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跨学科 >> 理论与方法
社会科学研究方法创新:调查、分析与建议
2020年03月06日 22:28 来源:《管理工程学报》 作者:陈明亮/赵臻/马庆国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Innovation of Social Science Research Methods:Investigation,Analysis and Suggest

  作者简介:陈明亮,赵臻,马庆国,浙江大学管理学院,浙江 杭州 310058 陈明亮(1963- ),男,江苏常州人;浙江大学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管理学博士;研究方向:新媒体效应及其神经机制、消费者神经科学、消费者幸福等。

  原发信息:《管理工程学报》第20184期

  内容提要:目前针对我国社会科学研究方法创新的讨论中,尚未出现跨学科、多维度、全国性的实证研究。本文以问卷调查为主要手段,结合专家访谈和文献计量学方法,调查我国社会科学领域研究方法的应用及创新现状,分析影响方法创新的主要因素。研究结果表明,我国社会科学研究方法相对落后,数据获取、处理方法与研究工具等方面与国际前沿都有一定差距;创新水平较低,主要依赖引进其他学科研究方法和改进本学科已有研究方法,提出过原创性方法的研究者极少;核心人物、个人兴趣是决定方法创新的最主要因素,但学科、团队、个体三个层次在这两个因素上的表现都不能令人满意。要摆脱这样的局面,我国社会科学研究方法创新,必须充分发挥学术带头人的引领作用,全面调动研究者主观能动性;必须紧盯国际主流研究方法,自主探寻研究方法创新最前沿;必须紧跟大数据时代步伐,力争领创基于全样本的研究方法。

  Social science has been granted prominent position in promoting economic and social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after China undertook reform and opened its market to the world.As Chinese society enters the period of rapid transition,social science must redefine its research requirements and break new ground in social science.Particularly,research methods innovation is the premise and basis of progress in social science and has attracted considerable attention and discussion.However,among the studies about research methods innovation in the social science field,there is a lack of quantitative empirical analyses and nationwide surveys in China. This research aims to explore the application and innovation status of research methods in social science.To ahieve the reserch goal,this study employed a comprehensive approach combining questionnaire survey with expert interviews and biblio-metrics methods.More specifically,during the design of the questionnaire,academic pacesetters were consulted one by one or seminars were conducted with these experts to review and confirm the whole framework.We applied Delphi technique to screen the factors of research method innovation and adjust the context.Subsequently,we distributed electronic and printed questionnaires to social science researchers who were in the front line in the academic field and worked for universities and other research establishments at all levels.Simultaneously,the literature published on six representative journals from

  关键词:社会科学/研究方法创新/现状调查/影响因素/推进建议/Social science/Research methods innovation/Status investigation/Factors/Suggestions

  标题注释:教育部重大招标项目(09JZD0006)

 

  引言

  习近平总书记在2016年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强调了新形势下哲学社会科学不可替代的作用,指出中国正处在社会的大变革时代,哲学社会科学一定会有大发展。哲学社会科学研究者必须不断推进知识创新、理论创新和方法创新,加快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1]。知识创新和理论创新是保持社会科学研究生命力,推动社会发展、实践深化和历史前进的关键[2];而研究方法创新作为理论成果推陈出新的基础要素,则是应对社会发展中新问题、新情况,突破“肌无力”瓶颈,完善哲学社会科学学科体系的有力武器[3]。

  哲学是关于世界观的学说,以高度抽象的意识形态,对人类的实践活动进行规范和指导[4]。社会科学演化于实证哲学,通过借鉴自然科学的模式和方法,对人类社会的发展规律、结构制度等方面进行研究[5],逐步形成了政治学、经济学、管理学等现代意义上的社会科学学科。现代哲学和社会科学拥有着并行而又各自独立的知识领域和话语体系,它们所采用的研究方法也截然不同[6]。相对于哲学通过思维辩证来解析自然普遍现象,社会科学研究则以客观性为前提,以经验事实为基础,以定性分析或定量研究为基本手段,来研究及预测具体的社会现象和问题[7,8]。因此,哲学和社会科学研究方法的发展路径不能一概而论,本文仅就社会科学的研究方法创新进行讨论和探究。

  在国内外社会科学研究中,通过研究方法创新获得卓越成果的例子比比皆是。实验经济学之父,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弗农?史密斯将自然科学实验方法引入经济学研究,据此在解释市场机制、检验拍卖理论等方向上做出了开创性贡献[9]。钱学森通过将还原论与整体论方法进行辩证统一,提出了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复杂巨系统方法论,对包含社会科学在内的多科学门类的发展和渗透产生了深远影响[10]。基于计算机科学、社会科学、系统科学、仿真技术、人工智能等多学科方法相融合的人工社会学,已经渗透到了众多社会科学领域,拓展了人类的认知能力,开辟了认识社会、理解社会的新路径[11]。集脑科学、认知科学、行为科学、心理学等于一体的神经科学研究方法,已经应用到了经济学、管理学、教育学、法学等众多社会科学学科[12,13],为在更深层面上理解人的本性、思维、决策和行为提供了颠覆性的认知手段。毫无疑问,研究方法的不断创新,必定将促进社会科学重大成果的不断涌现。

  但是,我国社会科学研究方法创新受到的关注和讨论不多,并且尚未出现跨学科、多维度、全国性的实证调查研究。本文基于大规模问卷和期刊抽样数据,分析研究方法创新在我国社会科学领域的现状及其影响因素,并提出推进建议。

  1 研究方法设计

  1.1 调查方法设计

  本研究采用问卷调查和文献分析两种方法采集研究数据。问卷调查通过电子问卷(网上问卷平台及邮箱)和纸质问卷(现场填写及邮寄)两种方式开展,面向社会科学研究领域的专职研究人员和教师进行发放,调查范围从国家级、省级、市级重点研究基地、创新基地辐射到一般研究机构和高校研究所。问卷调查保证了调查内容的全覆盖和调查对象在社会科学各学科的普及性,但是调查结果来自调查对象的主观评判,不能完全反映实际情况。为此辅以文献计量学方法对代表性期刊中已发表文献使用的研究方法进行分析统计,这种方法既保证了数据的可靠性,又保证了结果的客观性,对了解社会科学研究方法的应用现状具有重要参考价值。但是本文其它两个关注点,即研究方法创新现状和研究方法创新影响因素,无法从期刊分析中直接获得。另外,由于期刊文章数量庞大,本研究采用人工阅读分析的方式来提取每篇文章中所需信息,调查者受到时间精力限制,只采集了若干种学科代表性期刊的数据,覆盖度受到一定局限。因此,同时采用问卷调查和期刊分析统计两种互补的方法采集数据,较好地克服了各自的缺陷。

  1.2 问卷内容设计

  通过两个步骤进行问卷的设计工作。首先,数次召集社会科学领域各学科(包括心理学、管理学、公共管理学、经济学、法学、新闻学等)的学术带头人和学术骨干进行小范围研讨或单独访谈,据此提出问卷设计思路和整体框架,形成问卷征求意见稿;然后,使用德尔菲法进行多轮调查反馈[14,15],敲定问卷调查内容,同时确定问项范围、选项设置、语言表述等问卷细节。最终得到的调查问卷核心内容分为三个部分:研究方法应用现状、研究方法创新现状、研究方法创新影响因素。研究方法应用现状调查包含数据采集方法、数据处理方法和研究工具三个方面。研究方法创新现状方面,识别出了五大创新路径:本学科原创、本科学已有方法改进、学科内多方法融合创新、其他学科引进和学科间多方法融合创新,调查各个路径在方法创新过程中被运用的频率,并通过研究者对自身创新水平和创新满意度的自评来综合评价研究方法创新水平。研究方法创新影响因素方面,识别出了八个影响因素:个人兴趣、原始积累、团队协作、核心人物、创新氛围、激励机制、信息技术发展带动、其他学科研究方法带动,使用七点量表评估其重要性,并要求填写问卷的研究者对自身、团队或者学科在这八个方面的表现情况进行打分。

  1.3 问卷调查和期刊统计基本情况

  在问卷统计阶段,共回收问卷410余份,有效问卷364份。在被调查者中,学术带头人占18.4%,学术骨干占31.0%,一般研究人员占50.6%。他们来自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复旦大学、浙江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大连理工大学、华中科技大学等160余所大学,所在团队所属平台分布情况为:教育部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占11.3%;国家哲学社会科学创新基地占3.8%;省(***、直辖市)重点研究基地占21.7%;所在城市重点研究基地占4.1%;一般研究机构占47.3%。被调查者学科分布见表1,其中管理科学与工程、工商管理、公共管理、应用经济学等学科的问卷所占比例最高,其他学科包含了理论经济学、历史学、农林经济管理、图书馆、情报与档案管理等,一共覆盖了20多个社会科学学科。

  

  由于管理学和经济学最具代表性,因此在期刊统计阶段选择了管理学和经济学两个学科的主要期刊,具体是管理学领域的《管理世界》《管理科学学报》《管理工程学报》;经济学领域的《财贸经济》《经济研究》《中国工业经济》。选择的期刊均为领域内最具权威性的核心期刊,可以代表相应领域内国内研究方法应用的最高水平。另外,为了与国外社科科学研究方法进行对比,以管理学为例,统计了该领域三本达拉斯24种顶级期刊,即Management Science、Journal of Marketing和Strategic Management Journal的研究方法应用情况。课题组成员通过中国知网、Web of Science、EBSCO等数据库对以上期刊2011-2015年的全文数据进行了下载,共收集国内文章有效样本4448篇,国外文章有效样本1231篇,总计5679篇。在解读全部文章全文内容的基础上,分析出文章作者所采用的数据采集和处理方法,并进行归类统计。

  2 我国社会科学研究方法应用与创新调查结果

  2.1 数据采集方法应用现状

  问卷和期刊分析统计同时调查了各种数据采集方法的应用情况。问卷调查结果见表2。由表可见,中国社会科学研究人员最经常使用的数据采集方法是传统问卷、二手数据、访谈和观察,其次是互联网问卷,使用最少的是互联网实验、现场实验、社会实验、实验室实验等各种实验方法。

  

  中文代表期刊2011-2015年文章中数据采集方法的应用统计结果见表3。由表可见,发表文章中使用最多的数据采集方法是二手数据,占70.7%,远高于其它采集方法;偶尔使用的数据采集方法是:传统问卷、实验室实验、访谈,占比在3.6%-8.3%之间;其余数据获取方法的实际使用比例均很少,仅在0.4%到1.1%之间。

  外文管理学代表期刊2011-2015年文章中数据采集方法的应用统计结果见表4,中外文管理学期刊文章数据采集方法应用对比见表5。不论是中文还是外文,管理学研究中一支独大的数据采集方法都是二手数据,并且比例相当。除二手数据外,中文管理学期刊中应用较多的依次是传统问卷、实验室实验、访谈。非常有意思的是,外文管理期刊应用相对较多的数据采集方法也是这三种:实验室实验、访谈和传统问卷,只是传统问卷应用比例明显低于中文期刊,其它两种方法应用比例则相当接近。

  

  

  2.2 数据处理方法应用现状

  问卷调查和期刊分析统计同时调查了各种数据处理方法的使用情况。问卷调查结果见表6。由表可见,最经常使用的数据处理方法是:案例分析、相关分析、假设检验、回归分析、方差分析、主成分/因子分析、内容分析,经常使用这些方法的研究人员比率分别达到一半以上。约有三到四成的研究人员经常使用的数据处理方法有:聚类分析、时序分析、计量模型、历史事件分析法、判别分析、优化模型、结构方程模型、模拟模型。使用比例最低的几种数据处理方法是:人类学分析、诠释学分析、模糊模型。

  中外文代表期刊文章的数据处理方法统计结果见表7、表8。中文期刊在数据处理方法上,管理学和经济学领域出现了明显差异。管理学研究中使用最多的假设检验方法在经济学研究中应用比例并不高,除假设检验外,管理学研究较常使用的方法还有模拟模型、回归分析、相关分析、时序分析和案例分析;经济学研究使用的数据处理方法较为集中,主要是回归分析、计量模型和模拟模型,其所占百分比皆在50%左右,而判别分析、优化模型、模糊模型等处理方法很少被使用,比例接近于0。整个中文期刊而言,回归分析、模拟模型、计量模型、假设检验和相关分析,这五种数据处理方法使用比例都较高,属于较多被使用的;时序分析、案例分析、主成分/因子分析、方程分析和优化模型,这五种处理方法属于偶尔会被使用的;而其它的数据处理方法很少被使用或者几乎没有被使用过。管理学外文期刊在数据处理方法上,使用较多的四种方法依次是假设检验、回归分析、相关分析和计量模型,而且假设检验一支独大,其它方法都是偶尔使用或基本不用。

  

  

  

  就管理学领域而言,中文期刊与外文期刊中数据处理方法的应用统计情况对比见表9。中文与外文期刊最常用的数据处理方法都是假设检验,但是中文期刊的应用比例要比外文期刊应用比例少两成左右;其次,回归分析在中外文期刊中都是被应用第二多的处理方法;外文期刊中被使用较多的两种方法,即相关分析和计量模型,在中文期刊中所占比例也较为接近;而差异比较显著的是,管理学中文期刊中应用比例排第三的模拟模型在外文期刊中很少被使用;不论中文还是外文管理期刊,聚类分析、判别分析、模糊模型、历史事件分析、人类学分析、诠释性分析这六类数据处理方法几乎没有被使用过。

  2.3 研究工具应用现状

  问卷调查了各种研究工具的使用情况,调查结果如表10所示。中国社会科学研究人员最经常使用的是两种传统的研究工具:笔纸问卷调查和普通观察记录。随着信息技术的飞速发展,互联网和计算机相关的研究工具被越来越多地研究人员所采用,我国社会科学研究者中,有近三成经常使用在线数据采集工具和网络问卷调查;20.0%学者经常使用计算机单机仿真模拟,15.7%的学者经常使用基于计算机的行为实验,但有半数及以上的学者从未使用过计算机单机仿真模拟和基于计算机的行为实验;12.9%的学者经常使用摄像记录这种客观数据采集工具;意外的是,电话调查虽不普及,但也有23.0%的学者经常使用。生理测量设备是应用最少的研究工具。

  

  2.4 研究方法创新现状

  关于研究方法创新的内涵界定、重大学术成果与研究方法创新之间的关系、研究方法创新的发展趋势等问题,在我国社会科学研究界,并没有一些确切的说法,为此本次问卷调查了国内学者对这些相关问题的基本看法。调查结果表明,在所有被调查者中,有72.8%同意“研究方法创新应当包括概念创新”;有86.3%同意“研究方法创新应当包括思维创新”;有75.5%同意“研究方法创新是出大成果的重要前提”;有76.1%同意“中国问题的研究迫切需要研究方法创新”;有63.2%认为“其所属的学科正在面临方法创新的新一轮革命”;但只有37.1%的认为“几乎所有标志性成果的取得都源于对本学科学术传统的反叛和颠覆”。

  关于社会科学研究方法创新路径的问卷调查结果见表11。曾引进过其他学科研究方法以及改进过本学科已有研究方法的被调查者最多,分别占了五成多和四成多;三成左右的被调查者提出过本学科内或跨学科的多种方法融合型创新;但提出过本学科原创性研究方法的被调查者只有6.6%。总体来说,在所有被调查的364位学者中,至少提出过一种创新方法者有328位,占被调查者总人数的90.1%。将学术带头人、学术骨干和一般研究人员三类被调查者对不同创新路径的采用比例进行分别比较,发现在所有五类研究方法创新路径中,学术带头人的创新比例都是最高的,说明学术带头人在研究方法创新中起着核心作用。但在本学科已有方法改进和本学科多种方法融合两类创新中,学术骨干与学术带头人的创新比例差距并不是十分明显。另外,在本学科多方法融合与其他学科引进两类创新中,一般研究人员和学术骨干的创新比例也是旗鼓相当。

  

  在所有的被调查者中,研究方法创新水平的自我评价均值是4.1(4是中间值,代表与国内同行相比,处于平均水平),33.0%的被调查者认为自己的研究方法创新水平略高于同行平均水平,只有5.2%的被调查者认为自己远高于同行平均水平或领先所有同行。对自身研究方法创新满意度的均值是4.0(4为说不上满意或不满意),45.9%的被调查者对自身研究方法创新水平基本满意,但只有3.6%的调查者对自身研究方法创新水平非常满意或完全满意。总的来说,不论是研究方法创新水平的自我评价还是自我满意度,都是不高的。但三类研究人员的均值是有显著差异的(显著性水平小于0.001),学术带头人和学术骨干明显高于一般研究人员:学术带头人的自我评价均值为4.6,自我满意度均值为4.3;学术骨干自我评价均值为4.4,自我满意度均值为4.4;一般研究人员的自我评价均值为3.9,自我满意度为3.9。这在某种程度上说明了学术带头人和学术骨干在研究方法创新中的重要作用。

  2.5 影响研究方法创新的关键因素

  为了测量八个影响因素,即原始积累、核心人物、团队协作、创新氛围、激励机制、个人兴趣、自然科学研究方法带动、信息技术发展带动,对我国社会科学研究方法创新水平的实际影响,问卷通过两个维度收集数据:(1)采用七点量表,被调查者对八个影响因素的重要性程度进行打分(1肯定不重要,4说不清楚,7最重要);(2)采用七点量表,被调查者对所在学科、研究团队和个人在八个影响因素上的对应表现进行打分(1很差,7很好,分值越高,表现越好),三者求均得出综合评分。同时,采用七点量表,被调查者对自身研究方法创新水平进行评分(1低于所有同行,4处于平均水平,7领先所有同行),并报告满意度(1完全不满意,4说不清楚,7完全满意)。

  

  2.5.1 研究方法创新关键影响因素的重要性排序

  被调查者对八个影响因素重要性程度打分的平均结果如表12所示。

  从平均值来看,排序在第一层次的有四个因素,依次是:个人兴趣、原始积累、团队协作和核心人物,这些因素的均值在5.5和6.0(“非常重要”)之间;排在第二层次的也有四个因素,依次是:创新氛围、激励机制、信息技术发展带动和其他学科研究方法带动,这些因素的均值都在5(“比较重要”)和5.5之间。从评分等级来看,八个因素对于研究方法创新的重要影响受到普遍认同,但影响程度略有差异。

  2.5.2 研究方法创新影响因素的回归分析

  研究方法创新水平自评、研究方法创新水平满意度、研究方法创新水平综合评价(取自评与满意度的综合均值)与八个影响因素上的综合表现评分之间的简单相关系数(Pearson相关系数),如表13所示。

  

  从简单相关系数来看,除原始积累外,其余七个因素均与研究方法创新水平自评均显著相关;除信息技术带动外,其余七个因素均与研究方法创新水平满意度、研究方法创新水平综合评价均显著相关。但是简单相关分析无法排除其他因素的影响,从而分析单个因素的独立作用,为此需要进行回归分析。

  以研究方法创新水平自评为因变量,对八个因素进行线性回归,结果如下:

  研究方法创新水平自评=0.235×核心人物+0.165×个人兴趣+0.123×其他学科研究方法引入

  从回归结果看,并不是相关性显著的因素都进入了回归方程,在0.05显著性水平上,只有核心人物、个人兴趣、其他学科研究方法引入进入了回归方程,这说明在排除了其他因素的影响之后,只有这三个因素与研究方法创新水平自评有显著的相关性。

  以研究方法创新水平满意度为因变量,对八个因素进行线性回归,结果如下:

  研究方法创新水平满意度=0.212×核心人物+0.166个×个人兴趣

  回归结果显示,在0.05显著性水平上,核心人物、个人兴趣进入了回归方程,说明这两个因素对于研究方法创新水平满意度有着重要的独立影响。

  以研究方法创新水平综合评价(满意度与自评的均值)为因变量,对八个因素进行线性回归,结果如下:

  研究方法创新水平(综合)=0.249×核心人物+0.212×个人兴趣+0.113×其他学科研究方法引入*

  (*代表0.1水平上显著;其它0.05水平上显著)

  在0.05显著性水平上,核心人物和个人兴趣进入了研究方法创新水平综合评价的回归方程。在0.1显著性水平上,其他学科研究方法引入也对综合评价产生影响,这与研究方法创新水平自评的回归结果一致。总体来说,基于较大样本实证数据的统计分析表明,被调查者普遍认为,核心人物、个人兴趣,还有其他学科研究方法引入,对研究方法创新水平有着重要的独立影响。

  3 我国社会科学研究方法创新总体评价

  3.1 关于研究方法创新内涵的基本认识

  关于研究方法创新,研究人员普遍认为:研究方法创新是出大成果的重要前提,研究方法创新的基本内涵应当包括概念创新和思维创新;中国问题的研究迫切需要研究方法创新,并且多数学科正在面临方法创新的新一轮革命。但是大多数人并不赞同“几乎所有标志性成果的取得都源于对本学科学术传统的反叛和颠覆”的观点。

  3.2 我国社会科学研究采用的主流方法

  通过问卷调查和期刊数据,得到了关于我国社会科学研究采用的主流方法的印象如下:

  3.2.1 数据采集的主流是传统方法

  从问卷调查结果来看,多数人最常用的数据获取方法是二手数据、传统问卷、访谈和观察。从管理学期刊数据统计来看,国内外使用二手数据的比例均接近60%。被国际同行尊为新的主流的各种实验数据获取方法,从问卷调查结果看,国内学者使用很少,但仅从管理学期刊统计数据对比来看,国内外学者差距相对较小:外文管理学期刊使用实验室实验、现场实验和互联网实验等各种实验方法的总比例为16.4%,中文管理学期刊也达到了10.9%。可能的原因是,在所选择的三种中文管理学期刊上发表文章的多数是高水平学者,其中不少也是海归学者。

  3.2.2 数据处理的主流是经典的统计分析方法

  我国多数社会科学研究人员经常使用的数据处理方法是相关分析和回归分析等统计分析方法,就管理学中外文期刊统计数据看,这与国外同行一致。假设检验作为基本写作范式,在中外文管理学期刊统计数据中得到了证实:使用率国外63.7%,国内44.6%。问卷调查也表明,我国超过六成的社会科学学者经常使用这种范式。

  3.2.3 研究工具的主流是传统工具,但一些新工具逐渐兴起

  我国多数社会科学研究人员经常使用的是两种传统的研究工具:笔纸问卷调查和普通观察记录。随着信息技术的飞速发展,一些研究人员开始关注和采用互联网和计算机相关的研究工具,如网络问卷调查、在线数据采集和计算机单机仿真模拟。但一些客观数据采集工具,如摄像设备、生理测量设备使用和关注的学者很少,而这些往往是支撑高水平研究成果最重要的研究工具。

  3.3 我国社会科学研究方法创新总体水平

  根据对问卷数据的分析,关于我国社会科学研究方法创新总体水平与发展趋势,可以得到如下一些基本结论:

  3.3.1 创新十分普遍

  社会科学研究方法的创新路径主要包括本学科原创、本学科已有方法改进、学科内多方法融合、其他学科引进和学科间多方法融合等,在所有被调查者中,至少采用过一种创新路径者超过九成(90.1%)。

  3.3.2 创新水平不高

  我国社会科学学者的研究方法创新主要集中在引进使用过来自其他学科的研究方法(51.4%)和改进过本学科的已有研究方法(42.3%),提出过本学科原创性研究方法的学者极少(6.6%),提出过本学科内(31.6%)或跨学科(24.2%)的多种方法融合型创新的被调查者,也不是很多。被调查者普遍对自身研究方法创新水平的评价和满意度都不高,均值仅仅略高于中间水平4(分别是4.2和4.1),进一步证实了“研究方法创新水平不是很高”的结论。

  3.3.3 学术带头人举足轻重

  学术带头人在研究方法创新中起着更重要的作用。在五种不同类型的研究方法创新路径中,学术带头人的采用比例在所有三类研究者(学术带头人、学术骨干和一般研究人员)中都是最高的。

  3.4 研究方法创新的关键影响因素

  关于影响我国社会科学研究方法创新的关键因素,基本结论如下:

  3.4.1 诸多因素影响研究方法创新

  从被调查者对各个影响因素的重要性打分均值来看,个人兴趣、原始积累、团队协作和核心人物四个因素对研究方法创新的影响非常重要,激励机制、创新氛围、信息技术发展带动和其他学科研究方法带动四个因素对研究方法创新的影响也比较重要。

  3.4.2 只有少量因素对研究方法创新起到关键作用

  从研究方法创新水平对各个影响因素的回归分析来看,只有核心人物、个人兴趣两个因素对研究方法创新起着核心的影响作用;另外,其他学科研究方法带动,对本学科研究方法的创新也有比较重要的影响。

  3.5 我国社会科学研究方法创新存在的主要不足

  综合上述四个方面的总结,可以发现,我国社会科学研究方法创新存在着如下三个主要不足:

  3.5.1 新方法的使用有待普及

  目前,各种实验数据采集方法、互联网相关的数据采集与处理方法在国际同行中使用广泛,但是在我国学者中的使用普及率尚有差距。对于重大原创研究成果起着至关重要支撑作用的摄像设备、生理测量设备等研究工具,我国学者的关注、重视和使用还远远不够。

  3.5.2 方法创新水平有待提高

  提出过原创性方法的学者凤毛麟角,提出过含金量相对较高的多方法融合型创新(包括本学科和跨学科)的学者,也很少,且学者们对自身及团队的研究方法创新水平并不满意。

  3.5.3 方法创新存在瓶颈制约

  在影响研究方法创新的关键因素上存在着制约。研究表明,核心人物和个人兴趣是影响研究方法创新的关键因素,但是我国学者在这两个因素上的表现得分并不高,均值分别是4.3和4.5(7级量表,4为中间水平)。这说明我国社会科学研究中,核心人物(如学术带头人)所起到的作用还不是太大,个人兴趣作为研究者从事学术研究的原动力还不是太强。我国目前研究方法创新水平不高,与这两个因素的制约可能不无关系。

  4 推进我国社会科学研究方法创新的几点建议

  4.1 发挥学术带头人引领作用,调动研究者主观能动性

  研究结果表明,学术带头人在高水平研究方法创新上的贡献显著高于其他研究人员,而以学术带头人为代表的科研队伍核心人物对团队整体创新水平有着显著的独立影响,体现了对学术带头人的肯定和期盼。因此要进一步加强学术带头人在研究方法创新方面的推动力,充分发挥其凝聚科研队伍、规划发展方向、开辟新兴领域、参与权威期刊审编和举办高端国际学术会议等方面的高端引领作用。在对影响研究方法创新的八个因素进行重要性评分中,研究者个人兴趣获得了最高分值。在对研究方法创新水平和满意度进行的回归统计中,研究者个人兴趣也呈现了显著的影响效应。由此可知,研究者的个人兴趣对于推动研究方法创新具有不可或缺的作用。所以,社会科学领域人才管理和培养模式中要更多关注到对个体研究兴趣的支持和引导。从内在激励出发,将个人兴趣导向与环境需求导向相结合,将个人科研目标与学科发展目标相结合,为研究者提供包容性、开放性的研究氛围;从外在激励出发,在成果考核、成果奖励、职称晋升、项目选拔等制度设计上,更多体现出对研究者研究兴趣的鼓励和尊重。只有同时激发研究者内外在的动力,才有可能最大限度解放科研生产力,不断推进社会科学研究方法的创新,不断创造高水平的研究成果。

  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要从人抓起,久久为功[1]。学术带头人和学术骨干的引领作用是否得以充分发挥,每一位研究人员的研究兴趣是否得以积极调动,关切到社会科学整体发展战略的最终实施,必须得到各级社会科学研究平台和机构的高度重视。

  4.2 紧盯国际主流研究方法,自主探寻研究方法创新最前沿

  随着全球化进程的不断推进,学术研究已经走向了国际化,新的时代、新的使命要求新一代社会科学研究者,必须以敏锐的观察、开放的心态、广阔的视野,加强国际学术交流与合作,大胆引进、吸收国际先进的研究方法,不断完善和创新我国社会科学研究方法。但借鉴不等于照搬,更不等于依赖,否则会进一步将我国社会科学研究推向创新力不足的窘境[16,17]。要构建具有自身特色的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社会科学研究必须将问题关注点根植于中国国情,将创新方向定位于时代潮头。对于社会科学研究者而言,勇于创造全新,乃至颠覆性的研究方法,来研究我国社会大变革进程中亟待解决的重大关键性问题,是将中国社会科学研究推向世界的大好机会。另外,日新月异的科技进步为社会科学研究方法的重大创新带来了机遇。测量技术、研究工具和研究平台的进步可以加速科学研究的进展[18],如何借此契机大力培育具有重要现实意义的交叉学科,并借此逐步拓展社会科学创新的深度和广度,将成为我国社会科学领域研究方法创新的重要突破点。前文提到的人工社会学、神经科学,以及计算机仿真[19]等研究方法,在社会科学研究方法创新上都具有颠覆性意义。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探秘这些方法诞生的背景和路径,对于我们理解如何借助科技进步的力量进行社会科学研究方法创新会有重要启发。总而言之,我国社会科学的研究要想做出具有突破性和标志性的大成果,学者们不能亦步亦趋紧跟国外研究者的脚步,而是必须勇于颠覆传统研究方法,敢于自主探寻研究方法创新最前沿。

  4.3 紧跟大数据时代步伐,领创基于全样本的研究方法

  随着大数据应用在全社会范围的快速推进,整个社会科学研究的实证基础将会出现重大转变[20]。可以大胆断定,大数据时代的到来,必将迎来研究方法创新的春天。数据是科学研究的基石,不论是问卷调查、现场观察,还是行为实验、实验室实验,所有的传统数据采集方法,都是为了获取样本数据,并基于此得到对整体的推论性结果。在科学研究中,样本的代表性受到采样随机性、样本容量和个体差异等诸多因素的影响,制约了研究结果的可靠性和有效性[21,24]。基于大数据技术采集到的全样本数据,具备了对研究对象的完全代表性和精准的预测能力[22]。全样本数据从宏观和细微处都大大超越了采样数据的价值,大大拓展了以抽样调查和实验研究为基础的社会科学研究路径[23]。但基于全样本的研究对数据处理能力提出了全新的要求。面对数量巨大、类型多样、存取高速的数据流,处理能力的提升必将成为开展新阶段社会科学研究和推进研究方法创新的关键点[21]。从数据边界的划定,数据的选择、变换和挖掘,到数据的科学处理、科学论证都必须依赖具有海量数据运算能力的信息系统支撑[24,25]。这就要求社会科学研究者们必须自觉转变研究思路,有效运用复杂性思维,不断跟进现代化信息技术的发展,学习掌握先进的数据处理方法,并且要加强与信息技术领域的合作,共同完成基于大数据和全样本的研究方法创新,力争领跑基于大数据研究方法的创新潮流,为中国社会科学赢得学术话语权。

  原文参考文献:

  [1]习近平.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N].人民日报,2016-05-19(2).

  [2]项武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哲学思想的理论特色和创新[J].理论探讨,2011,(1):76-78.

  [3]邹丽萍.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话语体系建设的“新”思考——学习近平总书记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N].潍坊学院学报,2016,16(5):28-30.

  [4]蔡菲菲,平莉.高校哲学社会科学创新能力和研究质量分析[J].江西社会科学,2013,33(12):235-237.

  [5]Mcintyre LC.Redescription and Descriptivism in the Social Sciences[J].Behavior & Philosophy,2004,32(2):453-464.

  [6]朱红文.社会科学与哲学的关系:社会科学史的视角[J].天津社会科学,2003,(5):4-9.

  [7]And ML,Molnár V.The Study of Boundaries in the Social Sciences[J].Annual Review of Sociology,2002,28(1):167-195.

  [8]Durkheim E.Essays on Sociology and Philosophy[M].New York:Harper & Row,1964.

  [9]Smith VL.Papers in Experimental Economics:Microeconomic Systems as an Experimental Science[J].American Economic Review,1991,72(5):923-955.

  [10]黄欣荣.复杂性科学的方法论研究[M].重庆:重庆大学出版社,2012.

  [11]Epstein JM.Agent-based computational models and generative social science[J].Complexity,2007,4(5):41-60.

  [12]马庆国,王小毅.认知神经科学、神经经济学与神经管理学[J].管理世界,2006,(10):139-149.

  ?[13]Plassmann H,Venkatraman V,Huettel S,et al.Consumer Neuroscience:Applications,Challenges,and Possible Solutions[J].Journal of Marketing Research,2015,52(4):427-435.

  [14]Okoli C,Pawlowski SD.The Delphi method as a research tool:an example,design considerations and applications[J].Information & Management,2004,42(1):15-29.

  [15]Schmidt RC.Managing Delphi Surveys Using Nonparametric Statistical Techniques[J].Decision Sciences,2010,28(3):763-774.

  [16]丁翔,盛昭瀚.当代社会科学研究的方法论创新探析[J].科学技术哲学研究,2013,30(6):109-112.

  [17]李荟芹.近三十年来“中体西用”研究[J].西藏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1,32(5):123-128.

  [18]马庆国,付辉建,卞军.神经工业工程:工业工程发展的新阶段[J].管理世界,2012,(6):163-168.

  [19]Gintis H.Towards a Unity of the Human Behavioral Sciences[J].Papers Revista De Sociología,2004,3(1):97-122.

  [20]郭华东,王力哲,陈方,等.科学大数据与数字地球[J].科学通报,2014,59(12):1047-1054.

  [21]唐盛明.社会科学研究方法新解[M].上海: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2003.

  [22]李文,邓淑娜.大数据带来社科研究新变化[N].人民日报,2015-08-24.

  [23]黄谷香.我国高校人文社会科学科研管理制度创新研究[J].中国科教创新导刊,2011,(10):53-53.

  [24]Walker SJ.Big Data:A Revolution That Will Transform How We Live,Work,and Think[J].American Journal of Epidemiology,2013,47(17):181-183.

  

  

  

  

作者简介

姓名:陈明亮/赵臻/马庆国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