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 >> 副刊
奥涅金与俄国文艺“多余人”传统 从诗剧《叶普盖尼·奥涅金》看俄国文艺传统与中国当下戏剧
2018年01月26日 15:20 来源:文汇报 作者:颜榴 字号
关键词:奥涅金;俄国;文艺;俄国文学;戏剧

内容摘要:在戏剧《叶普盖尼·奥涅金》中, “多余人”被弱化,女方被强化,这暗合了俄罗斯文艺的一种传统。

关键词:奥涅金;俄国;文艺;俄国文学;戏剧

作者简介: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法国作家加缪推出了小说《局外人》,默尔索的形象将“世纪病”推向了人与荒谬的世界彻底隔膜的状态。忧郁孤独的“世纪儿”,颓废无聊的“多余人”,以及无感的“局外人”,都属于时代即将发生剧变前,内心与现实处于断裂状态的一类人。

  里马斯·图米纳斯执导的戏剧《叶普盖尼·奥涅金》在去年的乌镇戏剧节上大放异彩,其藏于背后的“多余人”这一俄国文艺传统,及之后俄国文学、艺术更加看重爱情主体——女性的这一转向也由此引人关注。另外,这部戏剧不仅堪称文学经典在当下复活的范例,更重要的意义在于,它是一面从技术与形式层面来审看中国戏剧的镜子,而透过这面镜子,笔者认为中国戏剧舞台需要美学的重建。

  2017年10月19日晚上,在浙江的乌镇大剧院,我始料未及地经历了一场美的风暴的袭击——俄国瓦赫坦戈夫剧院演出的《叶普盖尼·奥涅金》像一道闪电,以它不容质疑的完美形式征服了我。一出杰出的当代戏剧,开启了古典悲剧推崇的卡塔西斯之路。时过半月,早已离开了现场的我仍不时被拽回到舞台的场景里。

  借由立陶宛籍导演里马斯·图米纳斯(Rimas Tuminas)之手,《叶普盖尼·奥涅金》这一年近200岁的名作在今天散发出了更加迷人的光彩。《叶普盖尼·奥涅金》是“俄国文学之父”普希金的代表作,曾被演绎为多种艺术形式:柴科夫斯基于1884年谱写的同名歌剧至今在西方长演不衰(2013年中国国家大剧院亦有引进);1965年,约翰·克兰科为德国斯图加特芭蕾舞团编导的同名舞剧已成为叙事性芭蕾的巅峰之作,然而无论是俄语本身还是歌剧、芭蕾这类样式的舞台作品,于中国观众来说似乎还有一些距离。这一次通过戏剧,几乎不需要翻译,普希金再一次走出了俄国,让中国观众更“近”地感受到了这“俄国诗歌的太阳”。

  正如诗歌是人类语言的核心构成,诗剧在戏剧舞台上的缤纷绚烂充满魅力,这是比单一的文学、美术、音乐创作远为复杂与多维的编织,密度更强,能量更大。也只有在这时,戏剧,超越了电影等一切虚构的三维幻象,获得了它在当代难以被替代的生存价值。2004年,以色列卡麦尔剧院的《安魂曲》在北京一鸣惊人,第一次让国人见识了戏剧作为舞台诗的高峰,至今不断有人怀念着那部作品。今天看来,哈诺奇·列文改编自契诃夫三个短篇小说的《安魂曲》,从结构上看还属于一首契诃夫诗意的协奏曲,而图米纳斯执导的《叶甫盖尼·奥涅金》将文学的诗的线性的语言抽丝剥茧,转而建构为舞台上的一座立体宫殿,将普希金诗体小说经典在当代复活为一部宏大的交响诗。

  图米纳斯将《叶甫盖尼·奥涅金》导入了一座新的外壳,而我们也可以借这次机缘重探以奥涅金为代表的俄国文艺传统的内核。

作者简介

姓名:颜榴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吴屹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