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比较文学
文体即意义? 试论穆齐尔、尼采对这一问题的思考与回答
2015年08月05日 10:47 来源:《北京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4年第20143期 作者:张辉 字号

内容摘要:而小说家罗伯特·穆齐尔和诗人哲学家尼采,则以他们的卓越写作实践进一步提示我们,不仅要在文体与意义之间进行思考,而且要特别关注此二者所存在的“重合”与交融现象。哲学家尼采又为何不愿仅以论文体进行惯常的哲学写作,而要刻意进行林林总总的文体实验?但是将思想视为自己小说中决定性因素,无疑有意混淆了我们对文学文体与哲学文体的基本判断——在传统观点看来,无论如何,只有在哲学文体中,思想才处于中心位置。与穆齐尔在《没有个性的人》这样一部小说中,尽可能展示其非小说的随笔特性相对照,尼采的作品主要以随笔——或更准确地说,其特殊形式——格言为主导文体。

关键词:小说;罗伯特·穆齐尔;文学;哲学家;随笔性;描写;文体与;穆齐尔散文;尝试;格言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文体与意义具有非常重要的关联,这是被普遍接受的事实。而小说家罗伯特·穆齐尔和诗人哲学家尼采,则以他们的卓越写作实践进一步提示我们,不仅要在文体与意义之间进行思考,而且要特别关注此二者所存在的“重合”与交融现象。为此,我们有必要进入“文体即意义”——这一看似极端而又深具内涵的特殊情形。主要以长篇小说名世的穆齐尔为什么对“随笔体”格外情有独钟?哲学家尼采又为何不愿仅以论文体进行惯常的哲学写作,而要刻意进行林林总总的文体实验?这两位富于对照性的杰出作者,不遗余力地试图突破既有文体的规定性,究竟有何思想动因和目的?尝试回答上述问题,不仅可以为打通文学与思想史研究寻找一个有意义的新入口,而且有助于我们在新的层面重建诗与哲学的对话关系。

  关 键 词:文体/意义/文学/思想史 

  作者简介:张辉,男,江苏南通人,北京大学中文系比较文学与文化研究所教授

 

  “文体与意义”而非“文体即意义”,或许是更“安全”的题目。至少在文学解释学范围内,文体与意义的关系至关重要。因为,常识告诉我们,欣赏、理解和评论任何作品——尤其是文学作品,文体是我们首先需要考虑的因素。这应该正是刘勰在《文心雕龙·知音》中提出“将阅文情,先标六观”时,要将“位体”置于首位,继之以“置辞”“通变”“奇正”“事义”“宫商”的原因。而20世纪以来文学理论研究的许多流派,之所以强调“内部研究”的重要性,强调文学之所以成其为文学的文学性乃至自主性,也正是在此意义上显示了合理性。

  但说“文体即意义”,则马上需要加上一个大大的问号。文体即意义吗?文体当然不能简单地等同于意义,这毋庸赘言。但至少又值得指出,文体也绝不只是承载意义的容器或外在包装而已,它既是艺术形式,其存在方式本身也同时标示着意义、价值判断乃至价值等级。在特定情形下,对某种文体的选择就已经是对相应意义的默示与捍卫。这方面的例子比比皆是:欧阳修、范仲淹等人的写作中,严格区分诗与词的功能这样的文学史事实自不必说;我们对王国维在《人间词话》对“诗人之诗”与“政治家之诗”的划分也已经耳熟能详;甚至小说文体在现代中国的繁荣所蕴含的思想史意义这样的命题,也早已受到胡适等人的关注。而进一步凸显文体的意义,下面的问题同样不该忽视。比如,柏拉图与亚里士多德分别使用对话录(戏剧)和论文来写作,这师生二人的言说方式为何如此截然不同?奥尔巴赫在《模仿》一书中特别提示我们注意,“没有一部莎士比亚悲剧是由一种文体贯穿首尾的(Among the tragedies there is none in which a single level of style is maintained from beginning to end)”,这有什么思想史意义?①20世纪初年——特别是在德语世界,在布洛赫、德布林、黑塞、卡夫卡、托马斯·曼、穆齐尔……那里,为什么集中出现了用小说而非哲学论文形式延续形而上思考的现象?②无论是从文学内部研究,还是从文学(诗)与哲学的关系角度来考虑这些问题,所有这些都提示我们注意文体与意义在特定方面的“重合”与交融,而这无疑不仅需要我们在“文体”与“意义”之间进行思考,而且迫使我们对文体本身显示意义——或曰“文体即意义”——这个重要层面有更清晰的把握和更深入的理解。

  本文并不试图全面展现“文体即意义”问题的完整面相。这里,仅仅期望通过对穆齐尔和尼采两个典型案例的分析,揭示这一问题最具代表性的表现形态和最根本特性。穆齐尔是与乔伊斯、普鲁斯特齐名的20世纪杰出小说家,但也是“随笔体”(Essayismus/essayism或译“随笔主义”)最重要的探究者之一;尼采则几乎是对文体最为关注也进行了最多实验的哲学家。小说家而对随笔体情有独钟;哲学家却有意彰显文体的重要性,仿佛都对各自的“规定动作”——诸如故事情节或思想体系、形而上学之类等并不格外关心,其中究竟有什么微言大义?

  如前所说,穆齐尔以小说名世。他的小说创作,主要有《学生特尔莱斯的困惑》(Die Verwirrungen des Zoeglings Toerless)(1906)、《统一》(Vereinigungen)(1911)、《三个女人》(Drei Frauen)(1924)以及代表作《没有个性的人》(Der Mann ohne Eigenschaften)。关于他的创作,穆齐尔做过多次自我陈述。比如在1913年发表的《关于罗伯特·穆齐尔的书》一文中,他以“这个作家”“我”和“文学地质学家”三者的复杂对话,对成名作《迷惑》和《统一》作了如下解读:“我的左侧是《学生特尔莱斯的困惑》的位置,这个位置已经塌陷,长满了灰色的大脑皮质;我的另一侧是小小的、镶嵌工艺很奇特的双金字塔《统一》。”③而针对“文学地质学家”的异议,“我”对即使“已经塌陷”的《迷惑》做了这样的辩解:

  那个16岁的少年(按:指主人公特尔莱斯)……是一个小花招。是用相对简单一些的,因而也更可塑一些的材料来刻画心灵关系,这种关系在成人身上被太多的其他东西搞得复杂化了,《学生特尔莱斯的困惑》避免了这种复杂。这是一种阻力较小的具有迅速反应能力的状态。但是,描写一种未完成的、正在尝试的和被尝试的东西当然并不是问题本身,而仅仅是一种手段,目的在于刻画或勾画出,什么才是这个未完成物中那种未完成的东西。它和艺术中所有的心理描写一样,都只是我们驾驶的汽车;如果您觉得作家的目的只是心理描写,那您就是在汽车里面寻找风景。④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