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 >> 副刊
尊师、爱师、谢师的典范 ——重读倪海曙先生《春风夏雨四十年》
2018年12月17日 11:19 来源:文汇报 作者:宗廷虎 字号
关键词:语文;春风;文法;先生;三新

内容摘要:倪海曙先生与女儿在书房合影。《春风夏雨四十年——回忆陈望道先生》2018年是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原副主任、著名语文改革活动家、语言学家倪海曙先生诞生100周年、逝世30周年。这虽是一本四万多字的小书,却满载着他40年对陈望道先生(以下遵照书中习惯,简称“先生”)深厚的尊师、爱师、谢师之情。我一直将其放置案头,时常翻阅。最近又反复读了几遍,感动之余写出以下文字。

关键词:语文;春风;文法;先生;三新

作者简介:

  2018年是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原副主任、著名语文改革活动家、语言学家倪海曙先生诞生100周年、逝世30周年。一提起倪先生,40年前的一个镜头立即浮现眼前。那是1977年陈望道先生逝世后数月,我们复旦大学语言研究室全体成员编定了《陈望道语文论集》,请倪先生从北京来沪审稿,并帮助我们筹划、编辑《陈望道文集》三卷本,因为他是我们的大师兄,1938年即听望道先生的课,与望道先生交往密切,又是语言研究室早期成员。记得那天他一进门即快步赶到望道先生灵前,深深地鞠了一躬,就久久、久久地站立着。我当时正好站在他高大身躯的后侧,偷眼望去,只见他背部不断抽搐,虽然强制着长时间未曾出声,但悲痛之情已深深地感染了我。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他。这个画面已印在我的脑海里几十年挥之不去。数年后我又收到他写的《春风夏雨四十年——回忆陈望道先生》(知识出版社1982年,以下简称《春风》),

  这虽是一本四万多字的小书,却满载着他40年对陈望道先生(以下遵照书中习惯,简称“先生”)深厚的尊师、爱师、谢师之情。我一直将其放置案头,时常翻阅。最近又反复读了几遍,感动之余写出以下文字。

  对“先生”德行的彰显力透纸背

  唐代韩愈《师说》指出:“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春风》是通过对“先生”教学、科研的深入叙述,来充分彰显“先生”的道德文章的。“先生教课非常认真。”“晚上有课,白天就不再做别的事情。”“先生讲课,不但概括性强,而且条理清楚……简练朴实的语言中,含蓄着极其丰富的思想,发人深省。听他一次课,总可以思索几天,很有味道。先生是方法论专家,精通因明学、逻辑学和辩证法,特别是辩证法,运用得熟练极了。先生讲《中国语文概论》,开头也先讲方法。”“他总是用发展的观点分析问题。”

  《春风》还专节描绘“请先生看稿、改文章和听他讲文章。”他改毕文章,“一般都要讲一讲原稿的优缺点和修改的理由……听先生‘讲文章’,也等于上活的文法修辞课,而且所得不限于写作。”“先生讲给我修改的文章,也讲给别人修改的文章和他自己写的文章。他讲自己的文章,目的在说明他的观点;讲别人的文章,目的在帮助我领会别人的观点。有时也讲文字的用法、技巧。”“对于他的修改,我的印象深极了,得益也大极了。先生给我改了文章,有一次还亲自送还给我,那天我不在家,里弄里有个地方在修阴沟,他一不小心,踩进沟里,摔了一跤。事后家里告诉我,我非常不安,也极为感动。”“他极能发现别人的长处。”“中国文法革新讨论中的各家文章,先生几乎每一篇都给我讲解过,包括他自己的。”

  通过倪先生的生动描述,一位认真负责、尽心尽力、德艺双馨的良师形象跃然纸上。不过“先生”与众不同之处是,早在20世纪30年代,他讲课时已把马克思主义的观点和方法,通过讲课自然而然地传授给学生。例如强调所有语文问题的探讨都要结合语文改革的实践,同时主张要有辩证的、发展的眼光等等。“先生”早在“五四”前便心系祖国命运而东渡日本,留学时就接触到马克思主义,回国后又翻译出版了全国首译本《共产党宣言》,以后坚持终身学习,所以在教学时能自然而然地熟练运用。这不但在建国前少见,更难能可贵的是,即使放在现在,也完全符合党中央的要求。习近平总书记今年“五四”青年节在北京大学建校120周年的讲话中指出:“马克思主义是我们立党立国的根本指导思想。”教师的任务是培养学生“学会运用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方法观察世界、分析世界。”“先生”在几十年前已自觉地以此为己任了,这是多么可贵!

  《春风》还用生动的笔触描写了“先生”一生对文法研究的痴迷。多年以来,“先生”一有机会就对倪先生谈他的文法研究。例如20世纪40年代初,上海沦陷,“先生”不得不撤退到后方,“他从后方来的几封信,没有一封不谈文法革新。”信中分别讲述了他遇到王力、吕叔湘、李方桂、叶圣陶先生时,他们“对文法革新讨论的意见。”抗战胜利后,“先生”返回上海,见面时“谈的也依旧是中国文法革新。”

  最风趣的是倪先生对他婚宴时的记载:“我结婚吃饭,也吃得十分特别,从头到底先生都谈文法,大家也跟着谈,不像吃什么喜酒,倒像开座谈会。我正襟危坐,默默听着,与其说在做新郎,不如说在上课。这顿饭可以称作‘文法午餐会’,很别致。我的小姨也在座,她是个纱厂职工,后来常常提起这件事,跟我开玩笑。”这说明最讲究修辞要适应题旨情境的“先生”,因为与倪先生特殊的、亲密无间的师生关系,竟然忘情地打破常规。这反倒成为“先生”与倪先生有着与一般学生“不一样”关系最好的注脚!也从一个侧面说明了“先生”对学术研究是何等的入迷和执着!

  参观过复旦大学“《共产党宣言》展示馆(陈望道旧居)”的人都知道,“先生”在日本留学时学的是法律,拿的是法学士学位。回国后为什么转而搞语文?时值“五四”新文化运动刚刚爆发,文言文已远远跟不上时代要求,白话文刚刚起步,学生一般只会写“花是红的”这种句式,迫切需要有人对白话文运动作有力的推动。《春风》引用“先生”的话深刻地指出:“语言文字问题是我们社会生活上的基本问题。靠着语言文字,我们才可以经营社会生活。我们对于语言文字理解得正确不正确,处理得适当不适当,往往在我们的社会生活发生重大的影响。”不仅如此,“先生”还特别揭示了语文运动与文化史的关系,指出:“语文运动是我们中国近代文化史上的一大潮流,谁也阻挡不了。”有鉴于此,他刚回国,就去浙江第一师范学校任语文教员,参加提倡白话文、改革语文教育等活动。后来又到复旦大学中文系任教。他“从事了一辈子语文学术研究,也从事了一辈子语文改革运动。”他研究语文的目的完全是为了国家强盛的需要。

  以上只是列举了《春风》突显“先生”德行的一部分。未能列出的还有很多,再举一例:“1939年下半年,敌伪势力开始渗入租界”,“在魔影笼罩下他做了一件很了不起的大事,就是用‘上海语文教育学会’的名义,负责举办了一个规模很大的‘中国语文展览会’,展出时间十天。”对此事例,陈光磊、陈振新的《陈望道画传》恰巧也有记载:“十天时间的展期中,社会关注,观众踊跃……充分显示了上海各界人士团结、爱国的精神和力量。在这样的时候举行这样的展览,就是对大众进行爱国主义教育,教育大家即使沦陷于日寇,也绝不能忘记祖国的语言文字!”这都是对“先生”卓越胆识和良苦用心的恰当评论。

作者简介

姓名:宗廷虎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吴屹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