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数据下载 >> 国家哲学社会科学学术期刊数据库 >> 热点关注
新生代农民工城市融入问题探索
2014年08月06日 09:47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岳树岭 字号

内容摘要:2010年 1月 31日,中共中央在《关于加大统筹城乡发展力度进一步夯实农业农村发展基础的若干意见》(简称“一号文件”)中明确提出“采取有针对性的措施,着力解决新生代农民工问题,促进新生代农民工的市民化”。和老一代农民工相比,出生于20世纪80年代以后、年龄在16周岁以上、以非农就业为主的农民工群体通常被称为“新生代农民工”,他们呈现出明显区别于老一代农民工群体的特点:文化素质整体较高,再教育需求也较高。解决新生代农民工城市融入的途径新生代农民工问题的解决从长远角度讲,是一件关系国家城市化、工业化和现代化全局的重要大事。从农民工自身来看,提高个人素质,制定职业规划,大力提升农民工自身人力资本,是实现城市融入的有效途径。

关键词:新生代农民工;就业;职业;户籍;技能;市民;农村;培训;城乡;城市居民

作者简介:

  2010年1月31日,中共中央在《关于加大统筹城乡发展力度 进一步夯实农业农村发展基础的若干意见》(简称“一号文件”)中明确提出“采取有针对性的措施,着力解决新生代农民工问题,促进新生代农民工的市民化”。这是我国首次在“一号文件”中使用“新生代农民工”的概念。作为推动我国城市化进程的有生力量,新生代农民工是我国城市化进程中将予吸纳的准市民阶层。对农民工问题的解决,关系到我国城市化、工业化建设和新农村建设的顺利进行。

  和老一代农民工相比,出生于20世纪80年代以后、年龄在16周岁以上、以非农就业为主的农民工群体通常被称为“新生代农民工”,他们呈现出明显区别于老一代农民工群体的特点:文化素质整体较高,再教育需求也较高;大多数新生代农民工不再“亦工亦农”,半城市化状态和边缘性明显。虽然被冠以“农民”二字,但与农村、农业生产的关系已不是那么紧密。新生代农民工的社会阅历和社会认知直接从城市开始,与城市居民的生活习惯基本无差。他们渴望融入城市生活,希望在城市里扎根。但以户籍制度为基础的城乡壁垒,事实上将城乡两部分居民分成了两种不同的社会身份,新生代农民工沦为城市的“边缘人”,成为城市里的“灰色人口”。

  新生代农民工城市融入存在的问题

  职业发展期望值高,但技能水平达不到。一方面,新生代农民工在城市生活方式和消费文化的浸染下,由生存成本所引发的一系列需求,使其在职业寻求方面更加注重工资水平、个人的未来发展、工作的人文环境,以寻求自己更加感兴趣的职业,同时追求幸福感。另一方面,虽然新生代农民工的受教育水平相对较高,但其职业技能水平与许多行业的要求仍有一定差距。这导致了新生代农民工只能就业于对文化和技能要求不太高的加工制造业、餐饮服务业等劳动密集型产业,甚至是建筑业。对河南省3712个新生代农民工的调查结果显示,有55%的人在工作前接受过技能培训,其中仅有15.43%的人接受过相对高级的培训,45%的人通过工作学习,而在工作之前从未接受过技能培训。

  获取就业信息能力弱,就业机会少。在城市中过窄的人际关系,从某种程度上限制了新生代农民工就业机会的选择。和父辈一样,新生代农民工就业信息的获取方式以社会资本中的家庭和家族网络、拓展的关系网络求职为主。也有少部分通过职业中介机构或者学校等培训机构,以及家乡政府部门组织劳动力输出等途径。是否能够便利地获取就业信息决定了农民工是否能够通畅就业。随着信息网络技术的发展,新生代农民工也开始逐渐接受和了解移动网络技术带来的便利性,利用各种网络平台来寻求工作机会。但是,网络信息的不安全,而且网络招聘大多对求职者的要求较高等因素,使大多数人放弃了此途径,就业机会也随之减少,导致相当一部分农民工出现了“干半年,歇半年”,一年到头收入还是所剩无几的现象。

  制度壁垒导致城市农村双重绝缘,社会需求难以满足。新生代农民工没有从事农业的经验,不会干农活,生活方式和消费方式与城市居民基本没有两样,他们迫切渴望融入城市,能成为城市居民。但由于户籍问题,他们无法享受市民享有的医保、住房保障以及教育等各种社会保障。基于自身阅历和切身体验,越来越多的新生代农民工期望子女能在城市接受更优质的教育资源,从而选择在务工地就业和定居。一些城市公办学校对农民工子女还存在收取借读费和赞助费等行为。户籍制度大大限制了新生代农民工子女入学以及住房安置。

  解决新生代农民工城市融入的途径

  新生代农民工问题的解决从长远角度讲,是一件关系国家城市化、工业化和现代化全局的重要大事。考虑中国国情,需要分别从国家政策、企业支持和农民自身提高三方面共同努力。

  国家政策方面,改革户籍制度,从根本上改变农民工的社会地位,是解决农民工城市融入问题的关键所在。目前农民工问题的存在有着一定的历史渊源。解放初期,我国为了城市发展和工业发展,实行城乡“剪刀差”的政策,依靠农村支持城市发展。到现阶段,我国城市发展已经具备相当规模,城市综合竞争力也相应实现,但我国广大农村地区还相对贫穷,农民生活水平相对较差。从二元劳动力市场观点来看,农民工群体进入的属于“次属劳动力市场”,该市场收入低,工作环境差。而造成这些的根本原因还在于我国实行的二元户籍制度。深化户籍制度改革,加快城乡发展一体化,实现平等的劳动力待遇,给予农民工公正合理的社会地位,是新生代农民工获取市民化身份和权利的关键。完善我国城乡一体化和户籍制度改革对新生代农民工获得市民身份和权利起着决定作用。

  从企业角度看,深化产业结构升级改革,调整劳动力供需结构,拓展农民工就业空间。这就要求一方面积极调整产业结构,做好产业的升级,大力发展第三产业,为新生代农民工提供更多岗位;同时做好产业链的升级,支持自主创新,大力扶持中小企业发展。另一方面要积极提供条件对新生代农民工进行培训,把对新生代农民工的培训当成促进企业发展的一种投资。

  从农民工自身来看,提高个人素质,制定职业规划,大力提升农民工自身人力资本,是实现城市融入的有效途径。农民工的文化程度普遍不高,职业技能普遍不强,甚至大部分不具备职业技能,只能从事体力劳动。通过制定职业规划,增加职业技能的投入和培训,从而提高自身素质,增强劳动力市场的竞争力,并逐渐培养他们的敬业精神,有利于实现新生代农民工和企业的双赢局面。

  (作者单位:河南财经政法大学统计学院)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宓存)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