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笔会
追赶阳光的士兵
2017年11月14日 15:57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孙进军 字号

内容摘要:从红其拉甫边防连采访归来,我们回到新疆军区某边防团。那里的阳光比金子还珍贵,那儿有一群追赶阳光的士兵。在这里,你能深刻感受到:只要心中充满阳光,生活就会色彩斑斓,生命就会熠熠发光。

关键词:士兵;新时代;连队;边防连;战友

作者简介:

  从红其拉甫边防连采访归来,我们回到新疆军区某边防团。团长杨军说:“你们该去阿然保泰边防连看看!那里的阳光比金子还珍贵,那儿有一群追赶阳光的士兵。”

  杨军是个典型的老边防,皮肤黝黑,目光坚毅,语气干脆而坚定。他十八岁参军来到这个边防团,在帕米尔高原一干就是二十四年,从士兵到团长。

  谈起所辖的边防连,杨军如数家珍。他说:“阿然保泰边防连,虽然不是我们所属边防连中海拔最高的,但自然条件却是最苦的。在那里,阳光都成了奢侈品。”

  带着好奇与敬重,次日一大早,我们驱车驶向阿然保泰边防连……

  一

  阿然保泰,塔吉克语译为“一线天”,海拔四千零五十米。边防连的营院,被两座高耸入云的雪山夹持着,两山之间距离不足五百米。置身其中,令人感觉压抑。

  “‘天空无飞鸟,地上不长草;风吹石头跑,四季穿棉袄’,这是对帕米尔高原的写照。但对于我们这儿来说,还得加一句:追着太阳跑。”一见到我们,连长马明星就深有感触地说道。

  “在这里,太阳每天光顾的时间,只有四个小时左右。冬天遇上连降大雪,有时几天见不着太阳,所以很多事情都必须紧跟上阳光的步伐。就拿晒被子来说,你要是把被子往外一搁就不管了,那一天下来,被子就会越晒越潮,因为阳光的‘脚步’总是太匆匆。没办法,我们只好追着阳光走,阳光‘走’到哪儿,就把被子挪到哪儿!官兵调侃,这叫‘追日’。”马明星边走边介绍。紧接着,他给我们讲述了一个特殊的“阳光协议”。

  哈萨克族战士杰依得尔和达吾热尼,去年9月同时从新疆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参军来到连队。此前,两人虽然经常策马奔驰在赛里木湖畔,但彼此并不相识。

  在连队,两人有着共同身份:民族灶“大厨”。由于要轮流上灶台,当全连官兵集体组织“日光浴”时,他们中总会有一人忙碌在灶台前。

  有段时间,杰依得尔很郁闷,经常自言自语:“我什么时候把太阳给得罪了?”原来,那几天每次轮到他去晒太阳时,总是天公不作美,不是阴天就是雨雪,他半个多月没见着阳光,浑身不自在。

  “咱们来个‘阳光协议’吧!”达吾热尼看出了他的心思,主动提议,“改变以往每人隔天轮流出去晒太阳的做法。从今天开始,咱们将日常工作、训练、守纪和厨艺等好评率进行量化,看谁受表扬多、谁进步快,成绩好的优先享受阳光。请全班战友当裁判,怎么样?”

  “好、好、好!”杰依得尔不假思索,连说三个“好”。

  一份催人奋进的“阳光协议”诞生了。此后的日子,为了一米阳光,两人不仅暗自较劲,还相互帮助。达吾热尼的汉语基础差,与战友交流时经常憋个大红脸。高校毕业的杰依得尔精通哈、汉双语,就主动为他辅导汉语,教他说普通话。后来,连队文书田寒也加入进来,当起他的“汉语小教员”。

  达吾热尼生在厨师世家,厨艺精湛。从小到大,杰依得尔却从未碰过炒锅。在达吾热尼的帮助下,他的厨艺提升很快,成了连队有名的“大厨”。6月初,两人双双荣登连队训练“龙虎榜”,还一起递交了入党申请书。

  “我们这里虽然缺阳光,但不缺爱,官兵个个活得阳光。两个小伙子的故事,激发了战友之间比学赶帮超的热潮。”讲完这个故事,连长马明星说,连队像这样的暖心故事还有很多很多……

  艾科拜尔是一名维吾尔族战士,也是一名“马倌”。一年前,他从班长周方方手中接过马鞭,当起军马饲养员。

  从小在马背上长大的艾科拜尔自认为懂马,感觉自己有了用武之地。可没多久他才发现,在高原上当好“马倌”不容易。

  今年7月,团里送来五匹伊犁军马,个个精神抖擞、威武健壮,艾科拜尔看在眼里、美在心里。可没几天,艾科拜尔无意中发现这些“无言的战友”不吃不喝不睡,逐渐变得面容消瘦、毛发翻卷、无精打采。

  艾科拜尔一下子急了。找当地牧民,找连队“老马倌”,向他们取经求教。原来,这种状况是因高原反应和缺少阳光所致。用艾科拜尔的话说:“它们抑郁了!”这是艾科拜尔以前从没遇到过的。

  “阳光能调节马的心情。心情好,它们才能吃得好;吃得好,才能身体好,才能抵御高原反应。”后面的日子,每次训练执勤回来,艾科拜尔第一件事就是陪马晒太阳,看它们在山坡上追着太阳吃草。没过几天,马儿们“满血复活”。

  有一天,夜幕降临,艾科拜尔一下哨就走进马厩,发现他最喜欢的快马“小白”没归队。他又急了,顾不上吃饭,急匆匆上山坡找。天空飘起雪花,海拔逐渐升高,他大口喘着粗气,边走边打听边呼喊。四十分钟后,一个牧民告诉他,山顶一块草地上有一匹白马。他顶风冒雪,强忍饥寒,又跋涉了半小时,终于找到了“小白”。艾科拜尔说:“它应该是追着太阳吃草,追到山顶迷路了!”

  当艾科拜尔牵着“小白”返回连队时,熄灯号已响起。战友们问他:“为啥不骑着回来?”艾科拜尔憨憨一笑:“心疼。舍不得!”

  “在高原呆得越久,感情变得越纯粹!”军犬饲养员胡海龙对这句话深有感触。连队的数条军犬,整日与他朝夕相处。犬的喜怒哀乐,时刻牵动着他的神经。

  有一天,他在给军犬“田虎”梳理毛发时,闻到一股刺鼻的异味。仔细检查,发现“田虎”脖下有一条5厘米长的伤口,已经化脓。胡海龙立刻意识到,它应该是在前几天的一次巡逻中穿越铁丝网时划伤的。

  胡海龙心疼极了,心酸地说:“伤在它身上,疼在我心里!”连忙为它清创、敷药、包扎。为防止伤口恶化,他一有时间就带“田虎”晒太阳,有阳光照射,用药后药效好、恢复快。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