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团 >> 学术评论窗
叶诚生:文学批评价值建构的若干面向
2015年06月05日 10:04 来源:文艺报 作者:叶诚生 字号

内容摘要:对于文学批评而言,也许这才是一个最大的伦理价值。

关键词:文学批评;文化研究;文学;文学史;批评家

作者简介:

  在“文学理论批评化”这一趋势不断加剧的当下,谈论批评实际上也成为考量文学研究的一条主要途径。在某种意义上,20世纪以来的文论发展正是建立在此起彼伏的各色批评实践之上。从现今中国文学批评的实际来看,批评家们在一如既往地借重经典文论的同时,也大量征用了不同面向的新的批评话语资源,切实体现了现代文论由本体论向阐释学转向的新范式。

  文学批评的价值重估

  “价值重估”作为一种释义模式是中国当代文学批评界再熟悉不过的阐释手段了。从话语源流上看,对价值重估的热衷其实在很大程度上源于对文学史的“重写”冲动。在原本意义上,文学史研究、文学理论建构和文学批评实践被看作可以适当区隔的三个不同学术空间,虽然三者之间必然地相互作用,但在前述“理论批评化”的现代学术语境下,批评有可能整合一切,诸多学术实践也可归于批评话语的不断展开当中,这种情形已非经典文论意义上的“相互作用”。在此背景下,我们也许就不难理解,“重写文学史”作为一种文学史研究领域中发生的革新要求,其学术实绩却往往在当代文学批评中开花结果,而文学史重构本身倒是迟迟未能如人所愿。举例而言,批评家们一再推重的作家汪曾祺已经成为一个中国当代文学批评的标杆,这一批评尺度的建立自然源于文学史重写思潮中对废名、沈从文等人的文学实践的重估,而在具体的当代文学批评活动中,被文学史重新挖掘出的这一文学脉络又化为批评自身的有效命题,如汉语写作的诗性之维、诗化小说的文体建构、乡土文学的语言视界等等,通过这样一系列的批评策略,当代文学中的相似文本得到有效解读,更重要的是,某种引领当代汉语写作的批评标准也得以确立和强化,从而体现出一个被广泛认同的文学价值取向。可以看出,相较于文学史重构,文学批评更易成为价值更迭的得胜者。学界曾质疑“重写文学史”流于做翻案文章,主流作家被拉下神坛、边缘作家重得彰显,而文学史上更为丰富的中间大多数人的文学实践却并未得到新的书写。这一质疑对文学史研究而言确为有感而发,相对来说,文学批评所同样热衷的颠覆与重估工作就易于被人理解和接受了。批评远离了“讲史”的冲动,不寻求普遍性的文学发展链条,反倒在个别性上迅捷实现了价值重构的学术初衷。只要看看1980年代中后期先锋叙事所掀起的新潮批评的波澜就可以见出文学批评价值建构的一个重要面向——对现代主义文学的热切肯定,虽然文学史研究中早就力图打破现实主义的一统天下,但盘根错节的文学史叙事本身终究很难一语道破,而批评在文学发展的特定阶段确实可以全力凸显某种急迫的文学期待。

  文学命名

  当然,文学批评征用的重写文学史的策略不仅仅是价值重估,在某一时段文学的发生和断限这一典型的文学史叙事范畴中,批评同样多有借鉴。近年来,有关当代文学的前30年和后30年的命名与考辨一直不断,而其中关于新时期文学起源的解说更是时有新见。不难发现,文学断代史的起源问题很快便成为一个文学批评界深感兴趣的话题,批评家的声音甚至更加响亮。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批评家们普遍看取其中隐含的有关当代文学批评的新的论域和价值生产的新的可能性。事实上,当人们不再想当然地以伤痕文学最初的个别文本作为新时期文学的实际发端时,以往所形成的当代文学后30年的发展序列自然被动摇,当代批评的坐标系也随之发生位移,无论作家作品还是思潮流派以至文学生产的诸多环节,都将被置于新的批评视界当中。同样,当人们不再视“新诗潮”为新时期诗歌横空出世般的存在,而把目光更深地投向1970年代的地下诗歌活动、投向横跨新时期门槛的前后勾连的作家作品时,文学批评的眼光自然也就变得更加复杂,无论在社会学视野中还是在文学解读里,简化和单一的尺度都会遭到怀疑。即使对所谓“新世纪文学”而言,新时期文学的起源问题同样是一个具有实际意义的话题,因为当下文学所有的“常”与“变”,都与这个复杂的起源相关。由于观照距离的过于切进,1980年代以来的文学史的书写尚难以完全存真,但批评确已获得了较为丰富的具象和细节,有理由呈现和评判更为贴切的文学景观。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韩卓吾)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