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络文化 >> 网络文学
【文萃】孙黎:青年亚文化社群的运行机制与权力关系 ——基于13个网络字幕组的研究
2018年08月17日 13:45 来源:《重庆邮电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8年第4期 作者:孙黎 字号
关键词:青年亚文化;网络字幕组;文化资本;运行机制;权力关系

内容摘要:以我国13个网络字幕组为研究对象,对青年亚文化社群的运行机制与权力关系进行探究。研究发现,在网络字幕组创设的亚文化空间中,个体群内权威的建立以及不同字幕组在亚文化生产场域优势地位的确立与文化资本发生着密切勾连,但权力体系的建构与权力等级的确认并不是现实权力体系在网络亚文化空间中的一种简单复制,能者居上、实力为先——对知识权力的认可,成为网络字幕组群体认可并遵循的隐秘权力逻辑。

关键词:青年亚文化;网络字幕组;文化资本;运行机制;权力关系

作者简介:

  网络字幕组,是指为海外影音文化作品配上本国语言字幕并无偿发表于国内资源分享网站的社团群体。作为年轻的知识群体,网络字幕组成员在互联网构建了一个个以共同爱好为纽带,并通过有效的自我管理来维系群体良性且有序发展的、借以与主流社会相区隔的自发性青年亚文化社群。

  一、实力差距与准入机制

  一般来说,不管申请者申请加入哪个字幕组,除了认可字幕组无偿劳动的工作,具备热情负责、吃苦耐劳的内显条件外,还必须具有一定的语言能力和技术能力。虽然很多字幕组在招募中不会设定非常具体的准入门槛,只是简略要求应征者需具备一定的听译能力且会使用一些软件,但对于想加入字幕组的年轻人而言,即便对某部剧集怀有满腔热忱,愿意无偿劳动,也必须通过严格的入组资格审核。换言之,任何想要进入字幕组的申请者,必须提供能被这个社会认可的有效的人才资本,即教育资本(学历证书、语言等级证书)和技术资本(规格化的网络使用技巧与网络接入环境)。

  宏观来看,网络字幕组的出现结合了群体智慧与个体实力,由于制作成品的种种环节中涉及的技术层面较多,且语言能力并非人人都拥有,因而加入字幕组需要以技术与语言能力作为敲门砖,倘若新入组的成员达不到团队要求的标准,就需要配合团队进行实习训练。

  对于网络字幕组而言,严格控制下的组员准入制不仅是确保社群高质量作品诞生的重要前提,而且是提升社群竞争实力的重要保障。

  二、群内个体权威的建立

  从某种程度上说,家庭背景以及教育会赋予个人不同的先赋资本,而这种资本的拥有量会影响个体在社会中的等级位次。

  网络互动的匿名性消解了社会现实阶层与先赋资本的差异,因而在网络字幕组构建的亚文化生产场域中,没有形成个人特殊优越感的基础。并且,很多字幕组愿意招募新手对其进行培养,以储配后续力量,这使得参与个体能够在群体中通过不断学习磨合和成长进而提升自身的文化实力。

  在网络字幕组社群中,个人文化资本的积累完全凭借自身的努力,那些在网络字幕组社群中获得较高地位、成为群内“老人”的组员往往入组时间较长,专业技能较高,因而在专业性技术知识方面具有相当的权威性与话语权,他们通过对字幕组的无偿奉献和身体力行,建立和维护着该文化场域的运行规则。

  文化资本的习得与积累隐秘地在网络字幕组的亚文化生产场域中发挥着作用:它不仅有助于建立个体权威——社群中其他成员会对这些拥有不同知识类别和知识量的成员具有很强的信任感与依赖性,而且作为建立群内权力秩序的工具,令所有参与者认同并遵守社群制定的规则。

  三、群间优势地位的确立

  在网络字幕组的亚文化生产场域里,质量、风格与发布速度构成了字幕组产品的三个最重要因素,也成为了强有力的竞争资本。网络字幕组生产的物化产品能够被广大网友下载,而附着在文化产品上的高质量与差异化风格成为了附加价值,在得到网友们的热切回应之后,反过来又会激发个人的自豪感与群组荣誉感,并由此带来了字幕组成员对个人能力要求的不断提升和对群体文化产品风格的认同。

  网络字幕组划分边界、强调自身文化特质的做法是区分“我群”与“他群”之间的重要方式,群体归属感的产生将会使其与其他团体产生差异,个体能够体会在这个特殊群体中的其他成员所带来的情感与价值黏连,并重塑被新时代技术所弱化的传统社群关系。在这个空间里,网络字幕组成员能主动意识到自己身处哪个字幕组,社群内的成员也会清晰意识到其社群与其他社群之间具有的不同边界,从而增强对群体的认同度。这种既有情感融入的社交形式,又有理性、契约式的约束机制,不带功利性的无偿分享与合作促使群体关系紧密度激增,带来了个人投入集体生产的专注与热情,也带来了个人超越、集体欢腾与情感共享。

  字幕组之间的权力竞争会不可避免地凸显出来。实力雄厚的字幕组会通过不断壮大自身实力来保证其品牌价值的持续及其文化资本的优势资格,即便网络字幕组文化的精神内核是无偿分享。但对于同样受制于市场竞争的各个字幕组而言,文化资本的较量更为隐形,它是字幕组生存发展的一个重要因素。因为在国家清理无版权活动中,大型字幕组能够凭借其资本实力和拥有的较多成员的集思广益,拥有较强的风险意识与抗击能力,而许多小型的字幕组却只能宣告解散。在网络字幕组利用商业广告维护自身发展的过程中,有品牌价值和雄厚实力的大型字幕组往往能得到更多的广告投入,这也形成了一种“马太效应”——文化资本优越的字幕组能凭借自身品牌价值获得良性发展,但无名的小型字幕组则愈加举步维艰。经济资本的介入从某种程度上改变着字幕组的运行秩序,因为不同字幕组群之间开始争夺资源和对资源的依附控制关系。

  四、隐秘逻辑权力的规制与运行

  网络字幕组在赛博空间编织了一个以知识和技术实力为核心主导的关系网,建立了相对理性的、公平的、自由的“不以寻求私己利益和个人势利作为唯一法律的社会秩序”。在这种秩序下,网络字幕组社群拥有了自己的文化空间,并“合理地寻求一些集体制定认可的目标”。在文化产品的生产中促使“业余力量的崛起”,但这并不意味着在所有的字幕组群体中,生产者的表现和获得的话语权是同等的。

  在网络字幕组群体中,会有“新人群”和“管理群”之分。“管理群”的成员一般是字幕组的组织者或是服务时间较长、能力较高、位次较高的“老人”,他们对于群体的认可和情感黏连度远超新入组的人员,因此他们的抗压力、群体归属感、群体忠诚度非常高。在面对社群困境时,会采用积极的应对措施带领群体冲破难关,引领字幕组的发展——他们是字幕组的核心力量。

  虽然字幕组是建立在知识和技术结构基础上、以互联网分享精神为内在驱动力的社会网络化社群,但不同字幕组自身成员间存在的知识实力差异、获取知识资源差异及身处网络空间的结构性差异使得不同的字幕组之间、字幕组不同成员之间形成了某种资源依赖的关系。而这种依赖关系必然会导致权力的萌生。字幕组中技术实力且翻译水平高的组员因为拥有对核心知识资源的掌控和支配以及拥有的较大知识含量而产生了知识权力,在一定程度上对作品的生产具有主导权,甚至可以掌控和干预其他组员选择、生产文化作品的行为过程。拥有丰富的资源和较高的合作与发展意愿的字幕组核心层成员,利用组员对知识能力的认可和层级服从构建了较为和谐稳定的社群关系,并激发组员积极学习的动力与热情。

  虽然网络字幕组社群的规则制定中蕴含着权力冲突与矛盾,但不可否认的是,规则的制定摒弃了年长者为年轻人制定规则这一习惯,脱离了主导文化为边缘文化制定规则的话语怪圈,否定了以金钱为指挥棒的利益导向。对网络字幕组这样的特殊群体而言,社群制定、执行的规则可能有别于大多数人实际认可的规则,群体结构的相对松散与群组成员利用业余时间生产所造成的群体内部权力的等次不如现实社会那样壁垒森严,成员虽来去自如,但一旦发生“越轨”或“破坏”等行为,规则制定者则会剥夺违反者的权力,将其驱逐出社群,以维系社群的同一和完整。

  网络字幕组社群在与主流文化进行互动的过程中形成了一种新型的权力关系,并由此带来了青年亚文化群体文化权力之争以及社群内部的等级权力确认。能者居上、实力为先,对知识权力的认可成为了网络字幕组运行的隐秘权力逻辑。

  (摘自《重庆邮电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8年第4期《青年亚文化社群的运行机制与权力关系——基于13个网络字幕组的研究》,中国社会科学网编辑 禹瑞丽/摘编)

  (作者简介:孙黎,湖北工程学院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副教授,主要从事网络与新媒体传播、新媒介青年文化研究) 

作者简介

姓名:孙黎 工作单位:湖北工程学院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颜兵)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