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团 >> 学术评论窗
董健:"求真"是学术事业的第一要义 历史需要真实的解答
2015年04月27日 21:24 来源:中国作家网 作者:张婷婷 字号

内容摘要:中国话剧研究会副会长董健:东西方文化在外在表现形式上存在着极大的差异,但是站在文化的价值核心层面,二者之间又有相通之处。

关键词:文学;真理;戏剧;访谈;戏曲

作者简介:

  追求历史真实就是追求真理——文学史家董健访谈

 

    张婷婷:您在中国现当代戏剧研究方面,出版了《中国现代戏剧史稿》《中国当代戏剧史稿》《戏剧艺术十五讲》等一大批非常有影响力的成果,有些著作例如《中国现代戏剧史稿》,虽在20世纪80年代付梓出版了,但以今天的学术眼光看也并不过时,仍然是戏剧戏曲学专业的必读书。能为我们介绍一下您在这方面的研究吗?

  董 健:在中国现当代戏剧史与戏剧理论方面,我花的功夫比较多。“文革”之后,南京大学中文系戏剧研究室被恢复,时任中文系系主任的陈白尘,也兼任该室的主任,我被聘为副主任。我们共同主编了《中国现代戏剧史稿》,后来又和胡星亮编写了《中国当代戏剧史稿》。我个人主编了大型工具书《中国现代戏剧总目提要》等一系列戏剧研究方面的丛书。

  《中国现代戏剧史稿》梳理了20世纪上半叶中国戏剧运动和思潮,并站在现代、人道、民主的立场,尽可能客观地评价了重要剧作家的创作,对戏剧发展的历史规律也作了总结。这部著作从1984年开始编写,1989年出版。1984年我们邀请了夏衍、于伶、赵铭彝、柯灵、石凌鹤、葛一虹等剧作家和批评家在苏州开会商讨史稿的编写事宜。我跟陈白尘商量,我们要以实事求是的精神,结合史料予以戏剧科学的分析,对历史作出真实的描述和公正的评价。因此,这部戏剧史稿反倒“干干净净”,直到今天也不过时。

  从我治学的历史经验教训看,学术研究是一项十分严肃的知性探求工作,“求真”是学术事业的第一要义,追求历史真实是学术研究的最高原则。历史需要历史的回应,历史需要真实的解答,从某种意义上说,追求历史的真实就是追求真理。如果不能直面1949年以来的真实历史,我们又从何去寻找戏剧的真理?如果不能正视我们犯下的历史错误,又如何匡正前行的道路?思想的自由和精神的独立永远是学术致思的主导方向,只有让“真理的阳光”点亮我们心中的道德良知、智慧勇气,才能脚踏实地耕耘学术土壤,献身于价值理想的追求。

  张婷婷:刚才您提到,“文革”期间就搜集了大量田汉的资料,为您在20世纪90年代出版的《田汉传》打下了基础,这部65万言的皇皇巨著,受到了学界的高度评价,认为您写出了田汉真实的灵魂。您是怎样做到撰写的真实的?

  董 健:《田汉传》是我在20世纪的最后8年写成的,这部65万言的著作很难写,不仅因为田汉的生命轨迹联系着很多政治“敏感点”,如 1935年上海被捕入狱,在南京大演“太平戏”,“四条汉子”等问题,都一直颇有争议,并且他的欢乐与怅惘、成功与失败、悲剧与喜剧可以说是一代知识分子悲剧命运的写照,承载着一部中国戏剧史,也体现着中国现当代戏剧的进程与时代的精神状态。将田汉置于时代的语境,真实地写出一个田汉,对他的人生历程与学术追求作出客观、公允、可靠的描述,这是非常困难的,必须有三种真实:一是历史的真实,二是细节的真实,三是灵魂的真实。历史真实必须在材料基础上,考据详明、辨析精微,还以历史本来面目,打开混淆不清的历史死结;细节真实意味着无权编造,只能从茫茫史料中抠出细小情节,一丝一丝慢慢缝合,甚至连天气描写都不敢随便错乱;灵魂真实使我必须“活”在田汉的精神世界,体会他的泪与笑、爱与憎、情与思、灵与肉。我提出有真假两个田汉的问题,一个是“一诚可以救万恶”的直率、真诚、好打抱不平的“真田汉”,一个是被异化为工具扭曲、分裂的“假田汉”,双重人格的田汉,在政治漩涡中痛苦挣扎。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韩卓吾)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