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本网原创
推动新时代外国文学研究
2020年04月27日 18: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孙美娟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外国文学史是文学史的一个分支,在文学史中具有重要意义。随着社会情势的变化,人们的思维模式和对文学的认知也在不断发生变化。为了理清当下构建中国特色外国文学史的思路,进一步推动新时代的外国文学研究,记者邀请了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教授曾艳兵进行解读。

  中国社会科学网:请您简要分析一下,我们要撰写怎样的文学史?

  曾艳兵:撰写怎样的文学史,依赖于我们的历史观,亦即我们对历史的看法。没有历史观,是写不出文学史的。有多少不同的历史观,就可以写出多少不同的文学史。从这个意义上说,“所有的历史都是当代史”。与此同时,文学史所选择的对象,譬如过往的文学作品、文学现象、文学事实,这些当然不是文学史家自己杜撰的,因此,文学史又必须是客观的。过往的文学总有作品或文本存在,这些作品总是作者所做之事,而作者所做之事一定处于一种因果关系之中,这就是文学史应当做之事。作品既已是过去之事,便是“故”事,而不是“当事”。当事既是故事的结果,又是未来之事的原因。所谓创造历史就是当事之人和当前之事成为故事。一旦故事被编排进某种因果关系之中,意义也就立即产生。因为安排序列的多种多样,因而意义也就多种多样。

  中国社会科学网:文学史是否可以成为一种客观的历史?

  曾艳兵:任何叙事都有自己的视点和视角,不同的视点有不同的历史,历史的客观性存在于历史视角的创造过程中。所谓纯粹的历史客观性是不存在的,文学史要成为一种客观的历史,应该先有一种“文学史”史,一种具有普遍性和科学性的“史”。

  中国社会科学网:为什么我们要重新思考和撰写外国文学史?

  曾艳兵:今天我们的历史观已经发生了很多变化,出现了许多历史研究的新成果,于是,我们对外国文学作品的评价和阐释有了新的视角、新的眼光、新的立场,乃至新的价值评判体系和研究方法。昔日的经典有一些不再是经典,昔日的非经典渐渐成为新的经典;昔日的有些重点慢慢走向了边缘,昔日被忽视的作家渐渐受到重视。少数族裔文学、女性文学、生态文学越来越受到重视,所以现在重新思考和撰写外国文学史就显得更有必要了。

作者简介

姓名:孙美娟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