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团 >> 作家咖啡馆
姚媛:翻译给了我什么
2014年09月10日 21:01 来源:中国作家网 作者:姚媛 字号

内容摘要:姚媛,文学博士,南京大学加拿大研究中心主任,英语系副教授。翻译中的细节给旅途带来惊喜,旅途中的细节让翻译变得顺利。

关键词:翻译;中国作家;生活;译文;加拿大

作者简介:

  姚媛,文学博士,南京大学加拿大研究中心主任,英语系副教授。主要译著有《世代相传》《身着狮皮》《少年Pi的奇幻漂流》《南极》《亲爱的生活》等。

  我曾经下过决心:下一次出版社问我愿不愿意做翻译,我一定要说“不”,可是,下一次,本想说的“不”却脱口变成了“好”。我对翻译有一种近乎痴迷的爱。在加拿大狭小的公寓里,每天晚饭后,我盘腿坐在沙发上,翻译《亲爱的生活》,夏天、秋天和冬天,没有一天不如此,稿费是人民币1300多元。从出版社拿到《少年Pi的奇幻漂流》,我放下正在写的博士论文翻译。当时并不知道几年后故事会被搬上荧幕。虽然译著不算科研成果,对晋升职称毫无用处,但我仍然花了很多时间做翻译。

  没有一种爱是无缘无故的。我对翻译如此执著,翻译究竟给我带来了什么?我多次自问。偶然回顾十几年来走过的翻译之路,似乎突然找到了答案:翻译给了我一个自在而丰富的世界,让我不断认识自己。

  我们生活在一个飞速发展的世界,生活裹挟着我们匆匆往前走。但是,翻译与此正相反。它大多数时候要求译者独自工作,独自沉浸在作品里,细细品味原作,慢慢打磨译文。这时,四周的一切都变得安静、遥远,甚至时间也走得慢了,纷乱的思绪不见了。这样的时刻非常美妙,不仅因为我的心是静的,更因为我发现我的心可以安住在一个安静的空间里,不被喧嚣忙碌所扰乱。

  很多人慨叹“身不由己”,但翻译却相对自在。我相信很多译者做翻译仅仅是因为喜欢,而不是为了追逐名利——因为几乎没有名利可以追逐,也不是迫于种种压力——这个时代的压力大多与名利有关。翻译的过程不带功利的目的,也就不会受到复杂因素的牵扯和羁绊,不会患得患失,焦躁不安。这是多么难得的自在。

  当我做翻译时,常常发现自己闯进了意想不到的知识、情感和思想领域,一个更加丰富的外面的世界在我面前展开,丰富了我的内心世界。

  对于专业知识技术的描写和富有异域特色的地理历史、动物植物、风俗礼仪等,我坚持尽量准确地翻译(哪怕作者对沙发面料的描写,我也绝不含糊——我相信一只猫跳上平绒沙发和跳上真皮沙发的画面在读者心里形成的反应是不一样的)。我曾查过伐木、建桥、航海等也许不做翻译就一辈子也不会涉及的知识;我曾在翻译《世代相传》时辗转得到斯里兰卡驻中国使馆工作人员的帮助,请他在地图上为我标出当地地名的发音,向我描述当地的植物、动物、香料;也曾在翻译《少年Pi的奇幻漂流》时查阅各种资料,给作者写邮件,了解印度教的神祇、传说、思想。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韩卓吾)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