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学 >> 环境研究
王晓毅:公共管理模式有利于草原生态平衡
2014年10月10日 07:19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4年10月10日第654期 作者:王晓毅 字号

内容摘要:在奥斯特罗姆的“公共池塘资源”研究中,草原被认为是最典型的“公共池塘资源”,需要进行公共管理。草原细分当然可以使草原管理变得简单,更无需支付社会成本,但是其结果可能并不利于草原的保护。

关键词:草原;公共管理;生态平衡;小组;公共资源

作者简介:

  在奥斯特罗姆的“公共池塘资源”研究中,草原被认为是最典型的“公共池塘资源”,需要进行公共管理。但是,在草原承包政策的推动下,草原被人为地分割成小块,此种做法给草原生态带来极大的破坏。

  才索是青海黑马河的牧民,他说当年草原承包到户的时候,大家都不愿意分,所以全村被分成11个小组,以小组为单位实施草原集体承包。现在有些小组的草原又进一步细分到户,也有的仍然保留小组集体利用的方式。他认为,从草原利用的角度看,小组集体使用可以提高草原的利用效率。在同等面积的情况下,被分割成小块的草原,其承载能力下降很多。以他所在的小组为例,春季草原每人只有52亩,如果草原被划分到户,每户只有200多亩,在如此小的草原上放牧易导致草原退化。

  在一定范围内的游动放牧可以减轻对草原的破坏,有助于保护草原,不仅牧民如此认为,许多科学实验也证实这一结论。在草原面积比较小的地方,要保持牲畜的游动就要联户经营,特别是青海湖边海拔较高,牧草生长季节很短,环境非常脆弱,就更需要把草原作为一个整体来管理,而不是简单地分割成小块。

  但问题在于,草原的分户承包既有政策的推动,也是牧民选择的结果。在黑马河乡,为什么牧民会选择不利于草原保护的草原碎片化?才索认为,自从草原承包以后,畜牧业发展不平衡,一些牧民的牲畜数量在不断增加,而另一些牧民的牲畜数量在减少,甚至有一些成为无畜户。牲畜数量的不平衡造成草原利用的不平衡,多畜户实际上比无畜户和少畜户占用更多的草原。所以,为了平衡小组成员的利益,小组内部制定了一套补差制度。每年按照统一时间将牲畜放牧到小组集体的草原以后,小组领导就会清点各家的牲畜数量,然后商定一个补偿数额,那些多畜户给少畜户和无畜户适当的补偿以弥补其损失,但这些补偿通常低于草原租赁的收入。

  之所以小组内的补偿低于草原租赁的价格,有着多方面的原因。首先,大家长期在一个小组内生产生活,存在多种人情关系,其中还有许多是亲戚关系;其次,小组内部补偿也可以减少成本支出,如果不维持小组的集体使用就要重新建网围栏,这对牧民来说是一笔较大的支出;最后,小组内的集体利用对保护草原也有好处,与一般的承租户不同,小组利用草原一般不会出现严重的超载过牧。

  尽管如此,一些牧民并不喜欢这种草原的公共管理方式。一方面,有些养畜大户饲养牲畜的数量已经远远超过小组草原的承受能力,这些大户要保持其庞大的畜群就必须外出租赁其他人的草原,对他们来说,小组集体利用限制了其畜群发展;另一方面,有些无畜户希望把自己的草原出租给非小组成员以获得更好的经济收入,要出租草原就必须将自己的草原与其他人分隔开,特别是那些已经搬离牧区的人,他们关注的主要是草原带来的收入。

  才索认为自己的小组之所以一直保留下来,是因为小组成员之间的关系还保持得较好,虽然小组中也有无畜户和大户,但是相互照顾得还不错。

  尽管草原作为公共资源管理是最佳的,但是这种管理方式的存在却有很苛刻的制度要求,一旦维持这些制度的成本过高,那么草原就无法被当作公共资源管理,这可能是奥斯特罗姆在讨论“公共池塘资源”的时候没有关注到的。公共池塘资源既可以作为公共资源管理,也可以被分割,比如在市场冲击下,许多原来被作为公共资源管理的山林、草原和池塘都被分割管理。从黑马河草原细分的过程来看,要维持草原作为公共资源需要具备多种条件。首先,一个小组成员之间的牲畜数量差距最好不要太大,否则多畜户与少畜户之间就会因为补差而产生比较多的矛盾,一旦其中的大户发展到足够大,就会超出小组的边界,不可能与其他成员共享公共资源。其次,维持小组内资源公共利用需要有非正式制度的支持,尽管存在补差的制度,但是亲戚和邻里关系以及建立在这种关系上的互助和互惠也是必要的,其对于化解成员之间的矛盾和保持小组的存在有着重要的意义。

  集体或公共资源的管理存在于国家和市场的大背景下,如果离开国家和市场,抽象地讨论资源的公共属性是很困难的。在市场强调收入和国家强调承包的大背景下,小集体变得异常脆弱。当草原在名义上已经被承包到户以后,小组成员索要自己的承包草原具有相对合法性,因此不管草原细分是否会降低草原的承载能力,小组几乎无法拒绝成员细分草原的要求。从这个意义上说,草原被细分并不是因为细分更有利于草原的管理,而是这个社会不愿意为草原的公共管理提供必要的社会成本。草原细分当然可以使草原管理变得简单,更无需支付社会成本,但是其结果可能并不利于草原的保护。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村村)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