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 >> 副刊
梨园花谱编纂与士人品鉴文化
2015年07月17日 16:16 来源:文汇报 作者: 字号

内容摘要:九青曾是冒襄水绘园中的歌僮,此图为明末清初文化名士陈其年倩人为其绘制的小像。这种有意的建构其实不过是士人自我理想的一种投射而已,反映的恰恰是其自身社会地位的变动。

关键词:品鉴;士人;梨园花谱;梨园;文化

作者简介:

  梨园花谱是在清代中后期出现的一类专门品鉴男伶的文本。男伶即男性戏曲演员,有趣的是,作者对他们的描写和品评,全不在于其演技,反而是详其容貌韵致,并系以诗词。乾隆五十年《燕兰小谱》的出版标志着梨园花谱时代的开始,这股热潮一直持续到光绪末年。虽然现存的此类文本仅有四十四种,但在当时,却都是热销读物,“年年岁岁出新编”,“坊肆所陈,触目皆是”。

  “花谱”的嬗变

  “花谱”一词最初指的是宋人编纂的品评花卉的专谱,晚明时期“花谱”也被用来指称品鉴名妓的文本。明清交替一度中断了公开征逐女色的活动,清律对狎妓的惩罚以及朝廷裁撤教坊女乐也间接促进了狎伶风气的兴起,尤其在京师,“宴集非优伶不欢,而甚鄙女妓”,男伶几乎取代了名妓在士人交游圈中的地位。伴随“伶人之盛”而来的,是“汗牛充栋”的文人学士为之所作的梨园花谱。

  时人之所以会将品评人物的文本称之为“花谱”,最直接的原因在于作者喜将被品评的人物配以某种具体的花进行品藻。如《燕兰小谱》中的陈银官“明艳韶美”,而王湘云则“丰韵嫣然,常有出于浓艳凝香之外”,是故作者称“银儿如芍药,桂儿似海棠”。道光年间的《评花韵语》与《续评花韵语》二谱更是以“花”贯穿全篇,作者用了五十多种花来比拟所要品评的男伶,表面咏花,实则写伶。梨园花谱中以“花”为题名的不在少数,如《燕台校花录》《日下看花记》《莺花小谱》《评花新谱》《长安看花记》等,题中之“花”,皆指男伶。一些作者及其同好甚至会使用“花”来作为自己的笔名,如梦华楼主人、餐花小史、惜花老人、护花尉等。

  人的物化

  将人呼之为“花”,固然与移情于物、将物拟人化的传统有关,但更为重要的,则反映了晚明以来“物”的崛起以及人被物化的趋势——前者典型体现为“奢靡”风气的蔓延,后者可从花谱文本的体例得以说明。

  “谱”有“谱录”与“谱牒”两种。“谱录”多用于记物,其最大特点,是将所要记的“物”一条一条地“登记在册”。“谱牒”则多用于记人,除了注重人物的事迹记录外,更侧重于呈现记录在册的“条目”之间的关系网络,如家族起源,世系繁衍等。

  显然所有的花谱文本采用的都是记物的“谱录”形式,如宋代的花谱,作者都是按照花的品种一一记录其名称、产地来源、形态色泽等,而明清的品妓和品伶花谱,作者同样也只是在一一列出每位女妓和男伶的姓名之后,略论其籍贯、住所等客观信息,而后重点摹其身材、容貌、姿色、气质等,对于伶妓之往事着墨并不多。无论是名花还是美人,他们在谱中除了名次高下的关系之外,并没有太多的血缘关系,作者也无意于建构一个用于追溯源起或者流传的谱系结构。“美人名花,香光照映”,在品鉴者看来,名妓名伶和名花一样,都是美的象征物和承载物,在被“观看”的时候,他们都是同质的、沉默的、需要被表达和进行判断价值的“客观物”。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吴屹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