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笔会
《真水无香》(文摘)
2018年06月26日 14:00 来源:文艺报 作者: 字号
关键词:鼓浪屿;厦门;真水无香;上帝;外婆

内容摘要:《真水无香》(文摘).到过鼓浪屿的作家朋友却要说,住在鼓浪屿就应该会写诗。岛上一支中学足球队,曾经踢遍全省,无一输球,脚力何等神勇啊!

关键词:鼓浪屿;厦门;真水无香;上帝;外婆

作者简介:

  家乡,这个被沿袭下来的词,让人联想到田园、烟囱、篱笆和狗。这是因为我国曾经是一个农业大国,我们多数人的老家建立在乡村田野上,植物的根有趋水性,中国人的根便朝着想象中的美好家园,热乎乎地伸展。

  英语里的HOMETOWN指的也是家乡的意思,按字面翻译,却是“家镇”。对于已经在都市生长几代的人,“家城”也许更加贴切?可是我们不愿意。汉语词汇自有它不可替代的传统情愫,有约定俗成的内涵,有字与字之间对应的韵味,甚至于文化积淀的美感。

  很小的时候,我总问外婆,为什么我会生长在鼓浪屿这样一个地方?只要往外闪一闪,就是台湾,完全不同的社会环境;往里挪一挪,可能是西藏,不但高原风情神秘,说不定我会是个藏族歌手,像名扬四海的才旦卓玛;索性更远一些,比如冰岛怎么样?仅是这个地名,就多么叫人向往,冰山、雪橇、壁炉、毛领皮裘和窗上的霜花,南方人梦想中的北国风光啊。

  外婆回答得很明确简练:上帝的旨意。

  父亲出生在鼓浪屿,毕业于岛上教会的英华男中。母亲毕业于同是教会的毓德女中。他们的婚礼在岛上的洞天酒楼举行。父亲西装革履白手套,母亲披着洁白婚纱捧着鲜花,从照片看,幸福美满似乎一生一世。哥哥就是在鼓浪屿出生的,我本顺理成章应该投胎这里。

  不料父母去龙海县土改,我便不慎降生在石码镇上一座临时租房里。

  忙于革命的父母无奈把我托付给渔妇乳母,被她扔在稻捆上,抹地瓜渣灌米汤草草喂养,羸弱垂危,四个月大就被外婆抱回厦门收容。可是,按西方人的习惯,“出生地”一栏,我必须填上“石码”;而在中国,“籍贯”一栏里,我填的却是祖辈的“泉州”。瞧瞧!上帝这么大的权威,只不过稍一错愕,就给我造成终身的麻烦。

  结婚以后,我变成陈龚氏,寄人篱下至今。丈夫在岛上出生,儿子也是,鼓浪屿已经把我牢牢系在她的衣角上。她甩我不掉,我离她不行。

作者简介

姓名: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