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对话与争鸣
行业文学批评中的弊端
2018年08月31日 05:22 来源:文艺报 作者:刘长华 字号
关键词:爆料;行业文学;畅销书;情感;现实主义

内容摘要:作为总体命名下的“行业文学”,无论从理论总结还是批评实践上都缺乏高度的自觉和历史的积淀。随着经济和社会的发展行业“爆料”对现实主义“真实论”的悖逆。当下的社会分工其细密程度史无前例,各行各业的竞争压力也是前不见来者

关键词:爆料;行业文学;畅销书;情感;现实主义

作者简介:

  作为总体命名下的“行业文学”,无论从理论总结还是批评实践上都缺乏高度的自觉和历史的积淀。随着经济和社会的发展,各类产业风云激荡、争先恐后,各种文化力量相应浮出历史地表,另一方面文化意识已渐入人心,人们的精神需求愈来愈趋于多样性、多层次性,而近些年来文联和作协也不断培育、扶植各种行业分会,壮大相关创作队伍。可以想见,行业文学在今后道路上将晋升成一支蓬勃的生力军。站在具体的文学批评角度,根据现有的创作成果和行业本身的精神特征,我们认为行业文学有四个方面问题值得注意,需要加以引导。

  行业“爆料”对现实主义“真实论”的悖逆。当下的社会分工其细密程度史无前例,各行各业的竞争压力也是前不见来者,所谓“商业秘密”大行其道。加之自身工作的倥偬和日常生存的紧张,虽说这是一个信息化时代,但人们对业外行外的事情确乎知之甚少,而且海量的信息在某种意义上也是一种新的遮蔽与误导。行业文学就有可能抖搂出一些鲜为人知的材料和“内幕”,点亮人们的某些盲区,刷新人们的一些陈见。譬如,有写过拍卖行业的小说,其中的“内幕”就让人大跌眼镜。原来那些价值高涨不已的艺术品并非物有所值、名至实归,而是拍卖商自导自演,沆瀣一气,哄抬价格,欺骗局外人而共谋分赃。现实主义永远是时代文学的主流,它需要新鲜的题材和非常态的认知对象,并对现实生活有着忠实的烛照,人们从中能获得创新性的审美体验和对宇宙人生新的认知与感悟。当某一行业文学沦为极尽能事地“爆料”时,表面上将“生活的真实”全部裎露无遗,但无异是清末民初的“黑幕”小说的转世投胎。行业“爆料”绝不等于现实主义“真实论”。现实主义“真实论”首先在写作动机上是怀抱着对“世道人心”负责的崇高理想,其次在实施过程中,它应本着“高于生活”的理念,对相应材料和未曾见天日的细节有甄别,有艺术化处理,融入作者独到的情感体验和对“人”的某种普遍性体认。而行业“爆料”虽然有新东西的亮场,但“新”的不一定就是“好”的,其本质更多无非是故作惊世骇俗之论,哗众取宠,赚取看点,迎合大众猎奇的心理。缺乏艺术经验过滤和提炼的行业“爆料”,不是文学对人生和社会的真诚揭露而让人产生直面现实的胆识与智慧,它们只会将生活更加俗化和丑化,诱惑人掉向假、恶、丑的陷阱。

  行业感情对文学创作中的审美情感收编。文学是讲究情感的,行业中的人也是有情感的,这两种情感的“对对碰”有两类情形需要予以警醒。第一类情形便是将文学创作视为行业所分发的工会福利。从文学即精神福利这样的创作观出发,文学创作最终演变成抒发个人情致的浅唱低吟和展现个人才华以及行业形象的走台外衣等。大概出乎“只缘身在此山中”,不想在行业中的真实情感过多的倾吐出来,以免在种种显山露水和真我流溢中授人以柄,给自己的现实性工作带来不虞。第二类情形就是过于执著。行业是大家的生存饭碗之一,不少人甚至将自己一生的时间与精力都耗在其中。问题就在于,它可能会孳生出两种极端性情感来:一种是狂热不已的爱;一种可能就是无端无垠的恨,因为在相应行业内他可能极为失意、无限伤心,需要“撕揭”以宣泄。这样的爱与恨都不是文学中的审美情感。不少行业文学的从业者不是人文学科出身,没有经过相应的训练,一旦抒情起来就可能没完没了,主体介入的姿态十分明显。审美情感完全淹没在行业情感之中,严重影响了作品的篇章结构、思想意蕴、文字表达等美学生成。

  行业经验对日常生活叙述的包办。作家汪曾祺等曾针对行业文学的独特性,以“文学是人学”的观点谈及行业文学不能脱离文学的一般规律而另立山头。汪曾祺后期创作中多以戏剧生活为题材,但没人将其划归为戏剧行业文学的创作范畴。毕淑敏的“医学文学”、刘庆邦的“矿山文学”等也超出了一般意义上的行业文学,也得益于他们对人生事理的深刻把握。因此,行业文学首先不能见“事”不见“人”。行业文学在命题上给人感觉就是以有“料”见长,但这些事件必须合乎文学主人公的人物性格和历史命运的内在逻辑与精神脉络。为了突出某个主题和展现某个行业的夺目之处,而一味地罗列材料和编织结构,文学人物靠边站或者因此变得苍白无力,显然不可取。因为所有的行业都是由人来完成的,行业的特殊性往往来自其中操办这些行业的人物之特殊性,这种特殊性又与他们在生活经验上的独异性有关联,而这又需要众人的日常生活作为比较背景。行业文学中的主人公不能脱离日常生活的滋养。事因人而显,人因事而明。但另一方面我们又须时刻明白行业文学中的人物永远是“人”。有部名噪一时的反腐作品,但很多专业人士却不以为然。因为其中的主人公——一位纪检干部除了只见其刚正不阿、疾恶如仇,连日常生活也都是以侦探案件为转轴,为了体现正义的力量,他简直无所不能,这样一来他就成了一个符号。在事件的具体叙述上,行业经验也须融通日常生活。行业文学所面对的经验叙述有相当的专业性和技术性,常人往往对之有所“隔”。如果在“股票文学”中,搬弄出一堆专业名词和金融术语,除了业内人士,普通读者只会敬而远之的。

  行业体悟抑或沦为相关读者的“从业指南”。行业文学与畅销书只有一墙之隔。畅销书之所以成为畅销书,究其缘由是很大部分读者视其为“成功秘籍”,希望有立竿见影的门道和所谓“做人”的技巧。行业文学的确是与业务相关联,但众所周知纯正文学的“业务范围”不在于给读者营利赢名,精神提升才是其首要而最高的使命,而绝大多数的畅销书其创作动机只虑及热点和亮点,只顾一时的社会反响和经济效益,其生命内质往往经不起时间的推敲,往往成为过眼云烟。

作者简介

姓名:刘长华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