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本网首发 >> 文学
“讲故事”与元小说 ——保罗·奥斯特小说中的后现代叙事
2016年03月07日 15:5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石冠辉 字号

内容摘要:“讲故事”与元小说——保罗·奥斯特小说中的后现代叙事?筵石冠辉保罗·奥斯特(Paul Benjamin Auster)被认为是美国当代最重要和最具创新精神的作家之一。奥斯特的小说融传统的“讲故事”和后现代元小说实验于一体,对叙述视角和小说叙述方式进行大胆实验,表现出竭力挖掘现代小说艺术潜力的创新精神。元小说是“有关小说的小说:是关注小说的虚构身份及其创作过程的小说”,但运用后现代元小说技巧,暴露小说叙事的虚构本质,并非奥斯特的最终目的。奥斯特充分关注故事的价值,他的小说在聚焦当代美国知识分子现实生活与精神世界的同时,又对叙述视角和后现代元小说叙述策略进行充分实验和创新,展现为兼具传统故事讲述与后现代美学魅力的小说文本,他的小说是传统叙事与后现代小说技巧的双重表演。

关键词:小说;故事;叙述;人物;知识分子;视角;艺术;写作;布里尔;叙事

作者简介:

  保罗·奥斯特(Paul Benjamin Auster)被认为是美国当代最重要和最具创新精神的作家之一。他的小说聚焦当代美国中产阶级知识分子的成长之痛、人生艰辛和精神创伤,生动展现了当代美国精神生活的一个侧面。奥斯特的小说融传统的“讲故事”和后现代元小说实验于一体,对叙述视角和小说叙述方式进行大胆实验,表现出竭力挖掘现代小说艺术潜力的创新精神。值得注意的是,奥斯特小说在思考决定人生命运的神秘性与偶然性等形而上主题的同时,也在竭力叩问艺术与现实的某种神秘关联。

  “故事”关注知识分子人生困境

  “故事”在奥斯特小说中具有特殊的地位。奥斯特说,“当我写作时,故事常常浮现于我脑海中的最高层面,我认为所有事物都必须服从于它。一切完美的作品,或者华丽的文笔,倘若它们与我所要讲述的没有什么关系,我就必须放弃它们。”

  “故事”也是奥斯特小说中出现频率最高的词汇之一。奥斯特在《玻璃之城》(City of Glass)的最后一章中暗示了该小说的故事来源。他在小说结尾部分写道,“红色笔记本上最后一句话是:‘当红色笔记本上无处可写时,那将会发生什么呢?’至此,这个故事变得朦胧不清。所有线索都中断了。在最后那句话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永远不会为人所知。……我尽可能仔细地照着这红色笔记本来叙述,如果这个故事有任何走样的地方,责任自然在我。”在《幽灵》(Ghosts)结尾处,侦探布鲁在发现真相、杀死布莱克以后,回到住所阅读布莱克的手稿:“他从头读起,从头到尾看下来,整个故事还没有完。还剩下最后的片段,在布鲁离开房间之前故事还不能画上句号。……布鲁从椅子上站起来,戴上帽子,走出房间,这才是故事的结尾。”

  奥斯特小说中的故事大多是关于当代美国中产阶级知识分子的人生创伤与精神困境,这些有关成长困惑、自我追寻或者家庭伦理关系的故事,让读者难以释怀。《玻璃之城》中的奎恩纠结于诗人、侦探小说家和侦探多重身份的困惑,最终迷失于对自我的追寻。《锁闭的房间》(The Locked Room)则是关于一个遗世独立、与世隔绝的作家的故事。《幻影书》(The Book of Illusions)叙述了一个幽默片喜剧演员的传奇人生。《日落公园》(Sunset Park)讲述几个年轻人寻求自我的成长故事。至于《巨兽》(Leviathan)和《在地图消失的地方》(Timbuktu)两部小说的主人公,则一个是热情执着、与现实格格不入的作家,另一个是流浪街头的落魄诗人。

  奥斯特的小说人物大多具有诗人、作家和编辑的多重身份,写作既是他们的职业,也是他们探索生活意义并与社会建立联系的重要途径。《玻璃之城》中的奎恩拥有诗人、侦探小说家等多重身份,即便作为“侦探”,阅读和写作也是其调查行为的主要内容。《幽灵》中侦探布鲁监视跟踪布莱克,主要表现为对其每日活动的记录和书面汇报。《锁闭的房间》中叙述者是一个从事小说和诗歌艺术评论的新锐评论家,主人公范肖则是一个遁世的“作家”。《神谕之夜》(Oracle Night)中的人物希德尼和约翰·特劳斯都是作家,尼克·葆恩则是一家刊物的编辑;《黑暗中的人》(Man in the Dark)讲述了书籍评论家奥古斯特·布里尔的故事;《幻影书》中的齐默教授除了教学,翻译写作也是其重要工作;《巨兽》中叙述者和萨克斯都具有作家身份。这些知识分子人物的共同点是都具有一种理想型的偏执性格,与外界处于一种紧张对立的关系。

  奥斯特的小说大量运用悬疑、具有存在主义色彩的故事和自传性元素,作品表现出对偶然性与神秘性主题的竭力渲染,如《玻璃之城》中奎恩偶然接到的神秘电话,《隐者》(Invisible)中的诗人亚当·沃克偶遇的神秘德国学者,还有《幻影书》和《神谕之夜》中发生的众多偶然性突发事件,正是这些神秘事件导致了小说人物命运的彻底改变。这些故事大多试图表达关于生活的非连续性、无目的性状态的梦想和无法言说的神秘性事件。奥斯特说,他的小说就是为了让人们不要相信这个世界上存在着简单明了的东西,是为了说明为什么只有小说才能探寻到隐藏在我们理性头脑中神秘生活的层面。奥斯特对当代美国知识分子人生困境的深入思考,赋予其作品丰富的内涵和罕见的哲学深度。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韩卓吾)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