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笔会
西北“花儿”,因爱情绽放
2017年10月11日 07:04 来源:文艺报 作者:冯岩(东乡族) 字号

内容摘要:惟愿西北“花儿”为爱情增色添彩,也愿爱情为家乡“花儿”注入新的活力,更祝愿“花儿”与人世间永恒真挚的爱情,同在日月天地间。

关键词:花儿;爱情;西北;女子;牡丹

作者简介:

  一

  青石头里药水泉,担子担,

  桦木的勺勺(啦)舀干,若要我俩的婚姻散,

  三九天,青冰上开一朵牡丹。

  在雄浑神秘、广袤博大的西部黄土高原上,我庆幸自己经常有机会听到这样一曲曲高亢悠扬、感情真挚的民歌山谣。它就是广泛流传在我国西部广大地区的“花儿”,它是“大西北之魂”、活着的“诗经”。它时而苍凉悲戚,时而欢愉明快,时而高亢嘹亮,时而又婉转低沉,每每听后给人以强烈的艺术感染力。千百年来,在这片土地上,“花儿”因爱情而美丽芬芳,爱情因“花儿”而娇艳无比。

  有学者将西北“花儿”主要分为两大类型:即河州型“花儿”和洮岷型“花儿”。我想重点说的是河州的“花儿”。它最早起源于古城河州(今甘肃临夏回族自治区)及其他周边地带,是包括回、汉、东乡、保安、撒拉、土、藏等多个民族的群众口头传唱的民间文学。其特点是词句优美、格律严谨,多以生动、形象的比兴起句,并长于抒情,结构以四、六句为主,曲令多达百十余种。听老人们讲,“花儿”旧时多传唱于农民、脚户、牧人和筏子客等“出门人”之口,他们借此抒发思念故乡亲人、特别是自己“心上人”的情感。有人说,“花儿”是一种具有“回调、汉词、藏风”之特点的民歌山谣。清朝时,诗人吴镇曾在其诗中吟道:“花儿饶比兴,番女亦风流。”

  “花儿”自产生之时起,似乎注定了与人类崇高的“爱情”密不可分。甚至有史料证实,“花儿”这一名称的来源,也与爱情息息相关。在“花儿”盛行的这些地区,人们通常把爱情同“花”这个词联系起来,如把爱情比作“花事”,把谈恋爱称为“缠花”,把因爱情风波引起的官司叫做“花案”,把女情人昵称为“花儿”等。此外,在河州,“花儿”的另一俗称是“少年”。由此可见,“花儿”的确与纯洁的爱情紧紧相连,它以歌唱爱情为主要内容,只是随着社会生活的不断发展进步,才增添了不少其它方面的内容。

  二

  这些爱情“花儿”涉及爱情进程中的方方面面,从“一见钟情”的怦然心动,到“大胆率真”的真情表白;从“依依惜别”时的相思之苦,到“至死不渝”的坚定决心;从“落花流水”般的无可奈何,到“痴男怨女”的无情指责……都能在“花儿”那如泣如诉、有血有泪的唱词中,找到最生动、最有力的印证。可以说,每一首“花儿”,都包含着特定氛围下的特殊情感;每一首“花儿”背后,大都隐藏着一个凄楚动人的爱情故事。

  在表现情窦初开、爱情萌发时的许多作品中,都是以赞美对方(尤其是女性)的姣好容貌、苗条身材者居多,真可谓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如一首“花儿”中这样唱到:

  日头出来真个红,照着这河里的水红;

  尕妹妹站下是一根葱,坐下是格外的心疼(好看)。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