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笔会
在呼伦贝尔的雪中
2019年02月01日 10:23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艾平 字号
关键词:羽毛;呼伦贝尔草原;周晓亮;仓鼠;呼伦贝尔

内容摘要:夜里,大雪像纷纷扬扬的故事,在长长的默片里不停地演绎着,把整个早晨塑造成梦境。寒冷的呼伦贝尔,无雪不冬。雪是新年的盛典。我伸出手,掌心化雪,冰水冷涩;我张开双臂,感恩天地之悠悠。我的呼伦贝尔草原,仿佛从未有苍鹰飞过,从未有马队走过,无边无际,无声无痕。此时,此处,令人遐想鸿蒙之始。

关键词:羽毛;呼伦贝尔草原;周晓亮;仓鼠;呼伦贝尔

作者简介:

  夜里,大雪像纷纷扬扬的故事,在长长的默片里不停地演绎着,把整个早晨塑造成梦境。寒冷的呼伦贝尔,无雪不冬。雪是新年的盛典。

  我收拾停当,驱车向草原深处,去看一只与人和谐相处的雪鸮。

  下了高速,眼前便没有了路。我加大油门,沿着一个白馒头似的山丘上爬,汽车雨刷跟不上大雪蜂群扑面般的速度。看似缓坡,竟是如此陡峭,车体像一块突兀的岩石,随时可被风掀翻。我深呼吸,一脚油门,终于爬上了山顶。

  这是一片平地。四下望去,除了雪,还是雪。雪在我脑袋四周旋转,落在我的睫毛上,融化了又凝结成冰粒,好像正隔着汉武帝王冠的流苏看世界。没有光芒,没有云朵,天像严守秘密的长者一般苍茫着,甚至都看不出哪里的阴云重一些,哪里的阴云淡一些。山下的高速公路,刚才还是一条灰色的线,现在已经消失在大雪中了。我留下的车辙,近处深陷在雪窝子中,远处已经被掩埋。看不到远方的风景,看不到近处的白桦林。感觉自己是在一个无形的蛋壳里,这个蛋壳很大很大,大到无极,也很小很小,就像一床白被将我紧紧裹着,让我窒息。

  大雪漫漫,天地浑然,没有四面八方,没有古往今来,没有一片叶芽吱吱扭扭地破土,没有一道彩虹将板结的云割出裂缝。汽车显示屏上的时钟变化着,然而在一个凝固的世界里,时间似乎失去了意义。

  我把车开到山坡后面的避风之处,这是我夏日常来静坐的地方。记得山下是一片成熟的麦浪,恰似翠中之翡。麦田之外,一碧千里,地平线犹如无数耸动的马背,绵延到天际,城市处于其中的某一个弯度里,那里升腾出一层淡墨色,时刻被周边的碧蓝洗涤着。高速公路优雅而流畅,人马车辆,络绎不绝,使人想起觅食途中的蚂蚁团队。

  我伸出手,掌心化雪,冰水冷涩;我张开双臂,感恩天地之悠悠。我的呼伦贝尔草原,仿佛从未有苍鹰飞过,从未有马队走过,无边无际,无声无痕。此时,此处,令人遐想鸿蒙之始。

  为了来看雪鸮,我重读了这场雪。

  雪鸮在哪里?护鸟志愿者周晓亮向我挥舞起红围巾,我在大雪里找到了他。他告诉我,雪鸮每天准时莅临。

  一切是如此美好——来自北极冻土带的珍稀大鸟雪鸮,把呼伦贝尔草原当成它们的三亚,把周晓亮认作长生天派来照顾它们的亲人。

  我走向麦地,那里是雪鸮喜欢的地方,周晓亮在那里给雪鸮立了一根桦木杆。

作者简介

姓名:艾平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