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笔会
腾冲,那孩子的凝望
2018年07月06日 10:18 来源:文艺报 作者:叶梅 字号
关键词:孩子;远征军;日军;凤山;抗战纪念馆

内容摘要:虽然很早就听说了腾冲抗战时期的壮烈,但那天走进这县城西南来凤山下的滇西抗战纪念馆,一进门就被震撼了。

关键词:孩子;远征军;日军;凤山;抗战纪念馆

作者简介:

  虽然很早就听说了腾冲抗战时期的壮烈,但那天走进这县城西南来凤山下的滇西抗战纪念馆,一进门就被震撼了。满眼都是老照片,巨大的黑白照片,或挂在墙上,或立在山前,但并不觉得那是图像,而是一个个音容笑貌鲜活的飞行员、战士、女护士、孩子。是的,还有孩子,几个黑眼睛的孩子穿着过膝的军装,歪戴着军帽,那帽子太大,根本就戴不稳,他们朝着镜头天真地笑着。

  我的心一下子痛起来。他们那么小,原本应该坐在课桌前摇晃着脑袋念书,“宝剑双蛟龙,雪花照芙蓉,精光射天地,雷腾不可冲。”李白的诗并不是为腾冲而写,可诗里嵌进“腾”、“冲”两字,孩子读来一定也会兴味无穷。但那时,战争的硝烟逼近了这座边疆小城,全中国已没有一张安稳的书桌。远未及弱冠之年的孩子也上了战场。

  日军侵占腾冲的上北、曲石、宝华、凤瑞四乡后,日军黑风部队曾在这些地方掠走了100多名4岁以下的孩童。有汉奸说,孩子是被请到日本部队里接受培训去了,日军要为腾冲培养一批杰出人才。可是,这些孩子再也没有回来。后来,有一些从东南亚逃回来的劳工说,他们在泰国曾见过腾冲的孩子,他们被关在集中营里,接受一种奇怪的实验,结果惨不可言。战争让孩子们时刻处在魔鬼的威胁之下,他们不得不以瘦弱的双肩扛上枪,走向杀敌的战场。

  腾冲人大多都是戍边将士的后裔,身体里流淌着守卫疆土、护我河山的血液,因此,抗战之后,腾冲军民浴血奋战,以图收复失地。那是一场热血将士的攻坚战。

  日军占领腾冲城是在1942年5月10日,国破山河在,腾冲的社会各界立即举行集会抗日。几天之后,抗日部队预备第二师又在曲石江苴召集各界爱国人士集会,群情激昂。其后,云南省政府主席龙云委任张问德为腾冲县县长。年逾花甲的老人张问德于这年的7月2日在瓦甸临危受命。

  他上任的第一件事,就以腾冲县抗日政府的名义举行了“七·七抗战五周年纪念会”,动员全县军民投入抗日,继而组织抢运物资、救助难民、成立抗日联合中学、恢复乡镇组织,协助抗日部队开展游击战争,先后发起了“橄榄寨战斗”、“勐连伏击战”、“尹家湾伏击战”、“腾南蛮东游击战”。1943年8月底,侵华日军驻腾冲头目田岛寿嗣给张问德写了一封信,信中表示关心腾冲人民的“饥寒冻馁”,约请张问德县长到县小西乡董官村董氏宗祠会谈,“共同解决双方民生之困难问题”。面对田岛名为关心、实则诱降的用意,张问德义正辞严地写下了《答田岛书》,痛斥日军之恶行,并写道:“由于道德及正义之压力,将使阁下及其同僚终有一日屈服于余及我腾冲人民之前,故余谢绝阁下所要求之择地会晤以作长谈,而将从事于人类之尊严生命更为有益之事。痛苦之腾冲人民将深切明彼等应如何动作,以解除其自身所遭受之痛苦。故余关切于阁下及其同僚即将到来之悲惨末日命运,特敢要求阁下作缜密之长思。”这封大义凛然的书信,给了厚脸皮的田岛一记耳光,为全国当时各大报纸刊载报道,人们称他“不愧为富有正气的读书人”。

作者简介

姓名:叶梅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