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百家争鸣
“90后”作家:今天,我们为什么写作
2017年05月04日 09:36 来源:文艺报 作者: 字号

内容摘要:现实中的我有很多困惑,很多执念,很多追问,正是如此,我才一直在探索在写作在思考。

关键词:写作;作家; 90后;小说;孤独

作者简介:

  为过去和未来写作

  玉 珍

  恩斯特·荣格说:“为什么写作的问题,我自己也搞不清楚。”这其实也是我想说的。

  对写作者来说,为什么写作是个复杂又单纯的问题,任何艺术创作都矛盾,这种矛盾在相生相克中抵达真相与澄明,我害怕被人问这样的问题,就像问我“你为什么要写那首诗呢?你刚刚为什么要说那句话?你为什么要活着?”

  今天,在这个无比分裂荒诞、充满巨变和浮躁的世界,写作,这种与静和孤独相生的容易极端的事情,更变得复杂艰难起来,围绕它的叩问与讨论也更为分裂,充满怀疑、自省,当然,越复杂的时代越考验写作者,在未有的难度的与挑战中,写作者更应警醒自身,有思想的铜墙铁壁,调整自身,寻找真相,如乱世英雄,能突出重围必显非凡。而写作本身正是为什么写作的最好回答。说到真理、传统、正义、生活的真相、人生的真谛,在如今求新求异的年轻人那儿,不免显得空大,但事实证明,这是任何真正有良知有担当的写作者和好作品不可回避和终要达到的境界。

  写作者想要表达,有感而发率性而为,像饿了要吃饭一样自然,这是最单纯的,诸如“妙手偶得之”,“无招胜有招”。至于它的复杂,则涉及庞大。为一种热爱的固执的驱动,一种对思索的沉迷,我像发动机运作那样去写作,依赖思考时个体的存在感,萨冈说“写作使我着迷”,正是如此,对我来说,写作的魅力跟探险一样,跟随强烈的愿望与内心去表达,为一种未知的艺术魅力、迷狂的想象、神秘的感知、无穷的好奇或上进心、对语言世界的渴望、饥饿的求知与伟大自然的向往,渴望在有限时间与渺小生命中用创作扩大那种精神气场。

  我从小便不知天高地厚地想要当个伟大的作家,我时常在脑海里极力发挥想象,渴望在写作中上帝般创造或掌控一个语言的世界,很小时候我便感觉到了语言无穷的魅力和力量。但时过境迁,我已经记不清写作开始的具体时间和缘由,写作一旦真正开始,为了什么已经不重要,思索,像在一个巨大的谜团与混沌中前行,是不断擦拭蒸汽、拨开迷雾的过程,因此也算是一个寻找真相与答案的过程,但也许永远也弄不清—— 一旦弄清会如何呢?

  查尔斯·布列斯基说:“一旦我知道了我为什么写作,那么,肯定地讲,我就再也无力写下去了。”这是有道理的。我为这“无法回答”的问题说了那么多,或许也是一种写作,一种关于写作的道德观念,这种观念能在写作中体现出来,让自己的所为显得更为清晰,通过这种立场和态度,让不知情的人知悉写作在写作者心中的面目。

  我们在写作中厘清一种个人史,重新归整回忆与梦想,是对社会、个人以及周遭境遇的反映,为人性或非人的,值得或不值得的,为良心或直觉,美好的或棘手的,在写作开始之后对象开始变得庞大无比。它没有止境,它能让我散乱无章的生活变得有“章”可循,清白充实,这是另一种充盈自由,几乎是毫无目的的,唯一和充满力量的单纯。是让我郑重、真心并心无旁骛去做,且有信心和热情去做好的事情,这不得不说是一种对个体生命的肯定和存在确认,让人踏实,充满动力。我需要通过一种途径解决内心的疑惑、迷惘、摆脱,驱赶虚空,写作说到底又只是内心的一种选择,是属于心灵的东西。这一切抽象的东西汇成一条奔涌的大河,那河流像写作的缘由,又是写作本身。

  所有人都在时间之河中,我们无法完全讲清写作的意义和方向,那是一个无限大和漫长的空间,只去写就好了,说到这儿,我突然想粗略地表达为“为过去和未来”,因为我们的写作有些为已过的回忆,譬如我的童年,人们已逝的爱与苦难,另一些在未知的将来,充满无限可能。

  写作是永恒的事业,不管基于什么,朝向什么,终需面对一些不可避免的事物和现实,不管世界怎么变化,现在、明天、下一个世纪,或无限的未来,都将如此。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