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联
保持住河南坠子的DNA,高校确有可为
2019年12月24日 08:47 来源:中国艺术报 作者:乔燕冰 字号
关键词:文艺;非遗;艺术

内容摘要:“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关键词:文艺;非遗;艺术

作者简介: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时而低回婉转,时而顿挫悠扬,苏轼超然物外的情致、洒脱旷达的襟怀,在一曲舒展大方、开合有度的河南坠子《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中实现了别一种展现,获得了古韵新生。这是日前在黄河科技学院举办的河南坠子工作室挂牌仪式上文艺汇报演出的压轴节目,黄河科技学院“河南坠子工作室”主任、苏州大学音乐学院教授张平用苏轼的词谱曲并演唱的作品。而演出中呈现的无论是河南坠子经典曲目《摘棉花》 《偷石榴》《黛玉悲秋》《晴雯撕扇》,还是自创作的河南坠子《长寿村》以及用河南坠子的形式演唱的民歌《蛤蟆洼》等作品的表演者,都是张平的学生。师生同台,并让古老曲艺优美的音韵响彻院校,不仅让人感受到薪火相传的力量,更传达出与其他诸多曲种剧种一样面临濒危的河南坠子在当下焕发生机的希望。以此为契机,如何助力河南坠子这一“非遗”艺术在当代的发展并拥有更好的未来成为此次活动专家探讨的焦点。

  “目前,在郑州、开封再也找不到一个演唱河南坠子的书馆、书场,即使规模宏大的节庆舞台上也较少看到河南坠子演出。况且,老一代艺人纷纷下世,即使还在也已垂垂暮年。上世纪80年代曲艺班培养的一批中青年新秀,百分之八十都已改行,仍然留在文艺团体的少数人由于演出机会很少,其艺术才华也难得到充分展示。”十几岁就开始跟随著名曲艺艺术家、教育家赵铮学习河南坠子并多年致力于河南坠子研究的张平介绍,近半个多世纪以来,与国内绝大多数地区一样,河南传统曲艺文化的整体状况是日趋萎缩。据相关调查统计,清代末年河南省存活的曲种尚有47种,到了20世纪80年代就已经多半消亡和近于失传,还在继续演出的不过寥寥数种而已。不但在国内其他省份河南坠子多已音尘消绝,即使在发源地开封、郑州,也早已风光不再、日渐衰微。近年来,河南省和全国一样兴起“艺考热”,然而像上世纪80年代那样踊跃报考说唱曲艺的几乎没有。

  张平感叹,河南坠子这一“草根艺术”如何在钢筋水泥的现代都市生长?如何在被现代娱乐市场挤兑的严酷现实中争取自己的发展空间?首先要从保护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理论意义上,加大对河南坠子的研究力度。比如利用录音、录像等现代科技手段加强对河南坠子名家、老艺术家演唱实践的搜集、整理工作,呼吁文化艺术界、高等院校和教育界更多人士关注并投入到这一研究中。同时,坚持不懈地探讨河南坠子在新的历史条件下维持生存、持续生长的途径。如唱词、唱腔方面的革新。“如何既保持其特有的神韵,同时吸收时尚元素,跨度到底有多远很难把握。我既跟着前辈学习了民间传统,也在音乐院校学习了科学方法,可以说是土的洋的都唱了,但是新技法用多少合适?用多了,老艺术家会说唱得像歌,如果完全用原来的老腔老调那么唱,年轻人会捂耳朵,所以创新很艰难,要达到既让当代人喜欢,又不能丢掉河南坠子独特的润腔和韵味,保持住它的DNA。”张平希望未来依托高校科研教学和人才优势,将其恩师赵铮秉持的古老曲艺当代化探索的创新精神,进一步落实到河南坠子的传承实践中。

  “我们老是说曲艺、戏曲都是农民的艺术,其实不是这样。如果没有大都市的锻造,就形不成戏曲和曲艺形式,没有开封那种都市的演出场所,不同的艺术怎么相互交流?艺术怎么不断前进?所以,我们固然应该看重上山下乡,同时还应该跑码头,如果不在都市产生影响,曲艺就不会有今天的繁荣,也不会有上世纪30年代的繁荣。”河南省文化艺术研究院研究员、戏剧曲艺理论家刘景亮则认为,曲艺要占领城市阵地,必须要首先树立跑码头的意识。同时,还要有扬长避短的意识。曲艺是语言的艺术,它的长处在于口头语言,随处设场。“戏曲进校园,都市学校开始吸纳戏曲,戏曲和曲艺总是孪生姐妹。都市已经开始做接纳曲艺的准备,我们曲艺人做好准备了吗?我们是不是还停留在舞台和荧屏,有没有随处设场的意识?同时,有没有与时俱进意识?有没有艺术风格样式和传播形式多样化的意识?”

  “只要你们有热情、能做事、真做事,都可以来!”黄河科技学院创校校长胡大白在活动期间向一众曲艺界及戏曲界人士如是抛出橄榄枝,这种求贤若渴或许正是非遗传承走入高校的认知基础。她认为, 2006年国务院公布的《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中便榜上有名的“河南坠子”,是中州大地传统文化艺术的版图上一座“地标性建筑”,此次学院设立工作室,正是希望团结校内外专家学者,通过教学、研究等实践,为河南坠子的保护传承、教育普及、人才培养等方面尽自己的一份力量。

  面对河南省的河南坠子国家级传承人只有三位这样的现状,河南省文旅厅非遗处副处长祝欣表示,要让河南坠子得到有效保护、继承与发展,不仅要注重本体性传承,而且要重视生态性保护;不仅培养新的传承人,还应重视培养更年轻的观众;不仅强调营造良好的文化舆论环境,还要重视曲艺教学科研基地,从而构建起良好的文化生态。

  河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专家、河南师范大学教授丁永祥认为,高校和非遗传承的结合有其独特的优势,应该充分发挥出来。“多年来我们一直在研究非遗传承问题,通过对淮梆等戏曲研究所做的大量调查,我们发现在传统艺术传承过程中,师傅带徒弟这种形式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往往很快就可以培养出优秀的艺人,这也是过去戏曲为什么人才辈出、大师荟萃正与此密切相关。比如过去学戏叫‘打娃娃’ ,这种不人性的做法无疑要坚决杜绝,但严格的教育方式的确更好地保证了艺术的有效传承。将非遗传承与高校教育科学结合起来,系统专业、循序渐进地对人才进行培养,探索和建立一种新的更适应当代语境、更有效的传承模式,是一条极其值得探索的路径。 ”

作者简介

姓名:乔燕冰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刘思彤)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