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团 >> 学术评论窗
王福利:切莫误读“子夜歌”
2015年08月10日 11:0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福利 字号

内容摘要:  李白创作有乐府诗《子夜吴歌》四首,尤其是第三首:“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秋风吹不尽,总是玉关情。何日平胡虏,良人罢远征。”不仅在原《子夜歌》五言四句范式的基础上,新变为五言六句,而且还脱出原有民歌作品主要表现女主人公哀苦伤感的情调,转而表现女子对远征夫君的思念和早日扫平胡虏,过上太平日子的强烈愿望。诗歌既有几分朦胧婉约,感伤惆怅,亦蕴含些许苍凉悲壮和对美好前景的热切向往,让人耳目一新。清沈德潜《说诗晬语》曾评论说:“诗贵寄意,有言在此而意在彼者。李太白《子夜吴歌》,本闺情语而忽冀罢征。”

关键词:王运熙;乐府;李白;中华书局;女子;文学作品;有鬼;创作;原意;音乐

作者简介:

  李白创作有乐府诗《子夜吴歌》四首,尤其是第三首:“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秋风吹不尽,总是玉关情。何日平胡虏,良人罢远征。”不仅在原《子夜歌》五言四句范式的基础上,新变为五言六句,而且还脱出原有民歌作品主要表现女主人公哀苦伤感的情调,转而表现女子对远征夫君的思念和早日扫平胡虏,过上太平日子的强烈愿望。诗歌既有几分朦胧婉约,感伤惆怅,亦蕴含些许苍凉悲壮和对美好前景的热切向往,让人耳目一新。清沈德潜《说诗晬语》曾评论说:“诗贵寄意,有言在此而意在彼者。李太白《子夜吴歌》,本闺情语而忽冀罢征。”

  李白精通古乐府学。唐权德舆《右谏议大夫韦君集序》云:“初,君(韦渠牟)年十一,尝赋《铜雀台》绝句,右拾遗李白见而大骇,因授以古乐府之学。”自汉乐府产生后,历代诗人中,创作数量最多、使用曲调最多的就是李白。李白古乐府创作名目繁多,如《乌夜啼》、《杨叛儿》、《采莲曲》及《子夜吴歌》等。(参见吴相洲《论李白乐府诗》,《乐府歌诗论集》,商务印书馆2013年版)

  但作为古乐府诗题之一的“子夜吴歌”,其本义为何?源于何时、何地、何人?原有歌诗所表达的感情基调怎样?不了解这些问题,不但不能很好地说明李白创作的新变和发展,甚而极易望文生义,产生误解。

  在解读李白《子夜吴歌》时,人们最先考虑要参考的古籍自然是正史《旧唐书》和《新唐书》。在这样两部史书中,确也都有关于《子夜歌》的说明文字。《旧唐书》卷29《音乐志》载云:“《子夜》,晋曲也。晋有女子夜造此声,声过哀苦,晋日常有鬼歌之。”这是中华书局1975年版整理本的标点断句方式,《新唐书》卷22《礼乐志》的记载只有“《子夜》,晋曲也”一句,而未及其他。细心的读者会发现,就《旧唐书·音乐志》中“晋有女子夜造此声”句,不同的理解又会有不同的点断方式,如若不清楚曲名原委,便很可能产生偏差而造成误读。因此,已故乐府学研究专家王运熙就曾假设道:“这句子如点为‘晋有女子,夜造此声’,意义便不同了。这样解释,虽非作者原意,却颇可通。”(《乐府诗述论》,上海古籍出版社2006年版)王运熙的意思很显然是说,这种标点方式于正常阅读,虽语句是通顺的,但并非作者原意,其理解和点断是错误的。

  近年中华书局出版的《中国文学作品选注》第2卷该诗“题解”引《旧唐书·音乐志二》的标点方式是:“《子夜》,晋曲也。晋有女,子夜造此声,声过哀苦。”(袁行霈等主编,傅刚、阎琦分卷主编,2007年版,第2卷,第312页)又解释曰:“因属吴声曲,故又称《子夜吴歌》。六朝乐府《清商曲辞·吴声歌曲》有《子夜歌》、《子夜四时歌》等。其歌本四句,多写男女间情事。李白仿其体制,改为六句,共作四首,依次为春、夏、秋、冬四时,此为其三。”

  不难看出,《中国文学作品选注》这一点断的方式与王运熙的假设虽不全同,却也有几分相似。其共同点是,这两种断句方式都认为《子夜》曲是一晋之女子,于夜里(或“子夜”)时唱奏,声过哀苦,因而得名。如同王运熙所云,该种点断于“文理”、“情理”是能够说得通的,但这一理解和点断与事实情况和作者原意却是不完全相符的。《中国文学作品选注》虽说是采自瞿蜕园、朱金城《李白集校注》卷六(参见《李白集校注》,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年版),但编著者并没有注意到同书《子夜四时歌四首》其一关于“吴歌”注释时引用的《宋书》、《乐府古题要解》的资料信息。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韩卓吾)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