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本网原创
学科边界拓展让比较文学学科生机勃勃 ——访北京语言大学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专业教授张华
2019年04月25日 15:2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张杰 字号
关键词:比较文学;世界文学;边界;文学理论

内容摘要:比较文学是一门跨民族、跨语言、跨文化、跨学科的文学研究。在百余年学科发展史上,“跨越”是比较文学学科发展过程中一个比较显著的标签,比较文学学科的边界一直处在“移动”之中。边界拓展为比较文学学科发展提供机遇中国社会科学网:比较文学的边界拓展是给比较文学发展带来强进动力还是带来“危机”?总之,比较文学学科以其特有的学科容纳度和吸收力,以其跨学科研究的独特优势,将这些研究内容和方法均纳入自己的视野,极大地拓展了比较文学的研究内容和研究空间,丰富了比较文学的研究方法,可谓是海纳百川。至于比较文学学科发展走向,我认为其仍然会不断吸收新论题,借鉴新方法,形成新跨界,这是由比较文学本身的特质所决定,而关于“世界文学”的定位和定义,在一个时期内仍会持续成为热门研究趋势。

关键词:比较文学;世界文学;边界;文学理论

作者简介:

  比较文学是一门跨民族、跨语言、跨文化、跨学科的文学研究。在百余年学科发展史上,“跨越”是比较文学学科发展过程中一个比较显著的标签,比较文学学科的边界一直处在“移动”之中。

  如何科学定位比较文学学科研究对象?如何认识比较文学的边界与跨边界问题?比较文学边界的跨越与拓展给比较文学学科发展带来了哪些影响?围绕比较文学的边界与跨边界问题,记者采访了北京语言大学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专业张华教授。

  边界移动凸显比较文学学科开放性

  中国社会科学网:从早期的文学到比较诗学再到比较文化研究,比较文学的边界似乎一直在“跨越”,一直在“移动”。我们应该如何科学定位比较文学学科研究对象和研究方法?

  张华:的确,比较文学学科的研究对象在不断扩大,研究方法也随着研究对象的不断扩大而自然扩展。不仅早已跨越了平行研究和影响研究阶段,也在一定程度上超越了古典学、比较诗学、形象学、主题学、译介学研究,在一定时期形成了跨文化研究和跨学科研究的整体趋势。在今天,中国学者积极并广泛参与研究,不仅推动有关“世界文学”的理解走向新阶段和新高度,而且使中国文学在“世界文学”中所占“份额”不断增大,也提高了中国比较文学学者在国际比较文学界的学术地位。与此同时,“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这一学科称谓得以完整和“名正言顺”。

  在2016年国际比较文学学会第21届年会上,中国学者张隆溪教授当选为主席,决定第22届年会(2019年)在中国召开,本届年会正在积极筹备过程中。我负责的分论坛总主题是“比较文学的边界与跨边界”,当初设计这个分论坛的思路与你的问题非常贴近:在当代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研究领域,有关文学与生态学、文学与社会学以及文学与宗教学等之间相互关系的理论探讨,都曾经独立形成过学术界的热门话题,产生很多学术成果。然而,文学与其他学科的边界如何形成并得以巩固,这些边界又是如何被淡化、跨越使得交叉学科或跨学科得以重组和成立?在今天这样一个加速交流和接触的时代,“现实”和“想象”之间的边界是什么?全球化和反全球化的力量如何影响我们对边界的看法?这些力量又如何影响我们对彼此和世界的看法?文学、电影、戏剧和其他艺术形式如何记录和反映这些过程?我们建议的(但不限于)分议题主要包括:学科与边界、身份与边界、性别与边界、婚姻与边界、地方边界与国家边界、自然/生态与边界、语言与边界、文化与边界、现实与边界、想象与边界、文学与其它艺术形式的边界,等等。第22届年会将有来自中国、意大利、埃及、伊朗和尼泊尔五个国家的学者参加分论坛。由此可看出,比较文学的边界与跨边界问题,的确成为我们学科内值得思考的一个问题。

  边界拓展为比较文学学科发展提供机遇

  中国社会科学网:比较文学的边界拓展是给比较文学发展带来强进动力还是带来“危机”?您如何看待比较文学边界拓展对比较文学发展的影响?

  张华:2003年,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著名国际比较文学学者斯皮瓦克曾经著文“一个学科的死亡”,这个学科即比较文学,她在这篇文章中指出比较文学存在的危机。同年,他的同事戴姆拉什出版《什么是世界文学?》一书,从某种程度上回应了斯皮瓦克的担忧,也激发了学界同行对比较文学发展命运和学科界定的新思考。有关此问题,我曾在《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杂志创刊号上发表过一篇文章《中华民族大文学史观与世界文学》予以讨论。

  在我本人看来,比较文学的边界拓展给比较文学发展带来动力,这与20世纪90年代末期关于文学理论的边界问题探讨类似。当时的文学理论受肇始于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英国“伯明翰学派”和德国“法兰克福学派”影响,将文学理论的研究对象从对“纯”文学文本的研究拓展到对电影、电视、图像、流行歌曲等诸多大众文化现象研究,在中国文艺理论界形成了“文化研究”的热潮,而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学科则发展到“跨文化研究”。此时的“文化研究”已具有明显的跨学科特征。之后,随着生态理论的发展,生态批评、生态美学在中国文学理论界迅速崛起。与此同时,外国文学研究的宗教学维度和进路也在文学批评界进一步打开。几年前,有一批学术文章将“经文辨读”的研究方法引介到比较文学领域,而且在第20届国际比协(巴黎,2013年)年会上,专设“比较文学与‘经文辨读’”圆桌会议探讨此问题。总之,比较文学学科以其特有的学科容纳度和吸收力,以其跨学科研究的独特优势,将这些研究内容和方法均纳入自己的视野,极大地拓展了比较文学的研究内容和研究空间,丰富了比较文学的研究方法,可谓是海纳百川。这些都给比较文学带来了无限生机,也可以说是比较文学学科边界的拓展让比较文学学科生机勃勃。

作者简介

姓名:张杰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内容页广告位-中国与世界.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