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笔会
文艺的功能
2021年06月28日 16:07 来源:文艺报 作者:高平 字号
2021年06月28日 16:07
来源:文艺报 作者:高平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文学艺术到底是干什么用的?它究竟有些什么功能?我这里要说的,不是根据某种固定的观念认为它应当起什么作用,而是客观地根据它的实质和社会实践来进行考察。我认为文艺有以下几种功能:

  一是宣泄功能。追溯文艺的起源,歌、舞、诗是同时产生的。原始部落的人们在打来猎物、烧烤着吃完之后,围着篝火欢乐歌舞,那就是最初的音乐和舞蹈,简单的歌词就是口头的诗,这就是早期的感情宣泄。人是感情动物,有七情六欲,这些情欲受到了主客观因素的激发,达到了激烈的程度,必然会求得宣泄,这种宣泄其实就是感情的抒发,也就是抒情。不过,抒情一词太过文雅,比较含蓄,不如用宣泄一词来得直接、爽快、强烈,而文艺就是宣泄的手段。随着社会的变迁、文化的升华,逐步形成多种多样的形式,发展为具有高难度的门类,有的用肢体(舞蹈),有的用音调(歌唱),有的用技艺(美术、书法、杂技),有的用语言(文学),有的用表演(戏曲)。最初,它们都是与功利无关的,只是为宣泄而宣泄,所谓“为艺术而艺术”就接近它的原义。只是后来由于人们意识到了生存的集体性和社会属性,个人的宣泄一旦公之于众,必然对群众产生影响,正如只供写给自己查阅的日记可以随意宣泄,而提供读者欣赏的小说则应当顾及效果。顾及效果不等于否定宣泄,直到今天,任何国家、任何时代的文艺作品,其本质依然是感情的宣泄,这种个人的感情宣泄只要无碍于他人,就是合理的存在,应当包容、允许。如果硬把它异化为理智的宣传,那就失去了文艺产生的基础,背离了文艺构成的元素,就不成其文艺而是枯燥的宣传品了。诸如“不吐不快”“真情实感”“有感而发”“愤怒出诗人”“在心为诗”“以情动人”“情之所至”“掩卷涕泣”等词语都是对于宣泄的认知。人的情感是不息的水流,文艺是下泄的多彩江河,只能修筑共识的堤坝,而不能把全部水流改造成礼赞的喷泉。

  二是教育功能。感情的宣泄经过了理性的过滤,在公布于众之前预期产生的效果,使之能够弘扬真善美,鞭挞假恶丑,有助于增加人的真知,提高人的精神境界,这就是文艺的教育功能。教育功能是儒家的观点,也是官方正统的观点,从孔子的“事父”“事君”,到当代的“团结人民,教育人民”,都十分重视文艺教化作用。民间也认同这这种功能,有“说书唱戏劝人法儿”的说法。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由于“文艺为政治服务”的原则定位,以致把宣传教育功能视为文艺惟一的功能。现在依然有人只强调文艺是教育人的工具,要求文艺作品按照旧有的思维定势直奔宣传某种思想的主题,要求文艺作品提供学习榜样,成为正能量的教科书,而不提文艺作品其他方面的作用和价值,这是不符合实际的。只重视并过分强调教育功能、排斥其他功能的做法,是导致作品公式化概念化、标语口号化的根本原因。

  三是审美功能。俗话说“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文艺是美的,所以人都喜欢文艺。所谓美,最直接的感受就是好看、好听,也就是它所创造的色彩、线条、姿态、形象、音韵、意境能够养眼、悦耳,进而赏心。人们最初接触的也是最容易接受的是视觉上的形式美,第一眼第一印象会起先入为主的作用,一见倾心与不屑一顾都是由它引起。形式美是审美的入场券。当然,形式与内容、外表与内涵并不总是一致的,有内美外丑的,“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有外丑内美的,这就需要时间来考察。美的标准是一个争议不断的话题,因为它是不统一、不固定的,是会随着时代、地点、观念的改变而演化的。这里不做讨论。但是审美能力是和文化知识、美育素养成正比的,愚昧无知的人、情趣低俗的人,肯定会美丑不分,或者以丑为美,轻视甚至否定审美功能,这是不合常理的。

  四是认识功能。如果不肯从认识功能的视角看待文艺作品,不给予这类作品以应有的地位,就会窄化作品的评判标准,甚至造成误判;就会大大缩小作品的生存空间,使许多有价值的作品遭受冷落;就会使读者停滞并习惯于单向思维,简单地在作品中去分辨好人、坏人,寻找学习榜样。而对于评论家来说,则是一个常识性的错误。尤其是许多古典文学和历史题材的作品,由于它们真实地刻画了那个时代的人物,反映了他们特有的思想意识,记录了那些不同于现代的社会生活,才提供了可信的形象资料,丰富了我们的历史知识,加深了我们对于以往社会的认识,懂得了古与今的衔接关系。我们既不能把他们改造或“革新”为现代人,也不能简单地否定他们。那样的话,不但会违背历史唯物主义,而且还有可能会走向历史虚无主义。在我国的历史上,并非不重视文学作品的认识功能。孔夫子在肯定诗歌“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的同时,还承认它可以使人“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即有传播自然知识的功能。左思的《三都赋》之所以导致“洛阳纸贵”,也是由于它具有丰富的认识价值。至于马列主义经典作家,对于文学作品的认识功能更是重视有加。恩格斯在他1888年4月的《致玛·哈克奈斯》小姐的信中甚至说:“巴尔扎克组织起了整个法国社会的历史,我在其中学到的比当时所有职业历史家、经济学者、统计学者的著作中学到的还要多。”列宁曾经把托尔斯泰在他作品中反映出来的思想,称作是“我们的农民起义的弱点和缺点的一面镜子”。毛泽东对于《红楼梦》《金瓶梅》等称赞性的评价,强调的正是它们对于封建社会的认识价值。

  五是娱乐功能。邓小平在全国第四次文代会的祝词中说:“只要能够使人们得到教育和启发,得到娱乐和美的享受,都应当在我们的文艺园地里占有自己的位置。”其中就包含了对于娱乐功能的肯定。快乐是人类最基本的精神需求,提供快乐是人们对文艺的最低也是最高要求。人们观赏或阅读任何文艺作品,都不会是为了去寻求烦恼,这是常识。俗话说“笑一笑十年少”,就体现了娱乐功能的重大作用。如果只承认教育功能而否定娱乐功能,是一种意识形态偏见,是对于人的身心健康的割裂。

  以上五种功能当然不是孤立的,它们之间必然存在着相互联系、相互影响、相互作用的关系。最好的文艺,往往是五种功能齐备的。如果有人对他自己的创作只强调或者仅体现某一种功能,也是无可厚非的,因为文艺创作毕竟应有分工,各有侧重,而受众也是爱好不同,需求多样的。文艺工作者只要能够坚守住底线,让文艺作品的五种功能都能得到承认,受到尊重,自由发挥,就能在文艺园地上呈现出百花齐放、五彩缤纷、相互辉映的繁荣景象。

作者简介

姓名:高平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