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笔会
一段沅江的古老记忆
2018年10月23日 19:5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张斌 王岗 字号
关键词:沅江;龙舟;龙船;屈原

内容摘要:古老的中华文明滋养了我们伟大的民族,而中华文明的摇篮正是奔腾在华夏大地上的无数江河。沅江中上游流域地处武陵山片区腹地,武陵、雪峰山脉绵亘于上,清、舞、辰、酉、渠、巫、溆、沅等沅江支干纵横于下,形成了无数高山峡谷、深涧险滩阻隔着彼此和外界,造就了诸多的“世外桃源”。从铜湾镇到大江口的沅江江面上,每年农历五月初五,沿江附近村寨居民都会自发组织自己的龙舟队,开启一年一度的“扒龙船”盛会,一直持续到农历五月十五。“船容与而不进”的沅江汇集了来自高山峡谷的五溪激流,而她却在一段水域里变得宽广而安详,缓缓流淌的江水就像慈母的乳汁一样孕育了古老的沅水文明,养育了沅江两岸的先民,包容了来自中华大地的各方百姓。

关键词:沅江;龙舟;龙船;屈原

作者简介:

  古老的中华文明滋养了我们伟大的民族,而中华文明的摇篮正是奔腾在华夏大地上的无数江河。作为长江支流的沅江自然也是其中之一,她从黔、渝、鄂、湘等多地聚集而来,流经4省市63县、1000多公里,注入洞庭、汇入长江。沅江中上游流域地处武陵山片区腹地,武陵、雪峰山脉绵亘于上,清、舞、辰、酉、渠、巫、溆、沅等沅江支干纵横于下,形成了无数高山峡谷、深涧险滩阻隔着彼此和外界,造就了诸多的“世外桃源”。也正是这种“阻隔”使许多的传统文化样式在这个相对封闭的区域内得以完好地保存,其中龙舟文化就是最具代表性的一种。施秉、镇远、铜仁、沅陵四地的龙舟竞渡被列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而这段沅江流域内流传久远、独具特色、保存完好却未被列入非遗的龙舟活动仍有很多,我们今天介绍的就是其中之一。

  从铜湾镇到大江口的沅江江面上,每年农历五月初五,沿江附近村寨居民都会自发组织自己的龙舟队,开启一年一度的 “扒龙船”盛会,一直持续到农历五月十五。“宁荒一垅田,不输扒龙船”是这里的百姓对“扒龙船”由衷热爱的真实写照,虽然龙船年年扒,但他们依旧乐此不疲,每次都会将最饱满的激情释放在这片古老的水域里。这种热爱也使他们无论身居何处都要在这段时间赶回家,参与到自己家族、村寨的“扒龙船”活动中。这段时间已经成为他们与家人团圆、与族人欢聚、与邻里重逢的重要日子。这片水域里,“扒龙船”不是一般意义上的龙舟竞渡,而是一种古老而又饱含深意的祭祀文化。

  追寻这里的龙舟祭祀文化,虽同处一片水域,在同样的时间,划着同样的龙舟,但祭祀的对象除了龙王以外却因族而异、因村而异、因姓而异。有的祭“盘瓠”,有的祭“屈原”,有的祭“马援”等等。来自不同族群的人民,在沅江两岸呈大杂居小聚居的方式分布着,而沅江则是生活在这里的每个族群都赖以生存的母亲河。无论盘瓠、屈原、先祖都与这条江血脉相通。新龙船下水前祭龙王是他们相同的仪式,当地人称之为“发毛把火”。祭祀龙王仪式要由定做新龙船的主家主办,由打造新龙船的掌墨师傅主持,在卯时下水等一系列要求。因为龙舟寓意着龙的化身,通过划龙舟来祭龙王以祈求人船平安、风调雨顺、五谷丰登等,是当地人们共同的美好期许。而祭“龙”是龙文化的一种体现,在当地龙文化有着悠久的历史,要追溯这段历史还要从龙舟造型说起。

  从当地龙舟造型看,它成“鳄首、蟒身、飞燕尾”,被当地人形象地称为燕尾龙舟。而这种造型类似于早期“原龙”的形象,有着史前文明的烙印,诉说着一段更为久远的历史。关于龙的起源一直是学界争论的焦点,从卫聚贤的“鳄鱼”说到闻一多的“蛇图腾”说,再到朱天顺的“闪电”说、胡昌健的“彩虹”说、薛志强的“野猪”说、冯时的“星象”说等,众说纷纭。而无论哪一种,其最初的形象都较现代“龙”造型更为简洁。这里的龙舟保留着早期简洁的“原龙”形象,很有可能跟龙起源有关。因为据考证这里是龙的发源地之一。在当地松溪口高庙文化遗址中,出土的“蚌塑龙”距今7000多年,与辽宁查海“石塑龙”时间比较接近,并且两者都有“星象”的遗迹。松溪口“蚌塑龙”作为已发现的一种最古老的龙造型,充分说明了这一带是龙文化的多元发生地之一。就在附近同时期遗址中还出土了“神农氏神徽”和稻作文化遗迹,说明这里也是农耕文明的发祥地之一。

  当地百姓以姓氏或村寨为单位组建龙舟队,而每个单位龙舟的尾部都会被涂上具有标识性的颜色和图案,同时还要插上具有标识性的尾旗,以便识别。在当地,人们认为燕尾寓意燕子归乡,代表着团圆。在我们看来,这一独特的设计比较符合古代水战的需要,设想在漭漭沅江之上两军混战,而这些标识成为分清敌我的重要依据。据《文献通考·兵》载:“用舟师自康王始”,楚康王开了“舟师”的先河。战国时期,溆浦地属楚黔中郡,作为“黔滇门户”“全楚咽喉”的战略要地,自然成为秦楚争夺的焦点。而作为楚国故地,伟大的爱国诗人屈原就曾被流放到此。当地大江口一带的百姓就认为划龙舟是为了纪念屈原。屈子在公元前278年的五月初五,以身殉国。传说,消息传到溆浦一带时已经是五月十五了,消息传遍开去,人们急切地来到江边,乘上木舟,划向沅江,在溆水与沅江交汇的大江口找寻屈子的灵魂。从此在大江口一带形成了从小端午(五月初五)到大端午(五月十五)“扒龙船”祭祀屈子的习俗。传说已经无从考证,而习俗已经在当地百姓心中扎下了根。

  世居此地的“七姓瑶”(蒲、刘、丁、沈、石、陈、梁)百姓认为自己是盘瓠的后裔,在他们看来,端午节划龙舟是纪念祖先盘瓠(盘古)。传说盘瓠本是天庭龙犬,下放为高辛王(帝喾)之臣。高辛王为征服叛军,许诺将女儿辛女嫁给取得叛将首级者。盘瓠化作五色犬,取叛将首级献给高辛王。高辛王见盘瓠为犬,不愿将辛女嫁给他,盘瓠愤然离去。而辛女没有背信弃义,选择了随盘瓠而去。他们远离了高辛王,在沅江中游生活,养育了六儿六女。当儿女们得知父亲为一犬所变,便趁母亲外出时,将其父沉入了沅江。辛女归来听说后,悲痛欲绝。儿女们看到母亲如此痛苦,后悔不已,六个儿子便划船去打捞父亲,六个女儿在“鼓儿岩”上打鼓为父亲招魂。最终盘瓠也没有被打捞上来,辛女伤心过度仰天跪下,头部化为岩石(被后人称为辛女岩),身子化为山堆。后来,盘瓠后人为了纪念他,每年端午都会划龙船、敲锣鼓、沿河招魂,逐渐成为当地最为重要的节日。时至今日,沅江中游一带仍流传着“五月五,出盘古,端阳前后听锣鼓”的俗语。其实早期的七姓瑶人民过端午节也是在五月初五,后来改过五月十五是在汉代。据《辰溪七姓瑶》记载:“相传马援拟五月初五进攻五溪蛮,士卒有难色。马将军跟将士们说,端午节当日蛮首必醉,进兵必胜。事成,于十五日补过节日。故五溪一带沿袭至今”。为了国家的统一和安定,伏波将军征战南北、功勋卓著,然而却在平定“五溪蛮”叛乱时病逝壶头山、马革裹尸。虽然当年征战的主战场并不在此地,但后人对马援精神的敬佩逐渐演变成一种民间信仰流传至今。

  生活在这段沅江两岸的人民,虽然通过龙舟纪念不同的人物对象,但他们都对“龙”有着共同的认同。而他们祭祀对象的不同,也正体现了在各民族融合过程中留下的古老印记。“船容与而不进”的沅江汇集了来自高山峡谷的五溪激流,而她却在一段水域里变得宽广而安详,缓缓流淌的江水就像慈母的乳汁一样孕育了古老的沅水文明,养育了沅江两岸的先民,包容了来自中华大地的各方百姓。据统计,有50个民族在这个区域里生活着,长期以来各民族“和谐共生,包容互敬”,是最为典型的多民族聚居区。这种多民族的聚居是因为地域原因,而这种“和谐”“包容”则是中华民族文化精神的体现。龙舟或许正是这种精神的载体,对于缘何在这段沅江里有这样独特的龙舟还有待学者进一步的研究与考证。但对于龙舟所承载的中华民族精神,却在这里被不断地书写、继承和发展。在中华文明多元一体格局中,这段沅江记录着一个文明的孕育和成长,她从史前文明一路走来,见证了我们的祖先从采集、狩猎到农耕的漫长历程,见证了中华大地上诸多族群、部落、联盟逐步发展成一个统一多民族国家的历史轨迹,见证了盘古开天地、神农尝百草、屈原唱九歌、马援裹尸还等一个个壮丽而凄美的故事演绎。无论是盘古后人的追思,还是农耕文明起源的遗存,亦或是屈子、马援精神的铭记等等,都是孕育中华文明的甘泉沃土,都是培育中华民族精神的深厚积淀,都是“中华民族生生不息、发展壮大的丰厚滋养”。

  (作者单位:怀化学院体育学院;武汉体育学院武术学院)

作者简介

姓名:张斌 王岗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