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笔会
江边的生活
2017年10月11日 07:03 来源:文艺报 作者:谭功才(土家族) 字号

内容摘要:我是初中快毕业时才认识表叔的。之前听母亲说起过我们在枝东河还有一门亲戚:一个表叔,两个表伯伯。于是,我们便顺清江而下去到表叔家,一则看看表叔,二则也想让表叔帮帮我们。

关键词:表叔;清江;生活;母亲;亲戚

作者简介:

  我是初中快毕业时才认识表叔的。之前听母亲说起过我们在枝东河还有一门亲戚:一个表叔,两个表伯伯。因山高水远,多年没有行走,慢慢就疏远了。

  枝东河在哪里?母亲说,从野三口往下游走大概还有十几里路。野三口我当然知道,刚上初中那年我就随同栗子坪的老表们去那里打过柴。站在野三口南岸山顶望下去,清江就像一条绿腰带,将大山与大山分了个界限出来。这条腰带随着大山峰回路转而渐行渐远,直至模糊在群峰转弯处。枝东河大概就处在腰带模糊的远方。

  清江原本并不宽也不是太陡,水流却湍急,特别是在野三口三条河流聚集处。再高再陡的山,对于一生都在和山对抗僵持的山里人来说,并不感到畏惧,哪怕是悬崖峭壁。若是遇到清江,甚至更小的河流,许多人便望而却步了。到枝东河表叔家,先要过野三口边的一条支流,即青龙河,然后沿着江边那条很难辨清的茅草路顺流而下,穿过没有人烟的峭壁悬崖,一直走到有烟火的那个村庄,再乘船过清江对岸才能到。单就时间而言,也不过大半天的工夫。若论辛苦和惊险程度,便非一般语言所能表达了。

  表叔说着一口西南官话,有着天然的优越感。像我们这种先辈从湖南常德等地迁徙而来住在深山老林的搬家子,对着满口西南官话的蛮子腔是有着天生自卑感的。那时政策刚放开,表叔常来我们鲍坪买杉木条,然后用双肩扛到野三口的清江边,再放排去到清江下游的枝江卖给别人。去时走水路,回程走旱路,来来回回就赚了一点钱。

  表叔扛杉木条专用的马杈和牛皮坎肩,触发了我对外面精彩世界的向往。那该是怎样的一个世界啊!我也因此常在课堂上借助那点可怜的想象力,来完成我对英雄一样的表叔放排时壮景的描绘,特别是他在夜晚的火塘前为我们眉飞色舞地讲述那些精彩见闻之后,我更加看到了鲍坪的封闭,产生了一定要走出去的渴望。

  改革开放都好几年了,我们那个偏僻的鲍坪还是原来那个样子。无论谁家,稍微懂点事的孩子,莫不成天都在想法子弄点钱,让那个实在太清苦的家稍微变点样子。表叔在我家住宿的那些个夜晚,我们一直将他当作稀客来安置。似乎是为了回报我们的热情,表叔毫不吝啬地向我们讲述他一个又一个放排的精彩故事。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