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本网原创
“三美论”视域下的“茉莉花”
2019年12月09日 09:3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郭聪 李雪彦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自古以来,诗与歌的关系就是紧密难分的。刘勰在《文心雕龙·乐府第七》中指出:“凡乐辞曰诗,诗声曰歌。”回顾中国诗歌发展史,无论是汉乐府,还是唐诗宋词,很多诗篇都曾作为歌词经谱曲后广为传颂。也正是因为诗歌同源,《诗经》的书名常译为“The Book of Poems/Poetry”或“The Book of Songs”。我们也可以借用诗词的标准来衡量歌词的质量。闻一多在谈到诗歌特点的时候,曾提出诗歌“三美”理论:音乐美、绘画美和建筑美。音乐美,主要指音节和韵脚的和谐,韵律感。绘画美,主要指辞藻的华丽,讲究诗的视觉形象和直观性。建筑美,主要指从诗的外形上,讲究节与节的匀称和行与行的整齐。这里的“三美”分别对应语言的三个要素:语音、语义和语形。

  “茉莉花”:纯洁的象征

  鉴于《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存在好几个不同的版本,我们采用的是刘麟作词、王志信作曲、通用程度最高的版本。歌词为“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芬芳美丽满枝桠,又香又白人人夸,让我来将你摘下,送给别人家,茉莉花呀茉莉花”。从基本意思来看,《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描述了花的美丽、芬芳、多、白、人人夸、花作为礼物这几方面的内容。从情感来看,整首歌无保留地表达了对茉莉花的赞美,前两句直抒胸臆,中间是具体描写,最后一句又是情感的再现,叹词“呀”是情感的延续。从更深层次的意境来看,诗人喜欢借物抒情,寓情于景,茉莉花的洁白无瑕象征纯洁的情谊。

  从语音上看,这首歌的节奏感强,比如前两句都是仄仄仄/仄仄平/仄仄平,第三句节奏为平平/仄仄/仄平平,第四句为仄平/仄平/平平平。节奏变化之中又富有规律。“芬芳”是双声词,“人人”是叠音词,每句结尾都押“a”尾韵,富有“音美”。

  从形态上看,歌词只有51个字,短小凝练,没有太多花哨。句子虽长短不一,但前两个意群词长相等,整齐划一。“茉莉花”“芬芳”都是草字头,“枝桠”是木字旁,形式上给人以美感。

  増词不增意

  许渊冲根据诗歌三美理论,提出中国古诗英译的“三美”原则,“译诗要和原诗一样能感动读者的心,是意美;要和原诗一样有悦耳的韵律,是音美;还要尽可能保持原诗的形式(如长短、对仗等),是形美”。由此可见,“三美”原则其实是建立在传统忠实原则基础上的翻译原则。“三美”原则已广泛应用于汉诗英译中。近几年,也有学者将“三美”原则用于民歌英译。在《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的不同英译本中,我们可以看到译者如何再现原文歌词之美。第一个为无名氏的译本,译文为:“Flower of jasmine, so fair!Flower of jasmine, so fair!Budding and blooming here and there,Pure and fragrant all do declare.Let me pick you with tender care,Sweetness for all to share.Jasmine fair, oh Jasmine fair. ”

  首先从字面意思看“意”的还原,“fair”一词是说花的美丽。“budding”和“blooming”对应“枝桠和花的盛开”,“here and there”对应“满”。“pure”对应“白”,因为纯洁与白相关,所谓“洁白”就是这个意思,“fragrant”对应“香”,“all do declare”对应“人人夸”。“pick you to share”对应“送给别人家”。原歌的主要意思译文都有还原,但稍有增译,如“tender care”。情感上,前两句跟原歌一样,直抒胸臆,表达对花的美丽的赞美。最后一句增加“fair”一词也是表达对花的喜爱,“oh”也是情意的延长。中西方文化的差异导致意象或意境的还原是较难的。中国喜欢寓情于物,当我们看到一组事物时,会不自主地想到言外之意。如果只是字面翻译一组事物,那么西方人很难意识到深远的意境,这个时候适当地改译或增译可以帮助意境还原,比如“pure”代替“white”以及“share”一词的使用会使人联想到纯洁的情谊,“with tender care” 既表现了对花的怜惜,采一朵好花也可以表现对朋友的重视。在此译者增词并不增意,改词不改意,整体上还是在叙说歌曲的主题思想“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

  中文有平仄,英文有轻重音的交替。在“音美”上,除了平仄其他方面都有可能还原。原歌节奏感强,译文同样抑扬顿挫,以前半部分为例,前两句格律均为扬抑抑扬抑/抑扬,第三行为扬抑抑扬抑/扬抑扬,第四行为扬抑扬抑/扬抑抑扬。我们还能看到在词语选择上做出的努力,除第三行8个音节、第六行6个音节外,其他每行都是以7个音节为主的节奏模式。除了节奏感,“budding”和“blooming”,“do”和“declare”分别押头韵。译者灵活选词,使整个译文都押尾韵/ε?藜/,以译文更加整齐划一的高密度韵律弥补了原文诗行音节不够统一的缺陷。

  形式上,虽然稍有增译,但仍简练。与原歌一样,一、二行词数相等,三、四行词数相等,基本上也算对仗工整。

  当然,译者也采用了增词译法,译文的开篇使用的是“Flower of jasmine”。“Flower of”是冗余表达,因为jasmine本身就是茉莉花,为何译者要增词表达?这还是为了实现歌曲三美的目的。在真实的歌唱环境下,歌词的音节数量与乐曲的长短程度必须适配,单单一个jasmine的音节数量显然不能完成这个任务。增加“flower of”并不增加原文的基本意义。这就是增词不增意的具体表现。

  以符合曲调要求而缩减音节

  自然语言资源的多样性和丰富性,能为译者实现译文与原文的各种还原提供各种条件和备选方案。以上译文合格并不意味着它是唯一的译法。我们再看看许景城英译版:“What a jasmine brimming with beauty!What a jasmine brimming with beauty!Aromas round twigs dance glee.It’s sweet’n white, all praise highly.Please allow me to pick thee,as a gift ne’er twee.Jasmine thee, yeah, Jasmine thee. ”在“意”的还原上,“beauty”对应“花美”, “aromas”是“花香”,“twigs”是“枝桠”,“round”是“花枝交错”,“sweet”为“香”,“white”为“白”,“all praise highly”为“人人夸”,“pick thee as a gift” 为“赠予礼物”,即“送给别人家”。情感上,前两句同样直接感叹花的美,最后一句也再次表达对花的喜爱。在意境的还原上,“gift”一词只是字面意思已传递友谊,“dance glee”为增译,描绘了一幅动态的喜悦画面,也侧面表露唱歌人的喜悦之情。古词“thee”的使用反映该民歌典雅庄重的语体信息和主题思想。

  在“音”的还原上,前两句韵律为扬抑扬抑/扬抑抑扬抑,第三句为抑扬抑扬/扬扬扬,第四句为抑扬扬/扬扬扬抑,有一定的节奏。译文韵脚是AABABBB,押的虽不是同一个音,但/I/和 /i/发音相似。该译文的另一亮点是选词及其处理,比如缩略形式“’d”“ne’er”,这是因为民歌受歌曲音节和节奏限制,为了使歌词能够符合曲调对音节数的要求,适用于歌词,译者做了缩减音节的处理。

  在“形”的还原上,有增译但也还简练。与原文一样,前两句长度一致,三、四句音节长度一致,对仗工整。

  为了还原原文的形态要求和韵律效果,这篇译文的改写痕迹很明显。如,“送给别人家”和“茉莉花呀茉莉花”被分别译成了as a gift ne’er twee, Jasmine thee, yeah, Jasmine thee。前句回译成汉语是“从不矫揉造作的礼物”,后句回译成汉语是“茉莉花你,是的,茉莉花你。”虽然个体词汇意义并不对应,但整体效果却是趋近的。前句说出了茉莉花可以作为礼物送人的意思,后句也表达了对茉莉花赞美的感叹。

  注重韵脚而不增加语境之意

  最后我们来看看赵彦春的新近英译版:“What a jasmine, beautiful and gay!What a jasmine, beautiful and gay!Fragrance weighing down the spray,So sweet, so white, they all say.Let me pick you up, nosegay.Be a gift you may.Jasmine gay, ah, jasmine gay. ”

  在“意”的还原上,“beautiful”对应于花美,“fragrance”和“sweet”对应于花香,“weighing down”对应于花满,“spray”对应于枝桠,“white”对应于花白,“they all say”对应于人人夸,“be a gift”对应于赠予他人,第四行两个“so”的使用可以说很好地对应了原文的“又”,原文的基本意思译文都保留下来并表达出来了。情感上前两句直抒胸臆,直接赞美花的美,最后一句再次表达对花的喜爱。在意境的还原上,同样“gift”一词表达友情,增译的“gay”既是花的欢乐,更是人的欢乐。选词上简单词汇也相对较多,符合民歌通俗的特点。

  “音美”方面,译文节奏感较强,前两句扬抑扬抑/扬抑抑抑扬,第三句为扬抑扬抑抑抑扬,第四句为抑扬抑扬抑抑扬。为了押韵,译者用了形容词后置,比如前两句;倒装,比如“you may”放在句末;增译,比如“nosegay”“gay”和“you may”,虽然增加了字面词义,却不增加语境意,译文不需要“斤斤于字比句次”忠实于原文,并不引起别解。通过多种手法,最终这首歌韵脚押/еi/。

  形式上,整个译文简单凝练,原文句式工整的一、二句,三、四句译文在音节上也保持了工整。

  通过分析以上三个译文可以发现,尽管语言存在系统差异和文化差异,但是原歌的理性意义和情感意义都尽可能地被译者译出来了。

  在“音美”的还原上,三个译文都注重节奏感和押尾韵。但是值得注意的是,中文诗歌的“音美”是很丰富的,译文也有同样丰富的语音资源,译者也能努力克服两种语音的各种差异,满足“音美”的要求,这不仅仅包括节奏感和尾韵,还有押头韵、押中韵、叠音等。

  在“形美”的还原上,三个译文都短小凝练,音节长短一致的地方也尽可能地与原歌的形式保持了一致。

  但是作为民歌,除了对“三美”还原的要求,可唱度也至关重要。词句的长短、发音方式能否配得上原歌的曲调,也需要考虑。

  翻译最简单直接的定义是两种语言之间的转换。因此,必定反映语言的本质属性。语言由语义、语音、形态三要素组成。因此,转换的时候必须在这三个方面得到落实。歌词翻译是翻译的一种形式,亦是如此。但是与其他形式的翻译不同之处是,语形和语音是歌词(也是诗歌)的重要特征,因此须要给语音和语形充分的重视。这就会产生形意博弈和张力。“形兮义之所倚,义兮形之所伏”“形意相随,不可偏废”,也是“形是神的导航者,神是形的管理人”的主张。歌词翻译的原则可以归纳为“直译尽其所能,意译按其所需”。

  

  (作者单位:杭州师范大学钱江学院外语分院;上海大学外国语学院)

作者简介

姓名:郭聪 李雪彦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