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书 >> 书界新闻
“中国最美的书”美在何处?
2013年12月15日 11:15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2013-12-12 作者:张枨 潘旭涛 字号

内容摘要:11月 19日,上海图书馆揭晓了2013年度“中国最美的书”评选结果,来自全国19家出版社的21种图书成为了2013年度“中国最美的书”,它们将被送往德国莱比锡参加“世界最美的书”评选。“中国最美的书”获奖者中不仅有书籍设计界的大师名家,也有崭露头角的后起之秀,他们充满才情和灵气的设计,给中国图书带来亮点和惊喜。21世纪后,由于设计手段的进步,书籍设计从封面设计上升到整体设计,强调整体性,逐渐取消了单项的奖项评比。袁银昌认为:“随着我国图书设计理念向整体设计转变,中国最美的书的评选标准也在转变,评选对象也逐渐从大型画册转变为面向市场的小开本的图书。

关键词:评选;美的书;中国最;袁银昌;书籍设计;版画;图书设计;封面;读者;理念

作者简介:

  11月19日,上海图书馆揭晓了2013年度“中国最美的书”评选结果,来自全国19家出版社的21种图书成为了2013年度“中国最美的书”,它们将被送往德国莱比锡参加 “世界最美的书”评选。

  “中国最美的书”获奖者中不仅有书籍设计界的大师名家,也有崭露头角的后起之秀,他们充满才情和灵气的设计,给中国图书带来亮点和惊喜。

  最美的书,究竟美在何处?它们对中国图书设计行业的发展,有何价值?

  传承传统之美

  90岁饶平如为悼念亡妻而创作的《平如美棠——我俩的故事》是本次获奖图书中的一本。该书以图绘的方式记录了饶平如夫妻俩坎坷幸福的一生,而其书籍装帧更是匠心独运,借鉴了中国传统的“喜帖”形式。

  手拿此书,映入眼帘的是作者与亡妻的名字,红底烫金的大字,喜庆的红色,仿佛“喜帖”一般。如同新婚胸花的书脊,则让读者未翻开图书时就已感受到书中要表达的夫妻之情。朴拙真实的画面,加上朴素无华的设计风格,烘托出追忆往事的氛围,表现出外在设计形式与内容的统一。

  “这本书在设计形式上符合中国读者的审美心理与品位,书名由饶平如老人亲手题写,运用复古的穿线装帧方式,便于翻阅的同时又给人一种历史的厚重感,展现出了二位老人丰富传奇的人生经历。”该书设计者朱赢椿说。

  《怒吼——北京鲁迅博物馆藏抗战版画展图录》收录了420余幅20世纪30年代的木刻作品,设计上突出了木刻版画的特点:灰黄的底色使得书的外观犹如一块原木,与封面正中的木刻版画暗相呼应,版画中的人物高呼着打倒帝国主义的口号,配合画面下方的文字“前进!前进!不愿做奴隶的人们起来吧”,让读者仿佛回到了那个战火连天的年代,感受到当时中国人民的怒吼。该书纸质朴实而有质感,印制精美,使得画面既细腻又很有张力。

  借鉴现代之美

  “设计师运用西方的现代设计理念,通过线条、颜色、空间等概念性的表达,产生直白、时尚感、简洁明了等特点,这是当今世界比较流通的一种图书设计形式。”“中国最美的书”评选委员会评委、著名图书装帧设计师袁银昌这样诠释现代之美。

  杜尚,是现代主义行为艺术大师,《杜尚 与/或/在 中国》这本书的设计则集中体现了现代艺术的基本精神。

  该书整体采用红色处理,富有视觉冲击力,红底黑字体现了神秘气质和行为艺术的表现力。本书的版式为中英文对照,封面处双语分割的位置正是“红色腰带”设定的位置。书内的字体运用别出心裁的明暗处理产生空间想象力。背景材料的处理使得层次感极强,双语的安排以及图文版面的构成变化则富有视觉逻辑,而页码设计的细微处更体现了杜尚的创意精神。

  寻求先锋之美

  袁银昌介绍说,在现代图书设计中,还有一种带有实验性、探索性的先锋风格,具有浓重的设计师本人的主观创作意识,并且具有一定的生命力与市场。

  《空度》就是一本具有先锋风格的艺术摄影集,作者朱赢椿称《空度》是用最好的纸张、最好的印刷制作的,具有高度的个人化、艺术性和实验性。该书以黑白灰记录了芦苇丛边的一条小船从早到晚的色调变化,留白充分,令人遐想。快速翻动书页时画面会动起来,犹如电影的镜头。动与静的奇妙结合,体现出了空灵的禅意,用至简的方式传达最纯的美。

  “人来到世界,从黑暗来到光明,最后闭上眼睛回到黑暗之处。这本书独一无二之处,是用对一天的记录,描绘一生,让人们在浮躁的社会中寻求内心的平静,来思考自己的人生与未来。”朱赢椿说。

  美在顺时而变

  在袁银昌看来,从上世纪80年代至今,中国的书籍设计经历了三个阶段。80年代,书籍设计被称为书籍装帧,重视的是封面设计,而且只是套用规定的版式。以前书籍设计评选还分封面设计、插图设计等。21世纪后,由于设计手段的进步,书籍设计从封面设计上升到整体设计,强调整体性,逐渐取消了单项的奖项评比。

  近几年,一种新的理念——编辑设计,得到了传播与认同。这种理念要求设计融入书籍内容,与文章思想相结合。

  文化学者易中天先生曾言,尊重设计师,又害怕设计师。这句话点痛了“过度设计”。袁银昌认为,过度设计是设计师强加给作者的一种设计感,可能给读者造成不适。但他也高兴地看到,现在的设计越来越干净了,干扰阅读的“杂音”越来越少了。

  中国最美的书评选活动至今已经举办10年,评选出的书是否能为市场所认可?袁银昌认为:“随着我国图书设计理念向整体设计转变,中国最美的书的评选标准也在转变,评选对象也逐渐从大型画册转变为面向市场的小开本的图书。而设计师们也大都依据内容,‘恰如其分’地设计,对读者的审美理念起到引领作用,逐渐为读者与市场所认可。”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钟永新)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