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笔会
丝路上,诗行不灭
2017年11月28日 10:50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黄亚洲 字号

内容摘要:提起丝绸之路,我总会想起元代的一位重要诗人——萨都剌。他出生在西域,写了很多有关丝绸之路地域的诗作,底蕴深厚,气象宏大。(作者:黄亚洲,系诗人、剧作家,浙江省作家协会原主席).

关键词:丝绸之路;诗人;诗歌;诗篇;文化交流

作者简介:

  提起丝绸之路,我总会想起元代的一位重要诗人——萨都剌。他出生在西域,写了很多有关丝绸之路地域的诗作,底蕴深厚,气象宏大。丝绸之路是生他养他,怎么写也写不够的故乡。

  元代疆域广袤,丝绸之路的起点已不单是古城长安,蒙古草原上的上都以及内地的大都,都是丝绸之路的起点,丝绸之路因而显得异常开阔。于是,诗人萨都剌就在北方草原上大步行走。在他的十四卷诗集《雁门集》里,大量的诗作反映的是丝绸之路上的风光与气势,“大野连山沙作堆,白沙平处见楼台”“牛羊散漫落日下,野草生香乳酪甜”;他还以相当多的篇幅描写京城上京的皇家生活,形容那种无比灿烂的盛景,“诸王舞蹈千官贺,高捧蒲萄寿两宫。”

  除此之外,他也把自己对于战争与和平的思考,对于丝绸之路上的百姓的关切,都融入自己的诗行。他的诗作《过居庸关》写了战争结束之后的情状,“居庸关,山苍苍,关南暑多关北凉”;他又这样形容,“古来几多壮士死”“草根白骨弃不收”;接着他又描绘了庄稼地里的一个坚持劳动的八十多岁的老翁,“道旁老翁八十余,短衣白发扶犁锄。路人立马问前事,犹能历历言丘墟。”真正同情人民的,才叫诗人!诗人在这首著名的诗作的最后,大声呼吁:“上天胡不呼六丁,驱之海外消甲兵?男耕女织天下平,千古万古无战争!”如果把这一愿景,放到当今的丝绸之路的广阔视野中,其现实意义也是极为鲜明的。

  这位以写丝绸之路的风光与社会生活而著称的元代大诗人,给了我们当代诗人重要的启示。

  首先,丝绸之路是我们“走出去”,“行万里路”的重要路径。诗歌,作为文学中的文学,作为最精悍最饱满最易于沟通情感的文学体裁,理应在当今丝绸之路经济带里,成为各民族互相沟通、互相理解的重要工具。多彩的丝绸之路,应当继续为中国诗人提供文学的营养。就像当年的边塞诗人写下灿烂的诗篇,就像当年长安送走一批又一批的马队与骆驼队,今天的诗歌也应发挥自己的作用,像丝绸、茶叶、香料、马匹一样,在这片广阔的天地间穿梭。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