳于宝册给出的回答是:“一起。这是狸金梦寐以求的。”围绕着这个兼并方案,淳于宝册又进一步给出了两个方面的理由。其一,强调这一兼并是所谓城市化进程的一部分。兼并三个渔村,明明是狸金集团处心积虑的一种企业发展谋略,到了淳于宝册口中,却被贴上了“城市化”的堂皇标签,而且还被说成是他们集团本来就不想背负的沉重包袱。如此一段失真话语背后所透露出的,正是淳于宝册这个人物生性中虚伪的一面。

  其次,狸金集团意欲兼并矶滩角村等三个渔村的行为,理所当然地遭到了以吴沙原为代表的矶滩角村人的坚决反对。为了达到兼并的目的,狸金集团无所不用其极地使用了各种非法的罪恶手段。依照吴沙原的说法,狸金集团在矶滩角村的所作所为已经算是很客气,算是给他留面子了。在其他村子里,狸金集团的手段会更加极端与残忍,正所谓“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在狸金集团如此强劲的资本力量面前,一切都得乖乖让路。一旦试图反抗,结局便会特别凄惨。即使是狸金集团内部的工作人员,只要触犯了集团内部的禁忌,也会死得很惨。

  第三,狸金集团的罪恶,也表现在对自然生态环境所造成的严重破坏上。对此,吴沙原同样有着一针见血的揭露:“据我所知狸金周围的村庄没有不怕你们的,你们先后兼并了五六个村庄,这些村的人逃掉了好多,一些家庭也受到牵累。靠近化工厂的三个村子几年内患病率上升,其中癌症患者是过去的好几倍!有不少失踪的人,其中最多的是女性!全市最大的水源地被污染了,两条河里没有鱼,连草都枯了,治理三年没见一点成效。”一方面不择手段地肆意吞并如同矶滩角这样的村庄,另一方面在随意草菅人命的同时也对自然生态环境造成了极大的破坏,凡此种种,皆属于以淳于宝册为董事长的狸金集团在自身日益发展壮大的过程中所犯下的现实罪恶。但请注意,包括狸金集团在内的所有资本的积累与发展过程,实际上都少不了与现实权力的结盟与联姻。这一点,在狸金集团的初始起步亦即原始积累阶段表现得特别明显。

  无论如何都不容忽视的一点是,在淳于宝册系列产业的发展过程中,存在着一个重要的老政委角色。虽然这位名叫杏梅的强悍女性口口声声离不开“战争”,但她的所谓“战争”却不过是“文革”期间的武斗而已。在那个动荡不已的岁月里,杏梅所在的“磨盘山游击队”一个抢眼的功绩,就是从政治对手那里硬生生地抢出了一个身负重伤的高位领导。正是因为这一渊源,杏梅与上层政治建立了密切的关系。在与淳于宝册结识并决定加盟他的事业之后,老政委充分利用她和首长之间不无暧昧色彩的紧密关系,助力淳于宝册的狸金集团最终发展成为一个经营范围辐射到很多方面的资本巨无霸。对于老政委所发挥的特别作用,淳于宝册曾经以形象的话语加以描述:“她认为我从事的既不是工业也不是商业,而是一场战争,身边要有一个‘政委’。我离开她心里空荡荡的,后来就开始想念,有时是半夜,一刻都不能等待,天不亮就急着上路,开了公司的快车。”老政委与首长之间的关系密切程度,为首长全力支持狸金集团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更重要的是,老政委的存在,为淳于宝册和首长搭建了很好的桥梁。很大程度上,正是因为有了老政委这样一个纽结点,才有了淳于宝册和首长,也即资本与权力之间结盟关系的建构。威权者,老首长也;资本者,淳于宝册或者说狸金集团也。正因为有了来自于政治权力的强力支撑,所以如同狸金集团这样的资本大鳄方才能够“横扫千军如卷席”似的在矶滩角村横行霸道肆意妄为。

作者简介

姓名:王春林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