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本网首发 >> 文学
汉赋的物质基础及其风格流变
2016年07月18日 16:5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孔德明 字号

内容摘要:汉赋的物质基础及其风格流变?筵孔德明观念须以物质为媒介传达,文学的生产与消费更是如此,影响文学生产消费的媒介可以是原始的声音、金属、竹木、纸张,也可以是现代的电子终端。宫廷赋家作赋所用笔札为皇帝亲赐,如西汉武帝令尚书赐笔札于司马相如,东汉明帝令兰台赐笔札于贾逵等。由于笔墨简牍等书面文学生产工具对书面文学生产的制约,早期书面文学作品巨制少,而短制多。像汉赋这样的书面文学作品主要生产、消费于宫廷及诸侯王府就不难理解了,因为许多具备赋作生产技能的人却没有长期生产赋作的物质条件。由西汉到东汉,笔墨不断改进,为汉赋的生产消费创造了渐加便利的条件,潜在地影响了汉赋生产者、消费者身份的变迁及汉赋风格的流变。

关键词:笔墨;文学作品;生产消费;影响;汉武帝;书写;司马相如;散体;制作;风格

作者简介:

  观念须以物质为媒介传达,文学的生产与消费更是如此,影响文学生产消费的媒介可以是原始的声音、金属、竹木、纸张,也可以是现代的电子终端。

  早期书面文学作品最主要的生产工具是毛笔和墨,最主要的载体是简牍。笔墨是印刷术发明前,文学生产力最主要的标志,是书写、研发与改进的最主要对象。这些在秦汉时期有了很大进步:秦时蒙恬发明了“被柱”法;汉宣帝时薛宣进一步改进了笔墨,既便于书写,又节省费用;东汉后期至曹魏之际的韦诞研制出了烟墨,为书写带来了更进一步的便利。尽管如此,书写工具依然较为粗糙,大大限制了汉赋的生产消费。如冬季笔墨的防冻就是一个难以解决的问题。虽说可用酒作书滴、以玉为砚来防墨冻,但这不是常人财力所能达到的。故汉时学童于冬季只诵读典籍而不习书法,等砚冰释后方学书篇章。汉代散体大赋多以京都、畋猎、巡狩、郊祀等为题材,而天子畋猎、巡狩等活动多发于秋冬。赋家应制作赋,正赶上天寒地冻之时,显然延缓了汉赋的制作速度。故司马相如百日成赋,张衡研《京》十年并非才思迟缓,受物质条件所限是其原因之一。

  西汉及东汉前期的简牍笔墨多为官作,隶属尚书兰台。东汉后期,民间制笔渐盛,笔价大减。不论是西汉还是东汉,笔墨简牍都是珍贵难得之物。故扬雄有诏不可夺奉,令尚书赐笔墨钱六万之际遇;葛龚有“复惠善墨,下士所无,摧骸骨,碎肝胆,不足明报”之感言。足见笔墨之贵!汉有路温舒取泽中蒲,截以为牒,编用写书;孙敬编杨柳简以为经本,晨夜诵习;光武帝一札十行,细书成文等。可知简牍亦未尝不贵。宫廷赋家作赋所用笔札为皇帝亲赐,如西汉武帝令尚书赐笔札于司马相如,东汉明帝令兰台赐笔札于贾逵等。可见,在汉代,书面文学生产者仅有生产技能是不够的,还必须具备相应的物质生产条件。

  由于笔墨简牍等书面文学生产工具对书面文学生产的制约,早期书面文学作品巨制少,而短制多。也许并非当时的生产者们缺乏创作巨篇的才华,而是受到文学生产工具和生产资料的客观制约,像散体大赋这样的文学作品,在汉代的数量是有限的,更多的是体制短小的赋作。因此,把散体大赋视为有汉一代文体之代表,是对汉赋精英精品的突显,而非对汉赋生产消费的如实观照。事实上,有些学者把汉赋分为骚体赋、散体大赋、抒情小赋三期,也是对精英精品的突显,而未能对汉赋的发展演变作全面如实的展示。如贾谊的骚体赋是汉初赋作的代表,而当时大多赋家如陆贾、朱建、魏内史等所生产的赋作并非全然骚体;司马相如写下的散体大赋也掩盖了枚皋、严助等人的应机小赋;张衡的抒情小赋暗淡了同时代人的咏物之作。正是这些被名家名作淹没的赋家赋作,在当时应该是生产消费的主流,最起码在数量上占绝对优势。像汉赋这样的书面文学作品主要生产、消费于宫廷及诸侯王府就不难理解了,因为许多具备赋作生产技能的人却没有长期生产赋作的物质条件。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韩卓吾)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