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书 >> 灯下漫读
大解《悲歌》不悲:创作犹如在高原约见众神
2014年08月22日 14:32 来源:燕赵都市报 作者: 字号

内容摘要:诗人大解是位为诗意而活的“隐士”,他十六七岁时在家乡青龙贫穷的山区创办杂志学写诗作,于清华大学读书期间迷恋先锋刊物,随后发表新诗。

关键词:创作;约见;高原;悲歌;诗人

作者简介:

  诗人大解是位为诗意而活的“隐士”,他十六七岁时在家乡青龙贫穷的山区创办杂志学写诗作,于清华大学读书期间迷恋先锋刊物,随后发表新诗。多年来,他坚持创作的短诗达千首之多,历时四年耗费心血创作出的长诗《悲歌》被誉为“东方的创世纪史诗”。此后,他还写就了500余篇寓言和一篇小说《长歌》,试图寻找广义的诗性。

  大解与时代保持着疏离感,在众生喧哗的当代诗坛,他坚持向内用力,文本为王。面对鲁迅文学奖的垂青与该奖项引发的热议,大解都显得风轻云淡。他被称为“纯粹的诗人”,向上窥见时间的内核和生命的状态,“他的世界是整个世界的世界,他的关怀是对整个人类的关怀。”

  《悲歌》不悲 需要有效读者

  记者:第六届鲁迅文学奖,你以短诗集《个人史》获得评委全票通过,此后却多次婉拒记者的采访,一再申明得奖并不重要,你对奖项是如何看待的?

  大解:在我的创作生涯中确实获得过一些奖项,但我更在意作品本身的艺术品质和广大读者的评价。对于一个作家和诗人来说,文本是第一位的,其次才是奖项。时间终将会淘汰掉那些外在的浮华的东西,剩下文字本身。如果文本经不住时间的淘洗,得什么奖也没用。

  记者:短诗集《个人史》先后获得“首届屈原诗歌奖”金奖以及“鲁迅文学奖”,这一作品有何寓意?你认为它是你最好的作品么?

  大解:《个人史》是我2010-2013年期间的诗歌作品结集,这本书能够得到评委的肯定,先后获得两个奖项,确实是对我的鼓励和鞭策。在这本诗集中,我试图把根基扎进故乡和童年记忆中,并由此展开个人的心灵史和身体史。我至今仍然认为,我的叙事长诗《悲歌》(16000行)是我最重要的作品。

  记者:《悲歌》创作历时4年,出版之后,你又陆续写了10万字随笔《悲歌笔记》,深入到艺术和哲学层面对它进行解读。能否分享一下,《悲歌》有着什么样的创作背景以及灵感来源?在创作过程中有过什么样的挑战?

  大解:《悲歌》从体量上说是一部巨著,它所容纳的东西让我也感到震撼和茫然。许多人写文章评论它,我也写了十万多字试图解读它,但都只是论述了其中的一个侧面,无法触及全部。

  这部作品构思用了四五年,写作用了四年。我试图通过一个完整的结构,展示出东方人群的生存史和精神史。这样一个想法,没有结构是无法完成的。而在《悲歌》之前,汉语诗歌大多是些抒情片段,是碎片化的,很少有人使用结构。小说一直在使用结构,诗歌为什么不能?我尝试使用了,我叙事了,我得到了《悲歌》。因为我在诗中使用了结构,而结构具有生长性,会把每一个读者都带入到个性化的解读和再创作中,完成自己的精神之旅。

  在写作《悲歌》这四年里,我不是熬过来的,而是处在持续的激情中,像是在高原上约见众神,其愉悦和旷达,非常人可以想象。

  记者:厚达七百多页的叙事长诗《悲歌》从初版到现在已经13年多了,得到了很多评论家和诗人的好评,但它的传阅率以及产生的影响与自身价值仍然相差悬殊,在缺少《荷马史诗》阅读传统的国度里,谈论长诗是奢侈的,你如何看待《悲歌》在现实中遇冷的“悲歌”?

  大解:在这样一个读图和微信时代,人们的阅读习惯正在发生着变化,能够阅读16000行长诗的人,需要足够的耐心和毅力。我相信它不会有太多的读者,《悲歌》注定是少数人的事情。但《悲歌》需要的正是“有效读者”。一部书和一个人一样,有它自己的命运,它出生在一个缺少叙事诗歌传统的文化背景中,确实有些突兀和傲慢,但我深信它会走远。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吴屹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