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团 >> 作品万花筒
张燕玲:长歌短板羊楼洞
2014年01月05日 16:23 来源:中国作家网 2014年01月03日 作者:张燕玲 字号

内容摘要:去年7月做客呼和浩特,肥羊之后,友人端来一杯汤色橙红明亮的热茶,双手接过香气迎面,抿了一口醇厚顺滑,神清气爽。再说,屋里萦绕着主人监制的蒙古歌谣,摄人心魄的蒙族长调,顺着一团人间暖意,绵延舒展,动心动人。随缘而行,便留下羊楼洞的几个关键词:古城墙,百年的茶马古道,中国近代第一家海外茶场,欧亚大陆,茶行商市,中国青砖之乡,石头城,武赤壁,文昌阁, 3个总统秘书、8位将军的诞生地等等历史传奇,一一叙述着令人感慨的故事。再说陷于高楼森林的今人,不都在寻找这样的去处:它置身于田园诗般的画卷里,有岁月的积淀,有文化的底蕴,有神奇的历史故事,有不尽的饕餮美食……纯净而烟火,那真的可以去羊楼洞。

关键词:羊楼洞;蒙古;主人;赤壁;友人;天窗;美食;文化老人;热茶;人间

作者简介:

  去年7月做客呼和浩特,肥羊之后,友人端来一杯汤色橙红明亮的热茶,双手接过香气迎面,抿了一口醇厚顺滑,神清气爽。“真舒服!”主人介绍这是来自湖北的老青茶。与大多数庸人一样,我也在享用美食好茶时常常不问出处,再说,屋里萦绕着主人监制的蒙古歌谣,摄人心魄的蒙族长调,顺着一团人间暖意,绵延舒展,动心动人。

  来到老青茶产地羊楼洞,是在初冬的夜里。说是去鄂湘交界的武赤壁,便住进龙佑赤壁温泉宾馆。寒气中,接过主人一杯香气纯正的热茶,一饮而尽,暖和了。主人说,这是羊楼洞“川”字牌青砖茶,有百年历史了,一直供应着蒙古、俄罗斯市场。顿时,半年前,呼市那顿美食红茶呼之欲出,原来那杯令我沉醉于蒙古长歌的老青茶就生在这里,之前喝了它,之后又偶遇它。人生就是这样,事事因果。

  随缘而行,便留下羊楼洞的几个关键词:古城墙,百年的茶马古道,中国近代第一家海外茶场,欧亚大陆,茶行商市,中国青砖之乡,石头城,武赤壁,文昌阁,3个总统秘书、8位将军的诞生地等等历史传奇,一一叙述着令人感慨的故事。如果说如此深厚的文化底蕴,如此高亢悠远的历史回声是过去时,那么,依傍滚滚长江,头枕幕阜群山,背依松峰山北麓,以及万亩楠竹、万亩茶园、万亩荷塘、万亩芝麻等等,大气磅礴、山清水秀、鱼米生香,则是现在时的遍地应答,是万物的自然回响。回响着绵长的历史回音和清纯的自然天籁,是羊楼洞的长歌,字少腔长、高旷辽远、舒缓自由,然而却长久疏于叙事,同行友人无不称奇,更感叹世界浩茫、世事沧桑,竟然淹没了如此胜地,没世而无闻。无疑,这是羊楼洞的短板了。

  我惟有倾听,追寻,发现,以及动笔表现了。

  再说陷于高楼森林的今人,不都在寻找这样的去处:它置身于田园诗般的画卷里,有岁月的积淀,有文化的底蕴,有神奇的历史故事,有不尽的饕餮美食……纯净而烟火,那真的可以去羊楼洞。

  因为纯净,是每个人天性中对自然的一分向往,一种回归。尽管,环绕羊楼洞老街的小河,已变成了小溪。生于斯的友人是个诗人,此时也无奈地说:“记忆中的清澈小河,已是一个遥远的沉睡的梦,但这毕竟是我的家乡。”是的,每个人的家乡小河,不都一直流淌在所有人内心深处最诗意、最浪漫、最神秘的地方吗?

  随着友人,一进到他的家乡羊楼洞古镇,便喜欢上了一街的明清建筑,以及一街原生态的充满人间烟火气的日常生活。闲坐门前的老人,奔跑在青石板的孩子们,绕着正在采访的当地电视台记者,嘻嘻哈哈,好奇又淘气地人来疯着。镜头中,我们和孩子随意拥进街边一间老宅院里,嗬,满屋菜香,柴火旺旺的铁锅里炒着半锅肉片白萝卜,女主人笑盈盈地招呼着我们进屋,堂屋是天井结构,上面是天窗,下面是地井。天窗四四方方,明亮清朗中从梁上直直垂下一条麻绳,午后,它将悬挂上一篮剩饭剩菜,深冬则是一挂熏肉熏肠。“天然冰箱哦!”主人说,他们的房屋虽然老旧,但天窗采光好,遇到雨天,雨水还可以从天窗落在地井上,顺着石头的缝隙流到院外,从来不闹水灾。再看窗棱上精美的木雕,便想,明清时期羊楼洞人或许比今人更聪明?“喝杯老青茶再走吧!”长长的人间盛情随着浓浓的生活气息漫入心间,暖暖的,让人欢喜。

  老人们说,过去,这条街上有茶庄200余家,什么阜昌、怡红久、顺丰、黄川顺、陈恒发、兴隆茂、江天成、宝聚川、天聚合等等茶行成市,熙熙攘攘,热闹极了。清道光年间,有英、德、日、俄等国贩子竞相于此办厂制茶,山西、天津、上海茶商也都蜂拥而至,蒙古茶商一直就没断过,这里成了驰名国际的茶市。以前都是用“鸡公车”运茶出街的,前后独轮将青石板都碾出一条直直的深槽。“但是,现在没有多少人知道,老街也冷冷清清了”。这是羊楼洞今天的短板。

  退休了的文化馆老馆长游哲茂说:“600年茶文化,外面都不知道,心不甘啊,这也是我们这帮老者为什么还这样操心奔波的原因。”游漠俊老人也说羊楼洞是“洞天福地,它应该福泽更广泛的人们”。刘美珠老人则详细描述了她家祖祖辈辈手工制砖茶的往事,“要失传了,那怎么可以呢?子孙要骂的哦”。深情款款,幽怨又期许。于是,他们出门呼吁,进门整理地方志,收拾失落的文明。白发苍苍,坚定执著,文化老人们在加高羊楼洞的短板。

  是的,羊楼洞的茶香、古意、胜景、人文,还有一街百姓恬静的日常生活。在怀想远去的繁华和文明时,要想历史文化生生不息,必须寻根与再植根,必须承传,也必须植入今天寻常百姓家,一如闲坐门前老人们的念想,一如当地文化老人的执著奔走,惟此,一地文明才有可能源远流长。我想,这样的羊楼洞才是真正的人文圣地。一方水土总有一方人们守护,尤其当地文化老人,拳拳之心,历历在目。我想,地方文化便是这样传承的,中华民族文脉也是这样通、续、连、接的。

  沐浴在纯净中,便舍弃了去看那争斗惨烈的武赤壁遗址。回到住处,就着夜色的寒气,放一池温泉,一步一步走向心的深处,心里又响起草原长调,舒缓,缭绕,绵长,喝上一口老青茶,在汤与茶中,日常熟悉的生活倦怠渐渐远去,想想自己,了解自己,当然也反省自己,更原谅自己。四周有冷风吹来荡去,心房还在等着未完的故事,静静的,有茶香幽幽散开。

  羊楼洞的长歌,渐渐响起……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钟永新)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