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院社科联
街道的力量
2019年05月24日 12:31 来源:文汇报 作者:包亚明 字号
关键词:生活;数字化;购物中心

内容摘要:数字化已经重塑了街道的内涵,也重新界定了街道的打开方式,步行的困境则愈发变得复杂。简·雅各布斯认为好的城市的活力是在非规划的、自组织的、即兴生长的街道中孕育的,人们按照需要而自然选择的生活,构成了街道赖以存在的混沌的复杂性,并创造了连续而短小的“街道眼”,从而激发出自发自由的街道芭蕾的“舞步”。迈克尔·索斯沃斯和伊万·本-约瑟夫在《街道与城镇的形成》一书中,不仅认同街道是聚拢城市居民的黏合剂,而且认为街道是为城市生活而搭建的公共框架,并不只是仅供车辆穿梭的交通通道。“街道建设的目标是创造出功能完备、适宜居住的街道,而且要使得这些街道关联所处的自然与历史背景,支持所处社区的社交生活,并且对使用者而言它们既舒适又安全。

关键词:生活;数字化;购物中心

作者简介:

  当电商和物流便捷地把外卖和食材送到家门口的时候,餐馆、街道和商场要付出怎样的努力,才能让人换下睡衣出门?数字化已经重塑了街道的内涵,也重新界定了街道的打开方式,步行的困境则愈发变得复杂。  

  街道的力量:“伟大的街道造就伟大的城市”  

  在简·雅各布斯看来,街道是我们归属感的一部分。她认定城市就是街道。街道不是城市的血管,而是神经网络,是积累的智慧。街道上的互动,是一个城市的公共生活的开端,只有居民才是城市最终的推动力,这一传统可以上溯到古罗马时期的公共街道。同样秉持非主流和民粹观点的伯纳德·鲁道夫斯基在《人的街道》一书中这样描述意大利的街道:“街道不会存在于什么都没有的地方,亦即不可能同周围环境分开。换句话说,街道必定伴随着那里的建筑而存在。街道是母体,是城市的房间,是丰沃的土壤,也是培育的温床。其生存能力就像人依靠人性一样,依靠于周围的建筑。完整的街道是协调的空间。”(转引自芦原义信:《街道的美学》,尹培桐译,南京: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2017年,第52页)  

  阿兰·B.雅各布斯同样赞同简·雅各布斯的观点,他认为街道以一种最基本的方式为人们提供了户外活动的场所;同时,街道也是社交与商业活动的空间。“置身其间,你可以与人会晤——这也是我们之所以依恋城市环境的基本原因……有些街道存在的目的是为了交换商品与服务,街道是个生意场。这样的街道就是一种公共生活的橱窗,用以展示社会所提供的诱人商品。”(阿兰·B.雅各布斯:《伟大的街道》,王又佳等译,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08年,第3页)阿兰·B.雅各布斯强调街道的功用并不仅仅是让人们能够方便地从一个地方到达另一个地方。“街道是组成公共领域的最主要因素,其他任何城市空间都望尘莫及。它们是公共财产的重要组成部分,并受公共机构的直接管理。”(《伟大的街道》,第308页)  

  简·雅各布斯认为好的城市的活力是在非规划的、自组织的、即兴生长的街道中孕育的,人们按照需要而自然选择的生活,构成了街道赖以存在的混沌的复杂性,并创造了连续而短小的“街道眼”,从而激发出自发自由的街道芭蕾的“舞步”。伯纳德·鲁道夫斯基同样关注非传统非西方“主流”建筑的文化,他的《没有建筑师的建筑:简明非正统建筑导论》一书,突破了狭隘的学科藩篱和社会偏见,展示了可容纳10万观众的美洲史前剧院区域、供数百万人居住的地下城镇和乡村等奇观。鲁道夫斯基希望在那些公共空间的“原始”建筑之美中,找到陷入困境的工业时代人类生活的出路。他认为,街道作为城市公共空间的核心组成部分,是建筑智慧与人类生活方式的交汇点。可以说,街道聚焦了人类生存和发展的核心问题:如何更高质量地可持续地生存,以及在生存过程中如何维持和谐共处的邻里关系。  

  人的活动是阿兰·B.雅各布斯关注的焦点,在街道上人与人的关系中,他更强调街道是一种人的运动:人们四处观望、穿行其间:那些擦肩而过的人们的脸孔和身形,那些变化的姿态与装扮,都在不间断地运动着。同样认同简·雅各布斯的理念的珍妮特·萨迪-汗担任过纽约交通局长,在6年多的城市治理过程中,她始终关注街道与人的力量,她认为不仅仅是纽约市民,而是世界范围内的城市居民都开始意识到街道的重要性,并希望追回属于他们的街道,因为人们开始意识到从未被满足的对于城市宜居公共空间的渴望。在《抢街:大城市的重生之路》一书中,珍妮特·萨迪-汗认为街道是一个城市社会、政治与商业的动脉,街道也划分着政治与文化的边界:“一直以来,城市是孕育文化、科技、商业的摇篮,历史上的先进思潮和文明在此碰撞交汇。然而,当今世界特大城市的街道上却鲜能体现出这种创新性……如果一个城市的街道非常适宜人们步行、骑行或者闲坐,那么这座城市也会激发人们创新,促进投资,并吸引人们长居于此。”(珍妮特·萨迪-汗等著:《抢街:大城市的重生之路》,宋平等译,北京:电子工业出版社,2018年,引言第xv-xvi页)  

  迈克尔·索斯沃斯和伊万·本-约瑟夫在《街道与城镇的形成》一书中,不仅认同街道是聚拢城市居民的黏合剂,而且认为街道是为城市生活而搭建的公共框架,并不只是仅供车辆穿梭的交通通道。和珍妮特·萨迪-汗一样,他们也认为街道应当发挥鼓励街头生活的优势,应当而且必须能够适应不同的使用者。街道网络应当满足行人、骑行者、出租车、公交车等使用者的共同需求,应当用于维系居住区的宜居性。“街道建设的目标是创造出功能完备、适宜居住的街道,而且要使得这些街道关联所处的自然与历史背景,支持所处社区的社交生活,并且对使用者而言它们既舒适又安全。”(迈克尔·索斯沃斯和伊万·本-约瑟夫:《街道与城镇的形成》,李凌虹译,南京:江苏凤凰科学技术出版社,2018年,第3-4页)迈克尔·索斯沃斯和伊万·本-约瑟夫认为街道设计标准必须对自然与历史环境、社会生活与文化具备灵活性和灵敏的反应,这已经接近了阿兰·B.雅各布斯讨论的“伟大的街道”的问题。  

  阿兰·B.雅各布斯坚信“伟大的街道造就伟大的城市”。当阿兰·B.雅各布斯提出“伟大的街道”这一理念时,他清醒地意识到这是一个没有标准答案的问题,散步的场所、物质舒适性、清晰的边界、悦目的景观、协调性、良好的维护管理措施,这些显然都是伟大街道所应具备的物质特征。但是光有这些是远远不够的,伟大的街道一定是和人联系在一起的,一定是和人的活动联系在一起的。人们在这样的街道公共空间能够彼此交流、不再感到孤独;能够聚集起来,创造有意思的社区生活。这样,街道不仅成为了社会化的容器,而且成为了表达公共见解的场所,人们在街道上感觉到舒适和安全。“最优秀的街道能给人带来强烈、持久、积极的印象;他们抓住你的眼睛和想象。这里是快乐的地带,让人们不知不觉希望故地重游。”(《伟大的街道》,第306页)  

作者简介

姓名:包亚明 工作单位:上海社科院文学研究所

职称:研究员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孙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