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书 >> 灯下漫读
王小妮:个体必然被历史裹挟
2014年09月09日 16:41 来源:文汇读书周报 作者:蒋楚婷 字号

内容摘要:刚从摩肩接踵、人声鼎沸的上海书展现场走出来的王小妮淡然地站着,衣袂飘飘,似乎跟这热气腾腾的书展、天气,甚至世界都隔着一段距离。

关键词:故事;上海书展;周报;气息;近影

作者简介:

 王小妮近影

  ■文汇读书周报记者蒋楚婷

  刚从摩肩接踵、人声鼎沸的上海书展现场走出来的王小妮淡然地站着,衣袂飘飘,似乎跟这热气腾腾的书展、天气,甚至世界都隔着一段距离。一片乌云飘过,酝酿着暴雨的气息。这样的气息在《1966年》 这本书里也能嗅到。1966年,一场政治风暴即将到来,人们惊惶、恐惧、紧张、不安,但日子却仍在一天天地过。王小妮笔下所呈现的,就是这样一群怀着恐惧过着平常日子的普通人。

  收在 《1966年》中的十一部短篇小说,是王小妮创作的有关“1966”这一年的系列小说,写于1998到1999年之间,分别发表于 《作家》《收获》 等杂志,这是第一次结集出版。出版前,王小妮对它们进行了认真地修订,但不是改写,所以这些故事还保留着原来的风貌和统一的语境。文风很实,文字质朴,却有着诗的节奏。

  1966年,王小妮十一岁,看见很多,听见很多。她故事里的主人公没有特指的原型,是虚构的,却多有真实的影子; 而且故事里的场景也多是真实的,所以传递出的气氛特别有现场感,这也是为什么能从书中嗅到暴风雨的气息。王小妮自己总结说:“这十一段故事……写了记忆中的1966年特有的气味、声响、色彩,和不同人的心理。”

  是的,心理。王小妮说喜欢电影 《朗读者》的切入角度,没有直接描写纳粹的暴行,而是探究暴行背后人的心理。《1966年》中,也没有特别触目惊心或哀怨动人的情节,揭示的是表象之下的内在。

  为了配合小说的宣传,王小妮来到了上海书展,但对于这份热闹和喧嚣却有着隐隐的抗拒。接受记者专访时也常常言简意赅,点到为止。她不喜欢被称作“朦胧诗”的少数幸存者之一,但人家这么说,她也不屑于去争辩;她认为诗坛热闹、诗人贫寒的现象很正常,这样才能保持诗歌“生龙活虎”的状态——她用了“生龙活虎”而不是“纯洁”;她说离开学校因为管束太多,也因为怕太过投入而变得抑郁;但当谈到《上课记》和她的学生时,她的眼中闪烁着柔情……归根结底,王小妮还是一个诗人:敏感、率性、不造作。

  周报:您在前言中说想把1966年当作一个普通的年份来写,并说这涉及一种历史观。您的历史观是怎样的?

  王小妮:前言中已有说明。(在前言中,王小妮这样表述:“常常大事件临头,任何的个人和群体都被夹带裹挟,没人可能获得时空上的真正的洞穿力……任何个人,对于下一秒他将面对什么,都茫然不知,遍看天下,无一例外。”)

  周报:苏联作曲家肖斯塔科维奇晚年回首往事时曾说过这样一句话:“等待枪决是一个折磨了我一辈子的主题”,这样的主题似乎也贯穿于您笔下的小人物身上,无论是小知识分子、医生,还是锅炉工、售货员,都在战战兢兢地等待。您是一个悲观主义者吗?您认为渺小的个体在面对时代洪流时只能听天由命吗?

  王小妮:悲观。个体必然被历史裹挟。

  周报:发现您小说里的人物基本都没有名字,只是用男人、女人、老太婆,或卖盐的、收废品的、结巴等来称呼。没有名字是不是就意味着您设计的人物没有个性只有共性?

  王小妮:他们有个性,也有出声有动作,努力还原细节,但不必知道他们究竟是谁,可以是我们身旁的任何一个。

  周报:听说您正在构思一本关于“1967年”的书,这次是用一个人来贯穿整个故事。无论是“1966年”还是“1967年”,那个年代的故事对于当下的意义何在?

  王小妮:写一个十五岁少年在1967年夏天某一天里的故事,小说名字应该叫《少年和17颗铁珠》。激情冲动好奇,这些少年常态在特殊时段里发生的变异和由此带来的未知。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吴屹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